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又见太子(1/2)

加入书签

  她一字一句说道:“世间珍宝何止万千,只是在苏漓的心里,任何东西,都比不上我娘留给我的最后的遗物珍贵。”

  东方泽顿时愣住,看着女子泛红的眼眶,强忍的泪水,心忽然被什么击中了。一时竟忘记他此行的目的。

  “镇宁王!”苏漓略略一福身,“对不住,小女子还有要事,不能陪王爷游赏花园,王爷请自便。挽心,我们走。”说完毫不客气地扔下东方泽主仆二人,转身就走。

  挽心立刻应了一声“是”,飞快朝东方泽行了一礼,跟上苏漓的脚步离去。

  盛秦不明所以,疑惑道:“王爷,这……”

  “回府。”东方泽沉的脸色,昭示着他此刻的心情,非常不好。盛秦识相地闭了嘴。

  看着他们身影完全消失在园门之外,苏漓红唇微勾,眼睛里却无一丝笑意。

  “多谢小姐!若非小姐出手相助,引开镇宁王的注意力,只怕镇宁王今日不会善罢甘休。只是,可惜了这支簪子……”挽心望着苏漓紧攒的手指,心里充满了愧疚。

  那的确是柳氏留给苏漓的遗物,今日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苏漓微微叹了一口气,想起母妃给她的白玉指环,如今那指环也成了母妃留给她的最重要的遗物,却不知在何处?

  苏漓深吸一口气,敛住心头怅茫,回头看着挽心道:“你不必自责,我帮你也是在帮自己。东方泽既已对你身份起疑,此次回去,必定命人详细调查你的身世。”

  “这点小姐不必担心,雨村之人在那场瘟疫里全部被烧死,没人认得真正的挽心,镇宁王纵然再厉害,也不可能查得到线索。”

  苏漓默默点头,微微放下心来。只是她没料到,更大的风波,就要随之而来。

  挽心会武之事在相府传开,苏相如将苏漓叫去问明缘由,并无多加追究,只因东方泽在关键时刻弃苏沁而救苏漓的举动,已经决定了一切。除了苏漓、挽心,相府内无人知他动机不纯。而此事过后,苏漓与挽心更加小心谨慎,除非要事,否则不再轻易出门。

  这天一早,有人送来拜帖。

  浅黄色的拜帖,雅致而细,里头字迹潇洒,笔锋飘逸,让人一看即知,它的主人必定俊雅风流,不同凡俗。

  帖上写道:“上回京郊一晤,慕小姐机智聪敏,未得一叙,昶甚感遗憾。今吾欲上门拜会,愿与小姐结为知交好友,望小姐不吝允见。定国太子郎昶敬拜。”

  谦逊客气,诚恳有礼,让人不好拒绝,然而苏漓却毫不犹豫地合上拜帖,递回沫香:“你去回话,就说我最近身体不适,不见外客,请太子殿下见谅。”

  沫香微诧,还未应声,门外便有一人接道:“你身体不适?”

  苏漓一听这声音,眼光瞬时冷了三分。东方濯话音未落,已大步入屋。自从上次他允诺带她进之后,已有两月未见。他依旧身姿挺拔,气势强盛,一张英俊的面容,不知何故,竟带了浅浅的忧郁之色。

  苏漓起身见礼,被他一把扶住。东方濯伸手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