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页(1/2)

加入书签

  阳震看在眼中,心中冷笑,挑衅道:“免死金牌在此,皇上就算想要臣弟的命,恐怕也要问一问先祖了吧?臣弟先告退了!”

  他面有得色,汴皇看在眼里,气得不轻,却无可奈何。他qiáng压怒(shubaojie)火,冷冷道:“你可以走,苏漓不行。”

  阳震霍然变色,大声问道:“皇上莫非想反悔?”

  汴皇盯着他一字一字道:“金牌可免死罪,活罪却难逃!”

  这下换成阳震脸色发黑,汴皇此话堵得他哑口无言。

  “不是吧?还要罚?”阳骁只觉得心又吊得老高,苦着脸地不死心地继续求情道:“父皇您能不能不罚阿漓?都由儿臣承担好了!”

  汴皇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说道:“苏漓与四皇子阳骁身为皇室子孙,胆敢抗旨不尊,按例罪不可恕。念在二人初犯,故从轻发落。苏漓即刻前往皇普寺太庙静思己过,四皇子阳骁……杖责四十,禁足东宫!”

  “啊?”阳骁苦了脸,一见汴皇铁青的脸,不得不伏身拜道:“儿臣遵旨。”

  “来人!带下去!”汴皇大手一挥,立刻有侍卫上前来拉走了苏漓。这一次阳震无力阻拦,只能看着她渐行渐远,她却镇定得仿佛没有经历这一场生死考验。走出宫门时,苏漓听到高高院墙内传来沉闷的杖击声,伴随着阳骁呼天抢地的惨叫声,心里微疼又感到好笑。那样一个尊贵的小皇子,自幼受尽呵宠,只怕还是初次受这样的皮ròu之苦。

  她低叹一声,终归还是她连累了他。

  汴都东三十里外,是一片广袤辽阔的糙原,名为贝尔糙原。这里有着汴国最大的辰星牧场,每年饲养的良驹多不胜数。牧场北侧,一座气势磅礴的山脉蜿蜒横卧,宛如青色卧龙。

  蓝天白云之下,一望无际的糙原景色蔚为壮观。而这座山峰最为出名最引人驻足的却是汴国皇家寺庙——皇普寺。皇普寺坐落在山峰脚下,灰砖青瓦,古朴庄重。远远望去,寺庙掩映苍松翠柏之间,愈显得肃穆庄严。

  一队侍卫护着一辆马车疾驰而来,停在寺门前。

  皇宫侍卫统领巴达勒住缰绳,率先跳下马来,亲自上前掀开车帘,露出女子一张清丽绝俗的脸庞,正是被罚往太庙思过的苏漓。

  巴达恭敬道:“皇普寺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