第五十章 二女共一夫?手打尽在t(1/2)

加入书签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转眼已到二月底。

  近日的镇宁王府,表面一如既往的平静,可善于察言观色的下人,却敏锐的察觉到,府中三位主子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自从昭华公主风雪夜被镇宁王救了之后,经常有人见到两人独处,或坐在一起谈天,或一起下棋,更有甚者,说曾经亲眼见到昭华公主十分大胆地亲吻镇宁王!

  一时之间,流言暗涌,议论纷纷。而那位名正言顺的未来镇宁王妃,面对昭华公主之时也客气有礼,一如既往的沉静淡然,似乎毫不担心有人觊觎自己的未来夫君。

  苏漓对这些流言没有任何回应。她觉得爱就应该相互信任,东方濯就是前车之鉴,她不能重蹈覆辙!

  一日午后,闲来无事,苏漓在站廊下看云,透过花叶细碎的缝隙,有一道火红的身影赫然映入眼帘,与她并肩同行的俊美男子,正是东方泽。

  距离那样远,她还是看得真切。

  阳璇笑容娇媚,走在他身畔,明亮双眼,紧紧盯着男子一张完美的俊颜,听不清她在说什么,笑声却洋溢着无尽的欢快,如檐下银铃般清脆。她正说得兴高采烈,一不留神,似是忘了脚下忽然空落的台阶,身子往前一歪,本能地去扯东方泽的手臂。

  东方泽目光微闪,眼疾手快,长臂一伸,揽住女子的纤腰向里一带,娇艳的女子立即撞进他的怀中。愣了一瞬,阳璇猛地踮起脚尖,动作迅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仿佛蜻蜓点水,旋即转身跑开了。

  看到这一幕,苏漓眉头顿时皱起,心不自觉地沉了几分,目光定定望着他,只见他脸色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望着阳璇远去的背影,他眸光渐深,她双目冰冷。但她没有动,他的眼光深不见底,那是她与他初识时,最常有的表情。佳人有情,奈何襄王无意。

  只要不触碰她的底线,她会给予他全然的信任。相信以他的为人,如此放任流言,甚至放任阳璇大胆示爱有他的道理。但,他若是违背了对她的誓言……苏漓双眼一眯,眼底滑过一丝冰冷的寒意,周围的空气仿佛一瞬间凝结成冰。

  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一大早阳璇坐了东方泽的马车一同进,说是去探望皇帝,沫香没好气地叫道:“陛下一早要上朝,她那么早去也见不着,本就是想借机跟王爷多亲近!”

  苏漓仿佛没听见,犹如老僧入定,继续执笔静心练字,自从佛光寺抄经之后,她便保持了这个习惯,专注投入的做一件事,可以摒弃一切杂念。

  还没到晌午,中忽然来人传皇帝口谕,急宣明曦郡主进。自除夕夜变之后,苏漓再没踏进过这里一步,那一晚发生的事太过惨烈,蒙在她心上,仿佛一道挥之不去的影。

  来人引着她一路往殿前西暖阁去,苏漓心中一动,皇帝召见从来都是在大殿或御书房,怎会突然改到西暖阁了?想到今晨阳璇突然进,眼皮莫名一跳,她深吸口气,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

  暖阁内气氛沉默,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皇帝斜靠在软榻之上,一场突如其来的旧疾复发,令他憔悴许多,将养多日,仍是一脸病容,双眼却锐光四,依然有着不容忽视的天子威仪。

  阳璇坐在他软榻下首,平日红润的俏脸此刻竟透着几分苍白,眉宇间一抹失落,眼光不时瞟向一旁站着的东方泽。

  东方泽沉默不语,望向苏漓的目光竟晦如深海。

  “明曦见过陛下。”苏漓恭敬行礼。

  皇帝点头道:“朕问你,昭华公主在你府中同住多日,她最近身体不适,你可知道?”

  苏漓微微怔住,摇头道:“公主未曾提起,明曦不知。”她平日活泼好动,几乎没一刻空闲,现下看她除了脸色有异,似乎并无大碍。心头忽地一沉,阳璇到底生了什么病,会让皇帝如此紧张,立即传召她入来问?

  苏漓眼光一冷,直向阳璇问道:“公主身体有何不适,为何不直说呢?小病拖成大病可就不好了。”

  阳璇脸色一白,猛地捂住嘴,转过头干呕几下,却什么都没吐出来。半晌,才喘匀了气息,立即有人递上茶水给她漱口。

  苏漓心头一震,心底隐约似乎有个答案蠢蠢欲动,她却不敢深想。

  忽然一人快步进了暖阁,苏漓转眼一看,是战无极。

  “启禀陛下,证人已经带到。”

  “带上来!”

  苏漓心中疑惑,什么证人?

  很快,一名樵夫样的男子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伏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皇帝威严道:“前阵子,曾有一男一女夜宿你家里躲避风雪,可有此事?”

  “回,回陛下,确有此事。”

  “那你抬起头来,看看这里可有当天那俩人。”

  樵夫抖抖索索抬了头,谨慎地看了看,指着东方泽与阳璇断然叫道:“是这两位!”

  皇帝眼光一沉,“那天晚上,他们是否共处一室,无人离开?”

  “那天晚上雪很大,他们来的时候已经很晚,这位姑娘脚上受了伤,是公子背着她来的。小的家里只有一间空茅屋,简单拾掇就住下了。”他又指着苏漓与战无极道:“直到第二天一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