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右抱了。”

  “好在三娘也逐渐懂事了,方才那番话说的,啧啧,不知道我们家五娘再长两岁后,学得来学不来她三姐姐这等本事。”

  陆婷姝微笑道:“不如这几日趁着老太爷高兴,抽空求求他老人家。姑娘们都逐渐大了,若能求来个京里出来的嬷嬷姑姑来驻馆,是叫她们姐妹同学些规矩,二也能叫她们多多相处,把情分处得深些不说,还能互相带带。”

  “那敢情好!”二太太立刻喜笑颜开:“可是就我们家五丫头那脾气,遇上那个四丫头还不得天天打作团?”

  “我说句不中听的,二嫂莫恼。三娘没落水之前,有眼下这么聪慧伶俐么?还不是跟二姑娘四姑娘打出来的本事!”陆婷姝微微眯眼道,“孩子么,你该放手时就得放手。”

  她当年没有姐妹,可她有老太太这个继母啊,她的身本事,也是跟老太太边打边练出来的。

  “有咱们这几个长辈背后多多教导着,还怕三娘五娘吃了亏不成?”陆婷姝轻笑。

  她陆婷姝就是讨厌庶女!老太太之所以恨她,不也是恨她命硬,克死了老太太的亲闺女么她倒要瞧瞧她的命硬到什么地步,如今和离回了娘家,还能接着克死继母不?

  3r

  第四十五章谁利用谁

  陆清宁边往千叠园走,边留意着身后宋姨娘的脚步声。那脚步忽儿紧遥忽儿又没了声音,看来是既不想跟她距得太远,又怕与她离得太近。

  前两日被于姨娘这么追,今日又被宋姨娘追,这些人很喜欢背后追人啊。陆清宁立刻回身冷笑:“二姨娘这是做什么?生怕这满院子的下人不知道咱们大房的风向么?”

  “婢妾婢妾害怕”宋姨娘的眼泪又有些盈盈欲滴。

  陆清宁见这人又是这幅模样,好像她多欺负人似的,真是满肚子的恼火,不由低喝道:“二姨娘怕什么?难不成我会吃人?你方才出了花厅喊我等等你,大大方方走在我身边会要了你的命?”

  宋姨娘赶紧紧走了几步,手里的帕子把便抹掉泪水,口里也不停地解释道:“婢妾不是那个意思婢妾是被四姑娘吓到了。”

  陆清宁眯眼轻笑,被四姑娘吓到了,这个说法儿倒也说得过去。

  她当初落水之后险些死掉,清醒之后先是小澄被惩治,后是几个院子都被换了下人,今儿大早,她又借机给了陆清雅嘴巴,但凡是个明眼人,都知道这些事儿是对着谁去的。

  而这宋姨娘貌似又没什么心计,眼见着自己亲生的女儿闯了祸,也只能这么变相的认输,再主动替陆清雅请求责罚了。不这么做,怎么才能保住陆清雅的小命儿,难不成还明目张胆跟太太和她陆清宁对着干?

  “二姨娘想求多久的禁足啊,待会儿到了千叠园,我也好跟太太开口。”陆清宁假作不再在意,路走路轻声问着。

  这话却难倒了宋姨娘。求十天半个月的,看来是躲过了过节加老爷纳妾,可仔细看来还是不够叫四姑娘沉静下来的;求个月两个月,岂不是将好好的姑娘关傻了?

  见她好久都不说话,陆清宁又忍不住轻笑:“敢情二姨娘行事匆匆,之前也没个真正章法?那你说这个口我如何替你向太太开呢,太太说多了不是,说少了还不是。”

  宋姨娘闻言沉默了会儿,便狠狠心咬了咬牙:“三姑娘先替婢妾求个月罢!若是四姑娘在这个月里没想通,再加些日子也不迟。”

  六少爷才三岁时便跟着老太爷开蒙了,她的四少爷却是六岁才开始跟着先生学认字;六少爷白天跟着先生读过书,晚上还要去老太爷书房里写几篇大字,每日都能见到老太爷,她的四少爷只有逢年过节才能见到老太爷面,想表现表现也苦于无门

  原来的日子里,老爷个月要歇在晓月苑小半个月,时不时还能将四少爷叫到跟前来提点二,可如今马上便有新人抬进来,她已经好久没瞧见老爷的人影儿了;四姑娘又养成了个跋扈的性子,能指望这个姐姐给四少爷多少助力?

  因此上,她只盼望四姑娘别再给四少爷雪上加霜便念阿弥陀佛了!

  “我听二姨娘在理事花厅里说的话,不单单是给四妹妹求禁足,还给你自己也求了?给四妹妹下禁足令倒是好说,至于二姨娘的太太身子不好,二姨娘便应该帮着多分担些,此时开口求禁足,有些不大合适吧?”陆清宁才不管宋姨娘眼珠子乱转是在琢磨什么,该说的也得说。

  宋姨娘先是愣,随即也反应过来陆清宁的意思,这是责备她想变相躲清静躲是非呢。

  “三姑娘说的是,之前是婢妾唐突了。”她脸色微红的垂了头:“婢妾只想着四姑娘爱惹祸,婢妾这个生母也该被连坐,却没想着婢妾更该替太太分忧解难,婢妾该死。”

  “要不三姑娘只管跟太太回四姑娘的事儿吧,婢妾这档子暂且先记上笔”宋姨娘并不傻,她之所以要求将她自己也禁了足,确实是想躲开是非,可如今分明躲不过了,再硬生生的求,画虎不成反类犬!

  “我还想问问二姨娘,”陆清宁站下笑看她:“下令给四妹妹禁足容易,可是缘由怎么说,总不能叫太太随便编个借口啊?”

  “明明四姑娘不曾做的事儿,却叫太太这个嫡母给她硬生生按上个罪名,岂不是既招四妹妹怨恨又招外人非议?”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大清早的给了四妹妹巴掌,二姨娘肯定也知道了,否则也不大可能巴巴的跑到花厅去。”

  “可我既然已经给了她巴掌,她不敬我这个嫡姐的事儿也算了了,总不能叫她挨了我巴掌,再因为这个被禁足,我可不愿扛个对庶妹不友爱仗着得理便不依不饶的名声。”

  宋姨娘的大汗珠子登时便从额头上冒出来。她过去怎么没瞧出来,这位三姑娘如此不好惹?被三姑娘这么说,好像她成了挑拨四姑娘与嫡母嫡姐关系的那个罪人了,还无形中败坏了太太贤淑宽厚的脸面!

  “三姑娘莫生气,这事儿确实是婢妾只顾替四姑娘着急了,急切便考虑不周。要不这么着,就说就说”宋姨娘时半刻也想不出该怎么说了。

  陆清宁微笑着摆了摆手,反正眼前这位也吭哧瘪肚的说不出来所以然,不如她替她想个说法吧:“二姨娘你看这么说怎么样,便说四妹妹太过骄纵不敬姨娘这个生母可好?”

  是谁提出来的,谁便担着吧!叫太太担,叫她陆清宁担,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宋姨娘反悔了,又说不用给四姑娘禁足了,就陆清雅那个怪脾气,四处乱闯祸只能死得快些;若宋姨娘不但不反悔,还应了这个缘由,足够给陆清雅和她这个生母挑拨得生分了吧。

  陆清宁非常明白,宋姨娘既提出这个要求,恐怕也不单是为了护着陆清雅,多半是怕陆清雅闯祸连累她和四少爷才是真的。

  若她还是过去的那个陆清宁,宋姨娘巴巴送上门来自请责罚,恐怕不待深想便会答应了,更不会管缘由是什么――她本就与陆清雅不对付,当然巴不得见到对手吃亏。

  可她已经变了,叫她上当,还真没那么容易!宋姨娘想利用她年纪小不懂事,她还偏偏要将这球踢回去,谁利用谁还说不准!

  3r

  第四十六章乖乖入套

  见宋姨娘有些犹豫,分明是很不情愿的样子,陆清宁又笑着补了句话:“我方才已经说过了,我与二姨娘明人之间不说暗话。”

  明人不说暗话,这话她也对于姨娘说过。可这也不过是个说辞罢了

  “太太从不苛刻几个庶女,已经是四妹妹的福气;又有姨娘这个生母百般呵护她,还有个同胞弟弟需要她照拂,她不但不知足不感恩,还费尽心机想攀攀姑奶奶如果再不给她些教训”

  宋姨娘听罢这话立时花容失色。怎么着,四姑娘还有这份心思?

  “二姨娘不信?四妹妹不但有这心思,还唯恐别人跟她抢呢,要不前些日子我怎么会轻易掉进池塘里?”陆清宁干脆将话挑明。

  宋姨娘脚下顿时个踉跄,若不是苏妈妈眼疾手快托了她把,恐怕当时便得瘫软在地上。

  原来三姑娘什么都明白怪不得这些天眼见着三姑娘刷刷的长了起来,说话行事都像变了个人儿似的。谁被人背后害了回捡回条命,也会变得聪明了不是么。

  宋姨娘越这么想便越害怕,眼神也逐渐涣散得傻了般。若真是如此,哪是求个禁足来便躲得过去的?就算四姑娘自己个儿想透彻了,三姑娘能不能饶她?那是定不能够的!

  “二姨娘不喜欢我提的那个建议?那我可就没别的辙了,实在不成的话,二姨娘就叫四妹妹装病吧。”

  陆清宁明知宋姨娘被她打击惨了,也绝不想手软,这么好的机会送上门来,不抓白不抓:“病了是个好借口,正好可以送她找个山清水秀的庄子住阵子,是叫她散散心,二也是叫她离了这个后宅想想清楚,她过去到底都犯了什么错,以后要不要改掉。”

  宋姨娘哪儿能答应这个,被送到庄子上的不都是犯了大错的?大姑娘还是寄名在太太膝下的嫡女呢,在庄子里已经住了年出头了还没回来,四姑娘若也被送去,岂不是还不如大姑娘?

  虽说送到庄子里去便能阻止四姑娘再闯祸,可庄子里的日子哪里是那么好过的。不行,这绝对不行,宋姨娘想到这儿便咬了咬牙:“婢妾就听三姑娘的,说四姑娘不敬生母好了。”

  “为了婢妾这么个细微低贱的姨娘,太太都能下禁足令惩罚四姑娘,往后也不会有人敢于轻易欺负到婢妾头上,三姑娘的好意,婢妾心领了”

  新人即将进门儿,三姑娘却出了这么个主意,这不单是想叫四姑娘恨她,还想要把她留给新人当对手啊。可她又能如何,谁叫她家世不如人,只得屈居妾室之位呢,为了保住四少爷,她也只得认了。

  “二姨娘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便好,”陆清宁轻笑:“从来只闻新人笑,有谁听得旧人哭,新人还没进门儿呢,咱们老爷已经三天不见人影儿,太太还怀着他的骨肉”

  宋姨娘想必是被她这几句话真实的触动了心事,便算是不敢再在陆清宁眼前落泪,泪水还是忍不住的朝下滴落。拿着帕子擦了又擦,无奈愈涌愈多,擦得不如流得快,眨眼间已成泪人儿个。

  “二姨娘想必是事出匆忙,出来也没带个丫头?”陆清宁抬眼巡了圈也没找到人,心头明白,眼前这位根本不信任新分到晓月苑服侍的下人,“本想叫二姨娘先回去歇歇,可没个人服侍着二姨娘,我也不放心,便委屈你随我同去千叠园吧。”

  她当然也怕宋姨娘当面套背后套,若现在放人走了,这人回到晓月苑又抵口否认,岂不是将她和太太搁浅了。

  既是做戏,便得做足了,宋姨娘先是路狂奔去了理事花厅,之后又梨花带雨的随她去了千叠园,这路上多少双眼睛看着呢,太太给四姑娘下禁足令更是水到渠成。

  “金妈妈给二姨娘打盆水洗洗脸,再陪着二姨娘在穿堂坐下歇歇,我太太。”进了千叠园,陆清宁便嘱咐迎上来的金婆子。这老婆子嘴够碎,出去打听个事儿,散播个掩人耳目的消息全靠她了。

  谢氏似乎已经得知了老太太咯血的消息,陆清宁跟着施红进了西次间,谢氏脸上的笑容还不曾散去,见她来了,不由笑得更欣慰,握着她的手拉她坐到身边,“今儿不用跟着你二婶娘和姑奶奶理家么,怎么大清早儿的便巴巴来了?”

  陆清宁便将宋姨娘跑去理事花厅的事儿说了遍,边说还边观察谢氏的神色。谢氏先是面无波澜的听着,可听她说起步步引导着宋姨娘入了套儿,终于忍不住满面惊讶:“宁儿你”

  “这都是谁教你的?你才跟着二太太和姑奶奶学管事十几天不是么?”

  陆清宁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唯恐谢氏看出她早就不是以前的她,可谢氏这么问之下,她立刻满心轻松,“等娘亲的身子大好了,便替女儿谢谢二婶娘和姑母吧,她们可不单单教宁儿学习打理中馈呢。”

  “若不是二婶娘当时便回绝了二姨娘,宁儿也想不起带她同离开,更想不出怎么才能既不上她的当又能顺了她禁足的意”

  话也只能说到这地步了,多说便会多错。

  “二姨娘还在穿堂里等回话儿呢,娘就成全了她,下个令出去吧。宁儿可不想再跟四妹妹耍花腔了,早上给她那巴掌,现在掌心还疼呢,且将她关上阵子省省心罢!”陆清宁按着记忆里的原主儿性格跟谢氏撒起了娇。

  谢氏会心笑。这孩子啊,看似是长大了,其实还是原来那副脾性儿,若换个心智成熟的大姑娘,怎么会当众给四姑娘那巴掌,这会儿却来撒娇说,打人的那只手疼呢。

  “好好好,娘就听你的,反正娘只是下令的那个,也不怕四姑娘埋怨娘这个做嫡母的不爱护她。”谢氏说罢这话便笑着嘱咐高妈妈出去传话,由于四姑娘不敬生母,清雅园打今日起闭园了,个月后视成效再决定开不开门。

  陆清宁微微有些愣神。禁足不是只禁四姑娘么,难道要满院子起禁?就像蹲监狱样,每日饭点儿将饭菜送到门口?那净房里的马桶不得臭死人了!?

  “傻丫头,既然叫禁足,当然不是只叫四姑娘不许出门,院子外面的人也不许随意探望才是,所谓的闭园便是这个意思。”谢氏轻抚陆清宁的头顶,缓缓给她解释着,眼里却是片清冷。

  这四姑娘陆清雅,才小小年纪便如此狠辣,也是该给她些教训了

  昨晚把很早之前章改了下b,大太太谢氏的二十六岁改成了二十九岁女主马上就满十二了,谢氏的二十六有点吓人

  之前看过的亲们,之后再看见谢氏变了年龄,莫惊慌,哈哈,3r

  还有还有,貌似把朝代写错了,先写过大顺,后来变成了大齐?这个貌似好多错处,花儿得点点找,若是哪位亲发现了在哪章里写成了大齐,便给花儿留言吧,告诉我声章节数,我好回去改,全改成大顺,看起来顺些,嘎嘎。

  昨天停电了,停了天,今天为了避免再停电,早点发,貌似还不到早上七点呢

  第四十七章敬茶之前

  今儿是五月初九,昨儿晚上陆家大老爷陆廷轩终于如愿以偿,将那清倌儿雪芳抬进了陆家后宅。谢氏今日便比往常起得早些,毕竟再养胎也得接了新姨娘的茶不是。

  “外面这是嚷嚷什么呢?”此时谢氏正端坐在妆台前,等着点翠给她插上才挑出来的发簪,便听得窗外远远传来阵哭闹声。

  难道是她这里心平气和的准备好了,新姨娘却不愿意敬她这个正室太太?否则这大清早儿的又是哪个敢来千叠园闹腾!

  内室的帘子旋即便被撩起来,施红本是黑着脸走进来,见谢氏缓缓回了头,忙调整下脸上的神色,屈膝回禀道:“回太太,是雪芳姨娘和沁玉姨娘打起来了,几个婆子都拉不开,雪芳姨娘扯掉了沁玉姨娘大把头发,沁玉姨娘也反手抓了她满脸花。”

  点翠扑哧笑:“你瞧瞧你,给太太回个话儿,什么这姨娘那姨娘的还不够绕嘴的,再说了,太太可还没接她们的茶呢,姨娘身份名不正言不顺,你这么称呼也太早了些。”

  谢氏佯嗔着轻拍了点翠掌:“就你嘴儿利落,逮到谁都不忘挤兑谁,也多亏你们从小儿起长大,施红也不埋怨你嘴利便是了!”

  “太太说的是,点翠这丫头嘴儿太麻利,求太太给她找个闷葫芦的小子赶紧配出去罢。”施红也笑着打趣翠来。

  作为太太身边的大丫头,乐不得见到几个姨娘打得人仰马翻。可今儿这种日子,外面的两个竟然当众闹起来,且不说太太的身子受得了受不了这种揉搓,只论太太的面子,又该往何处放

  这也是施红黑着脸进来的缘故。可看太太似乎并不在意,反而顾左右言他,她也就暂且放松了心情,陪着太太起捉弄翠来。反正外面有几个妈妈拦着呢,她还就不信了,那两个姨娘能路打到正房里来?

  谢氏确实是不大在意。

  施红也说了,外头那两人打得正热闹呢,何苦在这裉节儿上出去喊停。不管到最后哪个打赢了,又是哪个吃了亏,花容月貌变成狰狞女鬼,温柔女子变成恶毒泼妇,关她甚事?打到最后,不还是得进来给她这个正室敬茶么。

  至于说面子,面子这事儿是天两天找得回来的?反正陆宅上下都知道她宽厚仁慈,背地里说她软弱好欺的也不少,暂且披着这个外衣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最要紧。

  点翠被施红笑了番也不在意,手里的活计亦不曾闲着。谢氏也不用说话,只是微微低头,点翠便将那才选好的红宝石葡萄簪端端正正别在才梳好的发髻上,又将与那发簪成套的葡萄耳坠子给谢氏挂好。

  施红亦上前两步,拿起靶镜帮忙反照发髻,谢氏对着眼前的大镜子瞧了瞧鬓发服帖,又瞧了瞧未施脂粉的素颜,满意的点头:“便这样吧,也不用太奢华,反正接了茶后还得摘掉。”

  既是要养胎,便得有个养胎的样子。若不是新姨娘进门,总得全了规矩,她才不会自己找罪受。

  高妈妈倒也说过,说左右也是借了要养身子的借口,不如叫姨娘们象征性的在厅堂跪跪,由她将茶端进来,再替太太出去赏赐也就罢了。

  谢氏平日里很少跟高妈妈唱反调,今儿却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