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页(1/2)

加入书签

  苏漓坐着没动,只听苏相如长叹一声,面色慈爱,看向自己的目光竟是前所未有的怜惜之意,他叹道:“苏苏因何事不快,为父心中十分明白。你蕙质兰心,谈吐又大方得体,远胜沁儿,才叫两位王爷另眼相待,若进宫参选,中选的机会的确很大。可惜这次选妃之事,皇后娘娘务必要为静安王觅得佳偶,凡事亲力亲为。就连这初选之人亦是她亲自筛定,旁人毫无置喙之地。为父人微言轻……唉!的确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苏漓暗暗皱眉,苏相如混迹官场数十载,早就jing明得像只狐狸,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似是替她格外惋惜,却把所有矛头统统指向皇后,自己撇得gāngān净净。她就不信,以苏相如在朝中的地位,若真心要帮她,她又岂会毫无机会?

  抿了抿唇,苏漓淡淡回道:“父亲大人为官廉正,一身清名,若是为了这等小事多费心力,只怕会惹来闲话,授人以柄,反倒不好。父亲不必多虑,苏苏明白的。”

  苏相如眼光一闪,笑道:“果然是为父的好女儿。吾心甚慰啊。”他静了一瞬,忍不住gān咳几下,又正色道:“其实……这事也并非毫无转圜之地,选妃宴定在三月之后,时间尚算充裕。满朝皆知,皇后娘娘最疼静安王,若是他肯出面替你周旋……”

  话到此,再明白不过,苏漓眼睫轻颤,心中冷笑,原来是要她自己去求东方濯。

  “苏苏是个聪明孩子,当明白此次选妃机会难得,切不可轻易错过。”苏相如目光灼灼,紧盯着她脸上的胎记,叹道:“你不能进宫入选的原因,只有一个——不祥!”

  苏漓缓缓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平静道:“多谢父亲大人提点。”

  她已经猜到是这个原因,黎苏身为摄政王嫡女,钦封的明玉郡主,宫中规定早就烂熟于心。皇室中人婚姻大事历来严格,除了候选人出身贵族,家世良好,本人也需品行端庄,德才兼备,方为上选。苏漓身为相府庶女,地位虽稍逊一筹,但凭苏相如在朝中的势力,进入初选根本就不是问题。想必是那些不实的流言,传到皇后娘娘耳朵里,心有忌讳,才将她排除在外。

  什么王妃,她才不稀罕!而调查黎苏清白一案的根源,就在宫内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