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页(1/2)

加入书签

  阳骁还未开口,却听苏漓忽然道:“你先下去,我还有事与四皇子谈。”

  “你醒了?”一见她醒来,满心猜疑抛诸脑后,阳骁连忙凑到她身边,小心地扶她起身,关切道:“感觉好些没?身上还痛不痛?都怪我不好,让你受伤!”他满眼懊恼,显然仍对方才突发的一幕心有余悸。

  苏漓看在眼里,轻轻摇一摇头,“事出突然,不能怪你。现在感觉好多了。”

  阳骁抓着她手不肯放开,不住叹气道:“好在没事,要不我可就惨了。”

  才说两句又没了正经,苏漓也自当没听见,沉思道:“方才明明依照玉璧提示运功,一切都很顺利,为何会突生意外?”

  阳骁摇头,他也不知为何,思索片刻道:“我明天立即回宫,去问问父皇。”

  苏漓默(zhaishuyuancc)然,也许,这其中的缘故也只有汴皇一人能一解一二了。

  入夜之后,挽心服侍苏漓服药歇下,她伤痛未褪,意识昏沉,睡得不太安稳。只觉得有一个人坐在chuáng前,一直盯着她看,是谁?有温暖的手指抚上她的唇,轻柔和缓,她立时警惕,想要睁开眼,眼皮却仿佛有千斤般重。

  那人似乎察觉到她的不安,猛地撤回了手,耳畔一声绵长的低叹,仿佛直叹到了她心里,她眼眶竟没来由地有些发酸。

  天色微亮时,她醒来,发现殿内无有一人,夜里的感知仿佛只是一场错觉。

  冰蟾苏的功效确是惊人,只一晚,苏漓已觉得痛楚减轻了许多。挽心来报,阳骁天一亮已经动身回宫,想来是回去问清汴皇,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早膳竟是由夏伏安亲自送来,苏漓心中一动,见他将小碟一一摆上桌,出乎意料的是今天的早膳,并不像往日那般铺陈。只有一碗白粥,配着几碟清新慡口的素菜。

  越简单的东西想要做好越考功力,那白粥看似普通,入口却香滑无比,清淡的味道很合苏漓口味,忍不住多用了一些。随后问道:“今儿的早膳味道不错,换厨子了?”

  夏伏安眼角闪过一丝欣喜的笑意,道:“圣女既喜欢,以后属下便吩咐下去,按这口味预备膳食。”他的声音隐约有一分愉悦,如chun风般柔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