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页(2/2)

加入书签

玲珑不由自主地去望了一眼黎瑶,她泪痕满面,双眼红肿不堪,还在无声地抽泣,茫然无助地样子叫她心底蓦然一痛,她不禁闭眼长叹一声,心如死灰。

  “瑶儿还小,难道你忍心见她为你下狱,摄政王府自此香火断继,再无生气?”皇后的语气急促了一分,握着她的手紧了又紧。

  大殿之上一片沉寂,静得只听得见玉玲珑沉重的呼吸声。过了片刻,她缓缓睁眼,木然地对苏漓道:“明曦郡主,此事与小女黎瑶并无半点关系,都是妾身一人所为,妾身……认罪。”

  情势几度变化,速度之快简直令人无从反应。方才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据理力争的人,突然又说要和盘托出一切!这,这真是太奇怪了!

  苏漓闻言却浑身一震,事实上,她不相信黎瑶是真凶,因为她的话根本错漏百出,为母顶罪的意图太过明显。而玉玲珑,直觉告诉自己,她也不是真凶,可她此刻为什么又承认了呢?

  皇后缓缓地收回了手,庄严的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

  玉玲珑身子一软,瘫坐在地。

  苏漓盯着她问道:“你若认罪,就将如何陷害明玉郡主,以及买凶杀人之事,从实招来。”

  玉玲珑哑声道:“是我,是我恨黎苏自小就得王爷宠爱,抢尽了瑶儿的风头。王爷事事都为黎苏着想,完全不顾及瑶儿。黎苏能嫁给静安王为妃,可是瑶儿的婚事却无人做主。所以……”

  “你就想杀了她?”苏漓的语气不自觉地轻颤,“为什么?”

  玉玲珑抬眼木然的看着她:“你不是一个母亲,自然不明白做为一个母亲的心思。黎苏死了,瑶儿就是摄政王府唯一的孩儿,自然就能得到所有人的注目。我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瑶儿将来着想。”

  东方泽突然道:“你如何去找的杀手?”苏漓这才发现,他一直站在一旁,许久都没有说话。仿佛在观察一件别人不曾留意的事。

  玉玲珑道:“沉门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组织,任务从不失手。所以……我就四处打听,如何与他们联络。后来得知要与他们做生意,须去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面谈。于是我就一人前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