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爱,其实如此简单手打文字版(1/2)

加入书签

  最新最快的这话问的极是暧昧,直叫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苏漓抬眸,男子温柔的眼中,透着一丝邪魅,惑人心魄,她白皙的面庞腾一下泛起了红潮。而他的手,已经上她腰间的锦带,只要轻轻一扯,就会如临江客栈里的那晚,衣衫尽散……

  心头立时一跳,她连忙抓住他的手,低声道:“你先进去。”

  难得从她脸上看到一丝羞怯,东方泽心情大好,低笑着放开她,宽衣解带,旁若无人。苏漓连忙转身,身后传来魅惑人心的低沉笑声,让人恼也不是,恨也不是。

  屋里静极了,有细微的脱衣声,传至耳畔,相比目视,这样的脱衣声似乎更容易令人产生遐想。

  苏漓曾在温泉池见过他的身体,完美而结实的线条,不期然的跃入脑海。不只面上泛红,她的心也止不住跳快了两分。轻轻地垂下眼睫,将心头的悸动,悄悄掩下。

  片刻后,轻微的水声响起,她这才回头。他已经坐在宽大的浴桶里,虽是坐着,她却忽然觉得他像是一座高山,深沉,险峻,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但你越是攀爬,离他越近,便越是发现,本无法探测他的心究竟有多深!当你想放弃想回头的时候,才蓦然惊觉,已经陷入山间迷雾里,找不到回头的路。

  “在想什么?”见她久无动作,他也不催促,只轻声地问道。修长的双臂搭在木桶的边缘,俊面温柔,瞳色幽深,专注地将她望着。

  苏漓没有答话,只看着他道:“闭上眼睛。”

  东方泽竟顺从地把眼睛闭上了。苏漓目光一闪,弯腰捡起地上的他的腰带,走到他身后,将他双眼蒙住。东方泽也不挣扎,竟然还低低地笑了出来。

  “苏苏对我,还真是不放心!”他语声低沉暧昧,不无调侃。

  苏漓淡笑不语,微带警告道:“不许拿下来。”

  东方泽眉梢一扬,算是回应。

  女子宽衣解带的声音,仿佛细软的手拂在他的心里,木桶里的药汤,似乎变得滚烫了许多。

  苏漓决定了就没再迟疑,脱掉衣衫,纤秀的玉足,缓缓踏进浴桶。水面波澜荡起,仿佛人心头的涟漪。

  深色的药汤,没过娇软的酥,将她白皙的肌肤衬得几近透明。两人分头而坐,要如何令他情动,这是一个难题。

  “东方泽。”苏漓轻声地叫他,对面的男子含笑“嗯”了一声。苏漓突然不知道要如何接下去。

  她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同在一个泳池,只是以前都是意外,也不像今天这般光天化日,她和他还都光着身子!

  气氛难免尴尬。

  苏漓不禁蹙起了眉尖,“你……”要说什么呢?从来都是冷静镇定的女子,此刻有些拿不定主意。

  江元说情由心生,应非欲所驱使,可是东方泽的心,最是深不可测,她本无从把握。

  东方泽不由失笑,本是那么聪慧的女子,在情之一字上,却好像变得笨了许多。其实她不知道,她的谨慎和防备,是他生平仅见,肯这样替他解毒,已经胜过了千言万语。

  见他发笑,本就不知如何是好的苏漓,忍不住面色发红,心中微恼。还未来得及发作,蒸腾的热雾弥漫的空间里,对方的脸渐渐虚幻模糊。

  周围的一切好像变了样,她突然到了一个很大的宅子里,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苏苏。”前面有人叫她。

  苏漓上前几步,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立在远处的石阶上,温柔浅笑,风华绝代。苏漓惊喜地叫道:“母妃!”

  她无比激动,朝那个身影跑了过去。可是越近,那个身影便越模糊,苏漓立刻停住脚步,唯恐再近一点,母妃就会消失不在。

  “母妃,是你吗?”她小心翼翼地语气,充满了悲伤和期盼。

  容惜今的眉眼,拢着一抹淡淡的哀伤,叹息着望着她道:“苏苏,你长大了!比以前更聪明,也更稳重,懂得照顾自己,防备别人,可我却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坏!”

  “母妃……”苏漓哽咽地叫了一声,说不出话来。

  容惜今又道:“我曾经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像我一样活得那么辛苦,越简单的人,越容易幸福。苏苏,你……一定要幸福!”忧伤的眼帘,仿佛将整个天地都染上悲戚,容惜今的身影逐渐地远去,苏漓心头大慌,飞快地追了过去。

  石阶的尽头,是一个充满迷雾的森林。她一走进去,眼前就好像蒙了一层白布,她看不到母亲,也找不着出口。

  无数的岔路,连接着神秘的去处,每走一步,周围的景物都在变化,前一刻还是平坦的小道,下一刻却是绝命悬崖,熔岩雪窟,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她忽然停下脚步,悲哀地闭上眼睛,母亲希望她幸福,她却不知道哪个方向才能通往幸福?

  “苏苏。”突然又有人叫她,她连忙睁开眼,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透着让人安心的力量。

  他朝她伸出手,“过来,苏苏,我带你出去。”温柔沉厚的嗓音,仿佛带有魔力般,一瞬间驱散了她内心的迷茫和害怕。

  她没有迟疑地将手交给他,当他紧紧握住的那一刻,她心里竟然生出一种渴望,希望他永远都不要松手!

  眼前的迷蒙,忽然全部散尽,神奇的森林,蓦然变成了简陋的木屋。她和他,还在那个浴桶里。

  苏漓想起江元在药汤里加了幻情!立刻抬头看向东方泽,很想知道他内心深处的渴望,又是什么?

  蒙住他眼睛的锦带不知何时已被他拿了下来,平日里深沉难测的双眼,此刻前所未有的温柔,绵绵的情意,一下子将她牢牢地包裹。但不知为何,她好像感受到了,他温柔的背后,隐藏着惶恐和不安的情绪。

  难道,他内心渴望的世界里,没有她?浓重的失落,蓦然占据了苏漓的心。苏漓垂下眼眸,抿着唇,没有说话。

  空气中,无声而寂静。

  东方泽突然伸手将她拽进了怀里,苏漓心头一跳,想挣扎,却被他抱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