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页(1/2)

加入书签

  下人愣了愣,偷偷看一眼苏漓,再看向笑意微凝的东方泽,有些犹豫。

  就是这短暂的犹豫,激怒(shubaojie)了东方濯。连个下人也敢不把他的命令放在眼里,东方濯面色一沉,看也没看,抬手便挥出一掌,一道劲风带着怒(shubaojie)气擦面而过,众人未及回神(shubaoinfo),只闻“砰”一声巨响,东方泽身边的那张椅子顿时四分五裂,转眼便不见了踪影,连点碎屑都找不到。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不敢想象,那一掌若是打在人身上,定是血ròu飞溅尸骨无存……传说中脾气bào烈的静安王,发起怒(shubaojie)来果然十分可怕!

  苏沁吓得身子直抖,黎瑶面色发白,伺候在周围的下人们更是两腿发颤,扑通跪了一地。

  冷汗如瀑,打在石板上,滴答作响。

  四周寂静若死。

  苏漓忍不住皱了眉头,想收回手,手却被他攒得死紧,一动也不能动。她抬头看东方濯,此刻他也正盯着她,目带警告,冷沉如冰。积攒了一整日的怒(shubaojie)火终于发泄出来,这几可碎尸挫骨的一掌,不仅仅是对下人的警告,更是给她和东方泽的警告。

  苏漓心间一沉,一股怒(shubaojie)火突然自心底窜上来,几乎压制不住。

  这时,东方泽忽然笑道:“下人若是做的不好,二皇兄尽管训斥便是,何须如此动怒(shubaojie)?好好的一个椅子,可惜了!”

  东方濯冷冷瞥他一眼,不屑冷哼道:“六皇弟几时也会为一张椅子心疼了?为兄就是这个脾气,比不得六皇弟你八面玲珑,心机深沉!”

  话语里的深深讽刺,连苏沁都听得明明白白,众人紧张起来。

  东方泽仿佛不觉,只当做夸奖般的淡淡道:“二皇兄谬赞!苏苏,还不让人把那张椅子撤了,再引二皇兄发一次脾气,只怕这顿饭也不用再吃了!”

  苏漓没应声,下面跪着的人却终于反应过来了,慌忙起身将最后一张空着的椅子撤下。

  东方泽又道:“说到底,不过是张椅子,苏苏喜欢坐哪便坐哪,二皇兄不必这么认真吧?”

  听他一口一个苏苏,叫得这般亲热,东方濯的心就像被人狠狠攒住了一样,难受得紧。他转眸看向身边女子,她低眉敛目,一脸的冷漠,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