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页(1/2)

加入书签

  苏沁一惊声叫,下意识地一抓,竟扯住了他的一截腰带,哗地一声,往后一倒,腰带应声而松。温泉水浇了她一头一脸,苏沁吓得手忙脚乱地扑腾了几下,终于站直了身体,手中还死死捏着那腰带,羞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该死!”东方泽清明了一分,咬牙怒(shubaojie)叫。身体深处不断涌出的欲望,他几乎不敢再多看眼前的女子。

  苏沁的心快要跳出胸腔,小腹中热cháo汹涌,哪里还把持得住,迈步又朝他扑去。她直直地扑向他怀里,痴痴呢喃:“王爷,沁儿心里只有你。只要王爷愿意,沁儿做什么都可以……”

  东方泽咬紧了牙,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心神(shubaoinfo)竟有一刻恍惚。仿佛这张脸是自己梦魂萦绕,日思夜想的的那张脸!他不由自主地一把抱紧了她,欲望几近喷薄而出。就在这时,忽然树林外传来一声轻响!

  有人来了!东方泽的理智迅速回转,他手指一动,点中苏沁的昏睡xué,怀里的女子身子一软,眼眸微微合上了。他立刻冷冷叫道:“盛箫,送她回去。别让人看见。”

  与盛金盛秦一样装扮的男子应声而现,望着东方泽不同于常的神(shubaoinfo)色,担心道:“那主子您……”

  东方泽斩钉截铁地道:“放心,本王若连这点定力也没有,就不是东方泽!”

  事实上,他还是远远低估了澎湃在体内的那股欲望,但是,他并不后悔送走苏沁,倘若这次,注定了非要一个女人不可,也绝不会是那个女人!

  身后方向,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又有人上山了。

  “王爷就在里面,郡主请。”盛秦的声音消失后,人也跟着消失了。

  苏漓看了眼前方静谧的树林,再望向手中的白绢,心里有两分凝重,两分迟疑。

  那绢子是东方泽让人送去给她的,绢上熟悉又陌生的符号,是沉门特有的标记!每一个沉门杀手,都拥有这样一块白绢,绢中符号代表着那个杀手所执行过的任务。每一个符号都不尽相同,根据那些符号的复杂度,可以判断出任务的难度级别。而这块白绢上,一共有二十四个那样的符号,其复杂度,与挽心的不相上下,可见此绢的主人,在沉门中的地位。

  苏漓有些不敢想,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