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页(2/2)

加入书签

医院中。

  回到房内,苏漓坐在妆台前凝神(shubaoinfo)思索对策,无意识地轻抚着左侧脸颊上,那枚铜钱大小的嫣红印记,谣言便是由此而来……她眼光忽然一滞,猛地凑近铜镜,仔细察看之下,这胎记……好似与常人的并不一样。

  寻常胎记大多凸出肌肤表层少许,而苏漓脸上这块,平滑完整,与肌肤浑然一体,看起来更像是涂了一层胭脂,隐隐生出莹润之光。黎苏自幼尝遍(fanwai)百糙,对药理毒性也稍有涉猎,此刻认真看来,竟有些中毒的症状!

  这发现令苏漓心头猛地一跳,若能想办法去掉这胎记,那她不就能顺利进宫了?!心思一转,连声唤道:“挽心!”

  挽心应声而入,苏漓忙小声道:“你帮我看看,这像不像中毒之症?你可有办法除掉?”

  挽心凝神(shubaoinfo)细看,心中也是一惊,低声道:“小姐这胎记自打出生便有了,若说中毒,那岂不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挽心武功虽略有小成,用毒方面并不jing通。”

  苏漓叹了一声,有少许失落。

  挽心思索片刻,复沉吟道:“小姐不必灰心,若是毒,必有克制之法。挽心听闻京城五十里外花渔沟有一位名医江元,江湖人称鬼医圣手,最擅长各种毒理。不如我们去那看看。”

  第四十章惊人相似

  花渔沟,名字叫得甚是好听,偏偏没花也没鱼,蜿蜒曲折的山谷里,只一条细细的清澈溪流,绕谷流淌。打听了半天,苏漓与挽心才找到谷中最深处一座简陋木屋。

  竹门低矮,木屋数间,园内种植着几十株不常见的药糙,未见半条人影。让人不禁疑惑,既然这江元是名医,为何这里却如此清静?仿佛无人问津。

  挽心看出她的疑惑,附耳低声道:“小姐有所不知,江元此人虽医术高明,却脾气古怪,为人看病,不收诊金,只提要求,他的要求时难时易,让人摸不准规律。且还有一条奇怪的规矩,凡是来找他看病之人,不论身份尊卑,需得他看顺眼了才给医治,否则,刀架上脖子,他也不予理会!而十之八九,他都看不顺眼,久而久之,此处便少有人来,因为大家都认为,来了也是白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