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页(1/2)

加入书签

  冷静下来,他不是没想过昨晚的一幕也许另有因由,但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对东方泽的态度,产生如此大的巨变!

  苏漓回头望他,冷冷笑道:“我以为静安王你是聪明人!”

  聪明人就该懂得,不应再提那件事。否则,他东方濯亲手将东方泽打下山崖,传到皇帝耳中,看他如何解释?若再叫皇帝知道,她和东方泽昨晚发生的事,只怕这选夫宴也不用再办了。

  这些东方濯又岂能不明!但他就是想要一个解释,哪怕是骗骗自己也好。伸手就要抓她,东方泽微微抬眼,深沉的眼底锐色一闪而逝,他没有动作。东方濯也不看他,只抓了苏漓的手,沉声叫道:“你别忘了,你是本王选中的未来王妃!”

  苏漓却用力甩开他,道:“静安王你恐怕是忘了,三月之后的选夫宴,还没开始,我的夫君是谁,仍未可知。最终选定了谁,那也不是由您说了算了的。”

  “你——”东方濯气得浑身一抖,嘶吼出声,那摸样仿佛要将她吞进肚里!但是,当他一低头,山风轻柔地拂过,将苏漓裙裾chui开少许,那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让男人眼中飞速燃炽的怒(shubaojie)焰,一下子烟消云散。

  东方濯心头立时一紧,蓦地想起她是从那么高的山崖滚下去……

  “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快让我看看!”他疾步冲到她面前,掩饰不住紧张神(shubaoinfo)色,要查看她的伤势,完全忘记了方才他是怎样的气恨难舒。

  苏漓却冷冷挥开他,道:“不劳静安王费心!”

  完全无视眼前男人的落寞,她扶着东方泽与他擦肩而过,仿佛当他是空气一般。

  此时有几名侍卫跑了过来,为首一人正是盛秦。一看东方泽伤势如此严重,顿时吓了一跳,苏漓忙道:“快送王爷回山庄。你们,去山下请最好的大夫,快去。”

  山庄护卫立刻应声而去,苏漓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一行人快速消失在道路的尽头,东方濯却还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呆呆地望着她已然远去的背影,心底在反复的问自己,为什么他们之间,总是会闹到如斯境地?

  山林间绿荫葱葱,树叶沙沙作响。

  东方濯此刻也无法理清,自己内心复杂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