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1/2)

加入书签

  分明情意汹涌。

  黎苏有一刹那的失神(shubaoinfo),但很快回复清醒,顿时急怒(shubaojie)攻心,浑身无法动弹,只能张嘴用力朝他咬了下去!

  “啊——”,东方濯痛得大叫一声,嘴角渗出血来。他怒(shubaojie)极一掌挥去,黎苏无法防备,硬生生被他扇下了chuáng!

  这女子看似柔弱,性子却是刚烈无比!东方濯伸手用力将血迹擦去,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朝chuáng榻上看去。

  淡huáng色天丝帛锦做成的锦缎之上,没有任何象征女子贞洁的印记。

  东方濯的瞳孔骤然一缩,猛地掉头,yin冷锐利的眸子像一把钢刀朝她直刺过来。伸手抓住她的长发,将她的身子提了起来,恨声道:“你这贱人,张大眼看清楚!是否本王误会了你!”

  黎苏顿时睁大眼睛,呆住,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不可能……

  诡秘、不可思议的事实,带来的惶惑和恐惧,将她瞬间击中,令她几近崩溃,控制不住浑身颤抖。她蓦然闭了眼,心头刺痛到麻木,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她完全没有准备。

  眼前,似乎铁证如山,她所有的争辩,都已无任何作用。

  “如何?无话可说了?方才你还砌词狡辩,说什么出身名门最懂得礼仪廉耻……哈哈,真是可笑!”东方濯大笑出声,充满了自嘲的心痛。

  他平生最恨欺骗,枉他对她一见钟情,千方百计让父皇下旨赐婚,却万没料到,在大婚之日,得来这样一个笑话!看起来那样完美无瑕的女子,竟然如此下贱不堪!他觉得自己蠢到极点,复又恨恨道:“来人!拿纸墨笔砚,本王要休了这个贱人!”

  一阵冷风随着门开,扫了进来,刮在女子luo露的肌肤上,她的心,此刻比腊月间的三尺寒冰,还要冷上几分。

  莲儿直冲进来,惊慌失措地将她揽在怀里,急忙拢紧那残破不堪的衣衫,试图盖住luo露的肌肤。她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的主子,再看向脸色yin郁的静安王,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黎苏木然地坐在地上,脸色平静得让人害怕,莲儿看着这样的她,吓得忍不住哭出声来,她却依然没有反应。只是微微抬眼,扫了一眼那些用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