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东方泽的心思文字版(1/2)

加入书签

  最新最快的袁向回道:“明曦郡主落的旗子,小号有九,中号十八,大号三十有一。最终旗数为……”袁向忽然一顿,看着手中的数字,愣了一下。

  皇帝微微皱眉,不耐追问道:“多少?”

  “一百一十二个!”

  竟然与昭华公主一模一样!众人惊愣,大感意外,无不神情震惊地看向苏漓,以战无极和阳璇为最,对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意料,似乎不敢相信。就连挽心,都掩饰不住惊讶之色。

  苏漓却笑容淡淡,看不出丝毫欣喜或者遗憾。

  “怎么不高兴?”耳边传来东方泽的声音。传音入密,果然是一门好功夫,可以随便说话,不被别人听到。

  苏漓淡淡瞥了他一眼,似是在说:“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昭华公主凭的是真本事,我只是在你的帮助下投机取巧。”若不是被逼上阵,她也不愿与人相争。本也有赢的机会,是她在最后放弃了。以她的能力,能与阳璇不分胜负已经很不容易,若再赢了,只怕会引来怀疑,多生事端。

  仿佛看出她的心思,东方泽道:“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结果才最重要。其实我只提点你两次,能有这样的结果,全靠你自己的聪明机智。”

  苏漓垂眸,或许他说得对,用什么方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本就是以不擅长,对别人最擅长的,如何立于不败之地,才是最需要考虑的。

  皇帝抚掌笑道:“好!明曦果然没让朕失望!”这个结果,显然已经是皇帝预期中的最好的一种。晟国一向是男强女弱,今日,苏漓这样的大家闺秀,与汴国最有名的昭华公主比试箭,竟能打成平手,已经是给晟国挣了天大的颜面。

  皇帝心情大好,看向苏漓的眼光,又多了一重欣赏与看重。

  皇后笑道:“这次又是不分胜负,该如何是好?”

  阳璇脸上的震惊之色很快褪去,竟然兴致勃勃地拉着苏漓,叫道:“我们再比试一场吧?”她兴奋的神色,仿佛难得遇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不想轻易放过。

  苏漓抬头看了皇帝一眼,只见刚才还神奕奕的皇帝此刻面露倦色,她心中明了,对阳璇客气笑道:“公主箭术超凡,令苏漓大开眼界,今日苏漓得以与公主比成平手,全凭运气。公主远来是客,苏漓既为主人,本不该与贵客争彩,愿将这头功让与公主!王爷不会怪苏漓自作主张吧?”

  东方泽起身笑道:“两度平手,想来也许是天意。苏苏能有这等怀气度,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岂有怪罪之理!就请父皇成全!”说罢朝皇帝躬身一礼。

  一番比试,到此时,头彩属谁,已经不再重要。在皇帝的心里,苏漓俨然已经夺得头功!

  皇帝龙颜大悦,宏声笑道:“好!这才是我们晟国皇族应有的风范!朕的儿子、儿媳,理应有此宽宏气度!来人,看赏!昭华公主夺得头彩,朕,特赐此金银珠宝,以示嘉奖。”

  名贵珠宝,被金盘托出,在阳光底下,璀璨夺目。果然是赏赐丰厚,看得周围众人两眼生光。

  青衣侍女更是激动不已,阳璇也愣了一瞬,汴国多皮草,少珠宝,她还是第一次一下子看见这么多这么美的珠宝!不由吸了口气,如果他们汴国皇室也能随随便便拿出这么多金银珠宝赏赐他人,那他们的子民,是否就能过上安逸富足的生活?

  阳璇面色一黯,只刹那间,又扬起粲然的笑意,上前笑道:“多谢晟皇陛下赏赐,但,请恕昭华斗胆,想用这些金银珠宝,换另一样赏赐!”

  众人都吃了一惊。

  苏漓从东方泽眼中看到了和她一样的疑惑,还有警戒。他们都没有忘记,选夫宴上的第二道题目,阳骁所选择的两样东西,其中一样是黄金,可见汴国是极度缺乏这些东西的。而阳璇在看到珠宝的那一瞬,显然也有心动,却又选择拒绝,难道这里还有让她更感兴趣的东西?

  皇帝面色微微一沉,凝目问道:“公主想换何赏赐?”

  “回晟皇陛下,昭华尚未来晟国之前,听说了许多有关于明曦郡主的事迹,尤其郡主选夫一事,已成为天下美谈,让昭华好生羡慕!”

  言下之意,已是不言而喻。

  大概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皇帝笑道:“你想让朕也为你办一场选夫宴?”

  阳璇连忙摆手,“昭华不敢劳烦陛下。昭华只是听闻,天下男儿,俊美出色、才智双全、武功高强、骑超凡之完美男子,皆在晟国!”说着,眼光大胆地瞟向东方泽。

  苏漓心顿时一沉,清冷的眼光,也朝东方泽瞥了过去。男人太出色,也不是什么好事!

  东方泽眉心微凝,面容深沉,未发一语。

  皇后眼光一动,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皇帝皱眉,目光扫向皇后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东方濯,往日神采飞扬骄傲自信的儿子,如今变得沉默寡言。低低地垂着眼,东方濯仿佛早已置身事外,只偶尔抬眼,瞧着苏漓。

  阳璇又道:“昭华此次前来贵国,的确希望能在此觅得良人,不过昭华并不着急,终生大事,非同儿戏!昭华想先在郡主府住下,不知可不可以?”

  这句话问得好生奇怪!

  苏漓眸光犀利,抬头将她望住。不得不说,这个公主的行为想法,实在出人意料。她和这公主既非旧识,亦非新友,怎么住也住不到她的府上去!

  皇帝也感到非常不解,问道:“为何要住郡主府?”

  阳璇笑道:“因为我父皇总嫌我没规矩,说昭华不像个女孩子,昭华听说能嫁入晟国皇室的女子,德容淑仪,都堪称天下女子之典范,昭华又仰慕郡主多时,想趁此机会,向郡主讨教一二,不知道可不可以?”

  苏漓目光一冷,她的直觉果然没错,这个公主,有备而来。经她这样一说,她似乎想拒绝都不行。

  苏漓皱眉,抬头看了眼皇后,正要开口,东方泽已经笑道:“要说女子仪容典范,我晟国之内,非皇后娘娘莫属!公主若想学习礼仪,住进里,更加合适!”

  阳璇却道:“皇后娘娘德仪冠天下,自是毋庸置疑,但娘娘要管理后,平常一定很忙很累,昭华怎敢让娘娘累上加累!”

  东方泽眼光一沉,皇后已抬眼笑道:“昭华真是善解人意,是啊,本年纪大了,已经没那么多的力。明曦是未来的皇家儿媳,德仪兼备,自然非常出色。公主与明曦年纪相仿,住在一起,也并无不可。”

  一直沉默着仿佛不存在的东方濯,突然抬起头来,冷冷叫道:“不可以!”

  皇后眉头一皱,阳璇疑惑问道:“为何不可?”

  东方濯目光凌厉道:“堂堂汴国公主,要屈尊住进郡主府,是要让天下人说我们晟国慢待来使吗?公主可以住进皇,也可以住进国使馆,甚至你可以要求父皇为你另辟一处做你的公主府。总之,郡主府,不适合你!”

  “可是昭华就想住郡主府!”阳璇似乎跟他杠上了,坚定道:“此次昭华不是以国使的身份来的,怎么会有人说贵国慢待来使?静安王多想了!”

  东方濯盯着她,目光冷。谁都能看出这个公主目的不纯,他不允许这样的人,待在她的身边!太危险!

  东方泽沉声道:“这里不是汴国,公主当入乡随俗,遵循我们晟国的规矩。若真想学习仪容规矩,未必一定要住在郡主府!”

  阳璇看着他笑了起来,“久闻晟国的两位王爷都对明曦郡主一片痴情,今日一见,果然不虚。两位王爷是怕昭华吃了郡主不成?唉!我还以为晟国男子有多好,原来竟是这么小心眼!”

  东方濯目光一变,苏漓笑道:“公主误会了,两位王爷之所以不赞同,不是担心公主对苏漓不利,而是怕委屈了公主!”

  阳璇立刻又展颜笑道:“我不怕委屈,就怕明曦郡主嫌昭华麻烦,不肯让昭华和你住在一起。也罢,既然得不到昭华想要的赏赐……今日这头功,昭华就当没得到便是。”说罢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皇帝皱眉道:“已经得到的头功,怎么能算是没得到?传出去岂不让人说朕言而无信!明曦,昭华公主住到你府上,可有何不便?”皇帝的意思,已然十分明显。

  苏漓心中一叹,早知道结果会是如此,只得低眸叹道:“回陛下,承蒙公主看得起,明曦并无任何不便,一切都听从陛下安排。”

  “明曦果然识大体,好,此事就这么定了!”皇帝招手,命人将那些珠宝都送去郡主府,算是对苏漓的奖赏。

  苏漓低下头去,被逼到如此情境,她不识大体可以么?

  午膳时分将至,皇帝起身,欲回行用膳,皇后立刻起身跟上,而就在这时,一声野兽的怒吼,伴随着侍卫惊恐的尖叫,从围场方向传了过来。

  苏漓回头,只见一只凶恶猛虎,竟然突破了围栏,气势汹汹地朝这边冲了过来。

  众人惊骇大叫。

  “保护陛下!”禁卫军统领萧放一声大喝,刷地拔刀,守在皇帝跟前,肃容叫道:“截住它!”

  守护在围场外的侍卫们本来不及拔剑,就已经被冲翻在地,血溅当场。

  凄惨哀嚎此起彼伏,惊恐尖叫响成一片,猛虎所过之处,血被践踏翻飞,血腥味一瞬扬空而起,四下里,突然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随皇驾而来的女太监,几时见过这等血腥场面,顿时吓得肝胆俱裂,或抱头鼠窜,或当场昏死过去。

  场面,前所未有的混乱。

  在场之人,多为武将,尤其黎奉先这等久经沙场之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此刻却也不禁变了脸色。

  所有的弓箭都已被收起,没人能挡得住猛虎的冲势。就连常年狩猎,杀过无数凶兽的阳璇,第一反应,也只是拖着吓呆了的青衣侍女飞快地往后退避。

  苏漓不曾见过此等凶狠猛兽,难免吃惊,被挽心拉着急速倒退,但那猛虎似乎看准了她,一个疾速纵跃,就朝她狠狠扑了过来。

  挽心脸色大变,飞快将她护在身后,反手从一名侍卫手中夺过长剑,朝猛虎劈头砍下。虎见刀光,愈发凶猛,庞大的身躯竟然轻捷灵敏地一闪,绕过挽心又朝苏漓扑来。

  腥臭的口水,顺着血盆大口,几乎要滴到苏漓的脸上。苏漓眉头一皱,急忙闪身躲开,飞快地稳住心神,想夺剑却已来不及,她只能拔下头上并不锋利的簪子,猛地往虎颈刺去。

  猛虎受痛,发出一声惊天怒吼,几乎震破她的耳膜。虎口内,四颗白森森的尖利牙齿,像是将她撕烂了吞噬入腹。

  没有时间惊惶,或者害怕,苏漓凭直觉一矮身,就地翻滚开去,灵敏地躲过了猛虎致命的一击。

  那虎一击未中,愤怒转头,更猛烈的袭击,随之而来。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没有惊恐的尖叫,亦无急切的呼救,因为在这样突然的激变面前,那些都显得多余,没有时间。

  苏漓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反击,她几乎已经看到了猛虎的利爪踏上了她的身体,正千钧一发之际,两个高大的身影,仿若从天而降,一人一脚,带着凌厉的去势,狠狠踢中猛虎的头。

  “嗷”的一声震天大叫,庞大的凶兽被踢翻在地,东方泽与东方濯二人动作出奇一致,飞快地拉起苏漓,将她护在身后。

  两个人,皆是心有余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