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页(2/2)

加入书签

白他的心意的。眼睛微微涌上一股酸涩,他深深吐了口气,腾地起身,扬声叫道:“来人,备马!”

  清脆的马蹄声踏碎了汴都城清晨的静谧,阳骁抵达使者驿馆时,天色已经大亮,东方泽房间里却仍点着灯。桌上红漆封印的晟国奏章已批阅到最后一本,抬手揉了揉紧蹙的眉心,面色有些疲惫,似也一宿未睡。

  阳骁心里顿觉平衡许多,挑眉笑道:“你这个晟国皇帝,来汴都一待便是数月,朕还奇怪,为何你如此悠闲?原来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

  东方泽仿佛听不出他语气里的揶揄,迅速合上文书,头也不抬地淡淡道:“有事?”

  “东方泽你别忘了,这里是汴都驿馆!朕想来就来,想走便走。”原本是为商讨那一件事,但一见他这张脸,阳骁就觉得十分不快,这男人得天独厚,处处尽显锋芒。

  东方泽冷冷地瞥他一眼,“朕答应你的,都已做到,你何时兑现你的承诺?朕耐性有限。”

  阳骁顿时收了笑意,一撩衣摆,在他对面坐下,漫不经心地笑道:“有点麻烦,或许会让你……失望了。”

  东方泽面色一变,目光瞬时冷锐如刀,直直地刺向对面的男子,冷笑一声,“你想反悔,也要先想想有没有能力承担后果!”

  他的警告如此明显,阳骁自然听得明白。天门至今仍有数十万晟军尚未撤离边境,他二人一旦翻脸,对方必定会发起猛烈进攻,以今时今日的汴国绝对承受不起!

  他眼光一冷,却仍是轻笑道:“你用不着威胁朕,朕不怕!阳骁一言九鼎,言出必行!我说麻烦,是因为缺少一味必不可少的糙药。”

  东方泽心中微沉,沉声道:“是什么?”

  “据说这东西只长于冰寒极地,不仅有起死回生之灵效,更是习武者梦寐以求的疗伤圣品,食其花叶者可增添一甲子功力。江湖中没有人不想得到它!”

  “汴皇说的可是千年寒心糙?”门这时开了,一人走进来,身着青色锦袍,气质隽秀温润,正是东方泽的心腹,林天正。

  “不错。”林天正敏锐的反应,令阳骁有些微讶异。不过转念一想,他是圣女教长老玄风之子,对药毒知之甚详一点也不稀奇,更何况,他身边现在还有个擅毒的虞千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