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页(1/2)

加入书签

  他真是……执拗的可以!苏漓突然不知道该佩服他这不怕死的勇气,还是该说他不识时务!

  眼看皇帝额头青筋bào起,难以预测后果的帝王盛怒(shubaojie)就要降临,苏漓心间微颤,连忙叩头道:“陛下息怒(shubaojie)!”

  皇帝双拳一握,qiáng压住怒(shubaojie)火,冷冷看她:“你有何话说?”

  苏漓斟酌道:“回陛下,明曦以为……为了一个外人,伤了陛下和静安王的父子之情,实在不值得!”

  皇帝冷哼一声,望向东方濯的目光愈发冷厉,沉声说道:“你看在他眼里,还有朕这个父皇吗?”

  皇后忙道:“陛下恕罪!濯儿他……他只是一时糊涂,并非有意要与陛下作对,求陛下看在他以往那么孝顺的份上,就饶了他这一次吧!濯儿,濯儿……”皇后急忙扯了扯东方濯的衣袖,努力朝他使着眼色,想让他赶紧认错。但东方濯却好像完全看不见她的示意,也听不到她的催促,如雕塑般,一动也不动。

  一边眼睛已经被血液模糊,东方濯眼中所看到的他的父皇、母后,都是赤红色的,仿佛被罩上了权利的腥红色彩。他直直地跪在那儿,心凉如水,一个字也想不说。

  气氛一瞬僵滞,空气中,仿佛藏着一根看不见的弦,紧绷欲断。

  眼见着皇帝脸色沉了又沉,东方濯又毫无反应,紧抿着苍白的唇,一副不达心愿誓不罢休的样子,皇后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只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苏漓。

  苏漓不由叹道:“迁回黎氏祖坟,是明玉郡主的心愿!能得偿所愿,明玉郡主在天之灵定能得到安息!陛下一片仁慈之心,体恤郡主,苏漓代郡主谢过陛下!也请静安王就此作罢,莫要再扰逝者亡灵,如此,也算是对明玉郡主心意的尊重!苏漓,也代明玉郡主,谢过王爷的成全!”

  躬身为礼,她言辞一片诚恳,面上却看不出丝毫的波澜。

  东方濯身躯一震,似乎不愿相信,抬头看她,悲伤之色溢于言表,他颤抖着唇,轻声问道:“真的……是她的意思吗?”

  “是的王爷!”苏漓万分肯定的回答,撕碎了他藏在内心的最后一分企盼。已经嫁人的女子,死后宁愿入娘家祖坟,也不愿担他妻子的名分!黎苏……她的心里该有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