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页(1/2)

加入书签

  矮几,东面靠窗,她直觉地一扭头,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她脑子里却清晰的浮现出,一个长长的楠木矮几,就在临江的窗户下面……

  临江客栈?!她身躯一震,几乎脱口而出,一把摘下眼前的红帛,回头看他,他目光深沉如海,她脸色yin晴不定,心已经完全冷了下去。

  “看来苏苏不用找,就已经知道了在哪!”东方泽面上依然带笑,眼底却冰寒一片。

  苏漓心尖微颤,握着红帛的指尖,攒紧发白。她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走到矮几之前,拿起那碧色锦盒,轻轻打开,里头果然有一枚白玉指环!

  苏漓的眼光一亮,却又瞬间暗了下去。

  白玉指环光泽圆润,样式看似简单,做工却十分jing巧细致,指环内壁刻着看不懂的繁复图纹,与她从前的那只,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但细看之下,这枚指环玉质虽然细腻,却无法和她的那枚相比,再看上头雕刻的花纹,隐约有新刻的痕迹。她放在食指的位置比了一下,稍微有一点点大。

  苏漓当下心头一冷,将这枚指环放回原处,微带嘲弄地回头笑道:“这只指环玉料上乘,但却产自晟国南郡。雕工jing致,但刀痕尚新。的确很象明玉郡主那只。”

  “哦?”东方泽似乎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那指环,笑道:“本王只是见苏苏如此喜欢那指环,故而仿造一只来讨苏苏欢心。想不到这容易就被苏苏识破了。”

  讨她欢心?恐怕是别有用心!

  苏漓冷脸执起指环,淡淡道:“王爷在江边等候多时,带苏漓深夜来此,当真只为这一时欢心?”

  东方泽俊面微沉,犀利的眼光像刀子一般,将她直直地盯住,语气却辨不出情绪:“苏苏若是不喜欢,本王这番心意,还当真是白费了。”

  苏漓怔住,看着他没说话。

  “一年前本王被沉门杀手暗杀,逃至这客栈中,恰巧遇到一位女子在此沐浴……”他说得很慢,目光缓缓从苏漓的脸上转向屋子南面那个硕大的浴池。

  苏漓的心,跳快了一拍。

  “她救了我,当时很黑,我没看清她的样子,只拿了这指环做为证物,以便日后相认。”东方泽深沉的目光转向她,“但后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