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页(2/2)

加入书签

再追究?”

  汴皇立即道:“朕乃九五之尊,自然说一不二!”

  阳震忽然得意的笑了,还有几分张狂,分明是yin谋得逞的模样。他手腕轻转,杯口一歪,透明的液体直往地面倾泻而落,水珠落地,地面立时腾起阵阵白烟。

  果然是饮下便可毙命的剧毒!烟雾升腾,苏漓心沉如铁,汴皇面前,阳震有如此大不敬的举动,显然是有备而来!

  汴皇脸色大变,咬牙叫道:“阳震,你放肆!”

  阳震双眼立时凌厉生光,从怀中掏出一物,高高地举起,掌心散发出耀眼夺目的金光,彷如初生的灿阳,晃得众人睁不开眼。

  片刻,众人才看清那是一块掌心大小的纯金令牌,jing致小巧,金牌正中大大的“赦”字,其下还刻着皇太祖的名字。

  阳骁看得真切,失声道:“这是太祖爷爷的……免死金牌?!”

  众人一听“免死令牌”这四个字,脸色大变,呼啦啦跪了一地,纷纷磕头叩拜。汴皇亦是震惊无比,直瞪着阳震说不出话来!难怪这块金牌怎么都找不到,原来真的在他手里!顿时心如寒冰,咬牙道:“此物为何会在你手里?”

  阳震挑眉道:“自然是皇祖父所赐。”

  汴皇疑道:“皇祖父去世之前,没有单独召见过你!”

  阳震冷笑道:“可皇祖父见过姐姐。”

  汴皇极力回想当年皇太祖去世前的情形,脸色一变,惊疑道:“如此……这块金牌是皇祖父赐给昔皇妹的?可她叛教之时为何不用?”

  阳震握住金牌的手倏忽捏紧,脸上痛楚的神(shubaoinfo)色一闪而逝,“因为她心里还记挂着尚年幼的弟弟,怕她离开会连累了他,才会临走前将这金牌留给他以作傍身之用。”

  苏漓震动不已,母妃她……原来这样疼爱舅父!宁愿自己被人追杀,九死一生,也不愿舅父受到一丝伤害!

  汴皇脸色yin沉到极点,金牌上的“赦”字乃汴皇太祖亲手所书。汴国开国以来,仅此一枚,见金牌便如皇太祖亲临。阳震有这块金牌,即使谋逆犯上,他都不能治其死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