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页(1/2)

加入书签

  东方泽愣住了。世人皆知,晟国摄政王黎奉先对摄政王妃深情有加,对爱女黎苏爱若珍宝,谁会想到,黎苏竟不是黎奉先的亲生女儿?!东方泽诧异地叹息,忍不住在心里暗暗佩服起黎奉先来。

  苏漓接着又道:“当年不知是何原因,母妃竟然没能和我的亲生父亲在一起。但我到他们曾经住过的小屋看过,找到一幅画像,上头的印鉴图纹与郎昶给我的玉佩图纹一模一样。母妃定然爱极了父亲,才会在画像背后留下那样的诗句。十几年来,母妃为了保护我吃尽了苦头,还郁郁而终。我想找到我的亲生父亲,问清楚当年之事。”说着,她从腰间取出那枚玉佩,上头繁复而jing美的图纹绝对不容复制。

  东方泽见那玉佩绝非凡品,微微愣道:“你怀疑你的亲生父亲是定国皇族?”

  苏漓迷(xinbanzhu)茫地摇头,“我不知道,这个玉佩是郎昶所赠,如果我找到他,也许能问到一些父亲的线索。”

  东方泽疑惑道:“如果郎昶知晓,为何他以前不曾提起?”

  苏漓想了想,“也许,他也不确定,我究竟是不是他要找的人?毕竟母妃和黎苏都已经离开了人世。”

  东方泽黯然地垂下眼眸,每每提到黎苏,他的心就仿佛针扎一样的痛。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愧疚道:“苏苏,对不起!”

  苏漓见他愧疚难过,心里微微刺痛,轻声地叹道:“都过去了……”

  东方泽抱住了她,面颊贴着她的乌发:“我陪你去找他。”

  苏漓沉默(zhaishuyuancc)了一下,摇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你离开晟都已久,该回去了。我曾与郎昶有约,去了定国,他定会以礼相待,不论寻亲有无结果,我都会回来找你。相信我。”

  她抬头望着他,乌黑的眼眸明亮清澈,他心思浮动,忍不住道:“我相信你。可是,我不想你离开我身边。”

  他和她刚刚打开心结,放下过往,jiāo换真心,转眼又要分离,他怎能舍得?可她思虑的没错,作为一个皇帝,长时间远离自己的国家,飘身在外,人心难定,必会生患。

  苏漓微微笑道:“你放心,最多半年,我定会回去。”

  东方泽沉默(zhaishuyuancc)片刻:“半年太长,三个月!三月之内,你若不回来,我便去找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