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死不瞑目(1/2)

加入书签

  正午的阳光,明晃晃地洒在黎苏残破的喜服上,显得格外刺眼。那原本绣在上头的金丝彩凤,早已支离破碎,却依旧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但,这不再是尊贵与荣耀的象征,而是耻辱的证明!今日的天气是这样好,似乎就连老天,也刻意让她的狼狈无处可藏。

  街上到处都是人,他们好像都躲在一旁,暗暗讥笑着自己,笑她是荡妇,活该得到这下场!回家去?若是父王母妃,看到她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又该是多么地心痛与愤怒?不,不能让他们看到她这副样!黎苏猛地挣开莲儿搀扶的手臂,飞快转身朝摄政王府截然相反的道路奔去。

  “小姐?”莲儿十分担心的唤她。

  “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黎苏头也不回地叫道,虽然气力尚未恢复完全,迈出的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她却不敢稍有停顿。只想拔足狂奔,到一个无人之处,一个人安静地,等待天黑。黑暗可将一切吞噬,不会有人注意到她狼狈的样子。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是谁。

  天堂跌到地狱的感觉,她会记住,永远。

  两侧景物飞快地退去,耳边传来呼呼地风声,直到黎苏觉得脚下一软,摔倒在地。她缓缓低头,身子已经扑在水里,茫然四顾,岸边花繁柳绿,春光正好。

  这是,澜沧江?原来她已跑了这么远。

  水波向四周一圈圈荡漾开去,映在江面上的脸,随着涟漪不住地左摇右晃,好似她纷乱繁杂的内心,片刻后,方渐渐地平静下来。

  黎苏就这样呆呆地坐在江边,今日之事,诡异而突然,饶是她聪慧过人,一时间也无法理清。她身染奇毒,原以为不能活,母亲想了各种办法,暗中请人教她武艺,看遍天下名医,食遍天下草药,这几年,经过悉心调理,身子远比当年强了许多。若不是正值毒发,她也绝不会被东方濯……心头蓦然一痛,父王为她千挑万选的良人,竟然会是如此相待!

  被风吹皱的水面上,隐约点缀着无数碎光,突然银光一闪,黎苏心头一凛,立时向左侧滚去,一柄利剑,夹着凌冽的杀意,直刺入江岸边的土地中!

  江岸边站着一个黑衣人,银光覆面,手执长剑,黎苏只觉得眼前的人身形诡异,竟看不清他的模样!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暗暗提气聚于掌中。

  那人一击未中,似乎并不急于再进,只站在不远处死死地盯着她,眼底掠过一丝惊艳之色。

  黎苏迅速定下心神,试探道:“阁下是求财?”

  那人不答。

  黎苏皱眉,此时她内力未曾完全恢复,毒气无法压制,随时有再发作的可能。此人武功不低,只可智取不可硬拼。于是缓缓上前一步道:“阁下若是求财,小女子定不吝惜,双手奉上。只求阁下还我一个平安,家中尚有双亲在等我回去。”说着,她便缓缓将头上一支金簪摘了下来,目光仍然紧紧地锁在他握剑的右手上。

  黑衣人双眼微眯,这千金小姐看似柔弱可人,实则机敏过人,方才他一剑刺空,就已说明她武功不弱!他需格外小心谨慎,万不可掉以轻心。

  见她目光所至,他右手腕一转,执剑贴背,向黎苏走了过来。

  黑衣人的步伐小心谨慎,每一步踏在土地上,都深深印出脚印,那印记深浅完全一致。黎苏眼光微动,掌中真气流动,蓄势待发。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