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页(1/2)

加入书签

  苏漓心中一惊,正欲扶他起身,这时,山谷外传来焦急的呼唤声:“小姐!”

  是挽心!

  苏漓一喜,连忙应道:“我在这里。”

  “这么快就找来了,唉!”阳骁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慢慢地撑坐起身,他面色cháo红,身上仍然乏力,只得将头靠在她肩上,揽住她腰,郁闷道:“我还想跟你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呢!”

  苏漓直觉地想拨开他的手,但一触碰到他滚烫的肌肤,动作立时一顿,淡无情绪的眼底闪过一丝柔软。

  “别闹了,你染了风寒,得赶紧回去。”

  阳骁好似没有听见,顾自抱紧她,昨晚在糙地睡了一晚,她的身子像块冰凉的软玉,他抱着她,说不出的舒适。可是,心底里却不希望她是这样的温度。

  “小阿漓,你身上好冷。”他在她肩头轻声地抱怨,“真想把你暖热。”

  暖热了,以后对他就不会这么冷了吧?

  他抬头看她,含笑的黑眸之中,光彩动人,却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苏漓微微一愣,假装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推开他的手,只见挽心与项离三人已转过山谷入口,往这边走来。

  她正要开口叫他们来扶阳骁,不料那小子突然像八爪章鱼一般,紧紧地抱住她,大声地叫道:“小阿漓,我会对你负责的!”

  第十章熟悉的眼睛

  苏漓不禁一怔,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却唇角一勾,邪魅笑容浮出来,迅雷不及掩耳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溪谷入口,行色匆匆的挽心四人远远看到这一幕,全都呆住,瞬间石化。

  自离开晟国,苏漓变得异常冷漠,沉默(zhaishuyuancc)寡言,难以接近。然而此时,她外袍披在阳骁身上,也没戴面具,还被那小子紧紧抱在怀里,这种种超乎寻常的举动,实在让人浮想联翩。

  项离微怔过后,迅速恢复如常,他在风月场中打滚多年,对男女情事自是谙熟。一双含笑的桃花媚眼,不怀好意地在苏漓与阳骁之间来回巡视,笑得很贼,“我们……似乎来得不是时候?”

  挽心白了他一眼,心中虽然也觉得奇怪,但没有弄清事实之前,她不会轻易发言。

  秦恒浓眉高挑,惊讶道:“他如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