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手打(1/2)

加入书签

  正是阳骁。

  “主公在此,这下你可以交出指环了吧?”那侍卫沉声道。

  他小心戒备,见那尊使全部注意力似乎都盯在阳骁身上,眼光微微一冷,不动声色地后退。

  尊使眼中光一闪,沉声喝道:“你去哪里?”

  侍卫立即挥出一掌,白色烟雾“砰”地一声,再次弥漫四散,所有人都在原地驻足,屏息不敢乱动,侍卫身形倏忽而起,形如鬼魅,趁机潜入茂密的山林之中。

  真是好险,差一点就上了对方的当!这人扮作圣女教尊使,足足有九成九相似,若非他最后拿出那面独一无二的令牌,作为试探,只怕也无法分辨真伪!

  知晓他圣女教分支暗语,还懂得汴国语言,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厉害?心底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一时间却又无法肯定。

  情况紧急已不容多想,眼下必须尽快保证安全,他疾速飞奔,仔细的辨认前方路径,越过这座山头,便是通往汴国的那条必经之路,碧孤江畔。

  天已渐亮,碧绿江水奔流不息,半空之中望下宛如一条清澈的玉带。

  一出山坳,他疾行的脚步,忽然停住。

  江水悠悠,伊人独立。

  看到他的身影,她回眸一笑,慧光流转,满是洞悉一切的自信,似乎在说,看你还往哪里跑?

  他皱起眉,定定地看着她,许久都没说话,半晌,长长地叹了口气,似乎已经认命。

  她眨了眨眼,揶揄道:“想不到四皇子殿下,不止轻功好,连易容术也是令人叹服。”

  身份既然已经被识出,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阳骁大大方方地将人皮面具摘了下来,坦然笑道:“小阿漓,我果然还是低估了你!”他缓缓走到她身边,唇边依旧是挂着邪魅惑人的笑,挑了一双浓眉道:“说吧,你个小鬼灵,啥时候发现是我啦?”

  苏漓浅浅一笑,“从殿下捉我回去那时候。”

  阳骁两眼一瞪,双手叉腰,不服气地叫道:“不会吧?!那我从一开始,岂不是就被你耍得团团转?”他极力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过看上去似乎不太成功。

  苏漓歪着头看他,眨了眨眼,一点也不害怕。

  阳骁无奈地叹气,叫道:“好啦好啦,快点告诉我。到底怎么发现是我啦?”

  苏漓叹气道:“殿下冒着风险绑人,却又对我格外照顾,你手下的人,不过是鲁了一点,你却发那么大的脾气。如果不是与我相识,恐怕也不会这么……小心。”她斟酌了一下,本想用在意,却又觉得有点不妥,于是改了小心。

  阳骁眼光一闪,轻笑道:“就凭这一点?你长的这么漂亮,难保没人对你一见钟情,做不得准!”

  苏漓灿然一笑,“多谢四皇子谬赞。苏漓还没有惊艳到足以让绑匪一见钟情!其实绑架并不奇怪,你们控制了我,必然是有所求。所以嘛……我也不急。”

  阳骁露出几许赞赏的笑容,“不错,继续。”

  苏漓微微一笑,又道:“不过……四皇子这么聪明,也犯了最愚蠢的错误!”

  阳骁的脸色登时变了。

  苏漓只当看不见,又继续道:“你既然来抓我,为何要人扮成摄政王妃的样子来相诱?既然抓了我,又不敢开口说话,找了个属下来替你审问,这证明你怕我听到你的声音,认出你是谁!除了我熟识的人,没有人会这样遮遮掩掩。开始我还以为你是哑巴……”

  一听这话,阳骁双眼立时瞠得老大,他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随便挥挥手就能迷倒一大片闺阁少女的帅哥,居然把他想成哑巴?

  “后来见你对属下悄悄地说话,我才打消了这个疑虑。你对我的态度,既有戒备,却又关心,就连我的头要磕到墙壁,你都会伸手阻拦,开始我的确不解其中奥秘。直到那一刻,你离我很近,我才真正确定了你的身份。因为,高明的易容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外形,甚至声音,但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和感觉,那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隐藏的。”

  阳骁不错眼珠地盯着苏漓,似乎很在意她对他的评价。

  “汴国盛产马匹,你身上有着阳光与青草的味道,闻得久了,自己便不觉得。但是对于异国人来说,这种感觉是很独特的。”

  阳骁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千算万算,却没想到最终出卖自己的,竟然是无法改变的特质,她心思如此聪慧,观人于微,换做旁人,也不见得能察觉到。这是不是就算,天意?

  “所以在我问你指环下落的时候,你便打好了主意要引我出现?”他懒懒道。

  苏漓点头,“不错,但是我也没有说谎,那指环的确是在镇宁王手中。你既然想要,那自然要约他出来。”

  “你还真会用心思,竟然在那信里留了暗语?”阳骁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瞧。

  苏漓轻牵唇角,斜睨着他道:“说到心思,谁能比得上殿下您?掉包计用得如此巧妙,派了个手下去交易?”

  “呵呵,我身份特殊,自然要小心行事啦。”他不以为然地撇撇了嘴,走到一旁去坐下,吊儿郎当的表情又回到了脸上,“不过我也很佩服你们二人的默契。事败之后,我想了很久,计划如此周详,可算是万无一失,问题一定出在那封信上。所以我回去把那信上的话反复想了好久,终于让我想到了!”

  他斜眼笑她,“小阿漓,你的心思如此迂回,和镇宁王配合得天衣无缝啊!”

  “殿下果然智慧过人,”苏漓由衷赞赏道,汴国民风彪悍,也是尚武轻文,阳骁无人提示,竟然也能猜透其中的秘密,绝不简单。

  “所以你们就制定了这计划,放出指环的消息,来引我出手。这计,的确很妙,那抢你指环的人,便是镇宁王吧?”阳骁若有所思地道。

  苏漓只是笑笑,没有否认。

  阳骁冷笑一声,“想不到贼喊捉贼这事,他玩得还挺溜。”

  苏漓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没有在第一面就想要使手段带我走,如果你没有在选夫宴上,答对了第一道题目。可能我怎么都没办法猜到,身份尊贵的汴国四皇子殿下,竟然是圣女教的主人……”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渐渐冷了,眼光淡淡一转,落到阳骁的脸上。

  阳骁眼光微微一闪,半晌,才嗤笑道:“本皇子身在庭,代表着皇家,怎么会去做那一个区区江湖帮派的主人?!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虽然意在指环,却绝不是那圣女教的主人。”

  苏漓挑眉,质疑的神情显然表示不信:“指环是圣女教之物,你不是教中人,何以如此想得到它?”

  阳骁叹息一声,“我之前做了那么多事,的确是很想得到那只指环,但圣女教的事,我所知却并不多。”

  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不止这个指环,苏漓在心底暗暗道,同样重要的,只怕是你要找的人,这指环便是那人的信物!所以你才会找人假扮母妃容惜今来引我上当!

  苏漓紧盯着他,缓声问道:“那指环,到底有何意义?”

  阳骁静了片刻,起身负手凝望面前碧孤大江,沉声道:“它是我父皇一直在寻找的一位故人的信物。这件事辗转多年,一直挂在他心头。倾尽了人力物力,一直未得所踪,直到这次忽尔都去了晟国,偶然……见到了你。”

  “我?”苏漓目光一沉。

  “不错。你的样子,和父皇找的人,非常相象。”他紧紧地盯着她,浮滑的神情不在,面色有一分严肃。

  苏漓沉默了一刻,“相象?有多象?”

  阳骁歪着头看她,笑意浮出来,“嗯,若是看画像,应该有七八分象。只是父皇要找的故人,年纪比你大很多。”

  苏漓心头一跳,却没说破。转开眼道:“忽尔都将军知道带不走我,于是借选夫之名,为你找到了来晟国的机会。”

  阳骁点点头,“我意不在选夫,只为圆父皇这个心愿,找到指环。”

  “难怪第一次见面,你就用那块古怪的石头,来迷惑我的心智。想用那个来套出指环的下落?你当时怎能确定那指环就在我身上?就因为我与你口中的故人,长得很像?”

  阳骁不语。

  “忽尔都第一次见我,就已经说我像他要找的故人。他也是奉汴皇之命吧?这人到底是谁?”苏漓迫切地想知道,母妃容惜今到底与汴国皇室有什么瓜葛。

  阳骁却收了嬉笑之色,一脸肃穆,郑重道:“这其中缘故,我真是不太清楚。只知道此人,与那指环一样,搜寻多年,全无下落。”说完,他深深地看了苏漓一眼,又道:“你问了我这么多,也该轮到我来问了吧?”

  “四皇子殿下,想问什么?就由本王来解答吧!”身后一道沉厚声音响起,阳骁微微一顿。

  气氛似乎一时凝住,仍是秋季,却不由叫人从心底发寒。

  东方泽唇边噙着一丝冷笑,飞身而至,站定到苏漓身畔,沉声道:“你一定想知道,这指环为何会在本王这里。”

  阳骁锐眸冷冷扫他一眼,没应声。

  “这指环,也并非本王所有,而是眼下明曦郡主正在查案的一件重要证物。”东方泽缓缓道。“我们放出的消息千真万确,指环是明玉郡主所有,可惜你要找此物的主人,已经死了。”

  阳骁微微一惊,“死了?怎么死的?”他不由自主地看向苏漓,很显然她的表情明确。

  “此物确属于明玉郡主。苏漓不巧与她容貌极为相似,因此你们才会认错。苏漓得蒙皇上大恩,重查明玉郡主被害一案,如今案情迷离,尚不知凶手是谁。”苏漓表情淡淡。

  阳骁只得叹息道:“主人既然已经仙逝,那可否叫小王将此物带回?以慰藉我父皇思念之情?”

  “不行!”苏漓断然拒绝道:“指环是此案最重要的线索,案件还没了结,证物岂能被你带走。”

  “若真是只为解思念之情,四皇子殿下为何要如此费尽心思,布局筹谋?殿下这谎言未免说得不够圆满。”东方泽目光灼灼,显然并不相信。

  “真实与否,小王也不便言说,如果你们不信,大可以随我回,去问问我父皇。相信父皇会给王爷一个完满的答案。”阳骁暗中窥探着面前两人的神情,有一丝期盼,似乎很希望他们能跟他一起回去。

  此话一出,苏漓便觉有些心动,她是真的想知道母妃容惜今与汴国皇室之间的关系,一时间犹疑难定。

  东方泽只看苏漓一眼,便猜到她心中所想,知道她为了查案必然想去找到结果。

  他多年历练的敏锐直觉告诉自己,这事绝非像阳骁所说如此单纯,背后必定会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与凶险。

  不等苏漓开口,东方泽飞快地道;“若是此案了结,郡主便与殿下去一趟汴国也未尝不可。只是,殿下也知道,此案由我父皇亲自下旨,影响极大,她身为督办,若是中途出了什么岔子,只怕难以交代!”

  他话里有话,暗中提醒苏漓,切勿因此忘了现下最重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