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说话那日,二郎先给了陆文强五两定钱,两人儿说好了,待事成之后再付余款,至于掉包后的饭食里到底加了什么料,槐花那丫头没听见。”

  陆清宁大怒。陆老二想害死六弟?他个庶子,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

  陆婷姝冷笑:“十两银子便想买条人命,未免便宜了些,因此我断定,那掉了包的饭食只会叫六郎吃坏了肚子大病场可就算如此,二郎如此做也太狠毒了些,六郎个不满七岁的孩子,哪里碍得他了?”

  陆清宁亦是冷笑:“恐怕是于姨娘最近总给雪芳姑娘出馊主意,我那&;可爱,的二哥便有样儿学样儿呢。”

  否则就陆老二陆文博那种连篇长些的文章都背不顺的脑袋瓜子,怎么会想到用吃食祸害别人&又怎么会想到还要假借他人之手!

  陆婷姝恍然大悟。怪不得呢,原来是他那姨娘在背后教的?梅妈妈打前院儿回来,将那槐花的手语学给她知道,她还不大相信眼下听三娘这么说,疑惑立时便解开了。

  “好在今儿六弟得了老太爷的话,请了天假在家陪我二舅父与四表哥&并没往族学里去,否则眼下还不定是什么状况呢。”陆清宁嘴上这么说,眼里却越来越冷&;&;于姨娘娘儿俩要同翻天,莫不是真以为太太需要养胎,没工夫整治她们?

  陆婷姝听了这话也是长舒口气,可紧接着又担起忧来:“今儿躲过了,明日后日大后日呢?六朗身边跟着的书童小厮可是稳妥的?要不要差人专门去嘱咐声,这些日子多多在意些?”

  陆清宁苦笑:“每日跟随六弟去学堂的,有个书童个小厮,书童叫松烟&日常里只管打理笔墨纸砚和书本,简直比书呆子还书呆子那么个人&叫他替六弟操心吃食怕是不能够。”

  “小厮叫旺儿,倒是个伶俐的,可如今天气逐渐热了,去族学已经不再是清早走时便带着饭菜,而是近午时分由咱们家差粗使婆子送饭过去若叫旺儿每日在学堂门口等送饭的车子,里面的事儿反而照顾不到了&;&;里面还有茶水也是能下药的。”

  陆婷姝却被她这话提了醒儿:“送饭的粗使婆子不也是咱们后院大厨房派去的?”

  陆清宁笑道:“可不是,三娘倒将这事儿忘了,白白跟着二婶和姑母学了这些日子的中馈。”

  “既如此,还是叫梅妈妈走趟吧,”陆婷姝笑道:“梅妈妈您马上去趟大厨房&跟那管事陶妈妈说,从明儿起,每日中午都不用大厨房出人往族学里送饭了,我届时自会派人过去&叫她将她的人都管好了&嘴上严实些。

  梅妈妈立刻应了声离去,陆清宁垂头低笑,看来姑奶奶这是打算捉人捉赃了?

  “姑母&三娘不懂,就算将送饭的婆子换成自己人&盯着那陆文强如何领走六弟的饭食,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尾随了他到哪个角落,等他往饭菜里加了料再捉他的手?”

  听了陆清宁的疑问,陆婷姝忽的皱起了眉头笑道:“你这主意倒是好!”

  她还真没想过要拿人呢,之所以要将送饭食的婆子换成自己人,也不过是想将那饭菜妥妥当当送到六郎手上而已可被侄女这么问,突然便觉得还是捉贼捉赃更好呢,总不能就叫自己手下的哪个妈妈送辈子饭菜不是?

  “你叫我想想&;&;”陆婷姝摆了摆手表示思绪有点混乱,凝眉想了半晌方才道:“要么还是叫梅妈妈去送饭,然后-阝陆文强捉了?我本打算叫我院儿里的薛家嫂子去做送饭之,她又没有功夫在身,如何能尾随着人进学堂啊?”

  陆清宁摇头:“梅妈妈虽是有功夫,也能受几日委屈冒充送饭的粗使婆子,咱们家毕竟也有六位少爷在族学里呢。”

  这六位少爷根本不是同个夫子教授,下课时间自然也不同若陆文渊是最后下课的那个,小厮旺儿替他先领走了饭菜,期间也无法避免别人下手啊,难道还叫梅妈妈蹲在他的食盒边上看着?

  “照这么说,只能先叫薛家嫂子盯几日,尽量将饭菜亲手交给六郎了?”陆婷姝时竟然觉得有些束手无措了。若不被提醒也就罢了,既然被提了醒儿,谁不愿意将那使坏的人捉了!

  陆清宁咬了咬牙,终于道:“要不叫我六弟自己个儿设个计?他年纪虽小,却也甚是懂事,若是将这前因后果讲给他听了,他自己带着小厮拿人更容易些&;&;”

  陆文渊到底有多机灵,她始终看不透,就算今日在千叠园,那孩子将她想问谢玉麟的话几乎问遍了,她还是不敢断定他不是误打误撞&;&;因此眼下她出的这个主意,未免有些冒险。

  陆婷姝有些惊讶,有些疑惑:“你真确定他能行?好吧,便算是他能行,那陆文强今年可都十三了,他那么小的孩子哪里打得过人家?”

  “即便他的小厮和书童能帮他忙,却也不敢轻易动那位九少爷根汗毛吧?陆文强那嫡母可不是个省事的,平日里不待见他归不待见的,可若是他被咱们家小厮打了,那泼妇岂不会跑到咱们家来撒泼打滚儿!”

  “若指望你二婶娘家的大哥三哥帮忙,万你大哥他们又放学晚了呢?”

  陆清宁听罢这些话,当真是又急又恼,真想立刻便冲到二少爷陆文博那里去,将他顿臭揍,再去五老太爷家将那陆文强打个半死&;&;

  都怪她,来了这两个月,总是遗憾这个顾忌那个,她怎么就不想想,前世的身份不能在这世当饭吃!与其抱着早就死掉的前世不放手,还不如这世好好利用已有的思想,只要有脑子在,还怕遇上何事束手无策么!

  “若是有站得住脚儿的证据,三娘也不介意这会儿到老太爷跟前哭委屈喊冤去,可老太爷会信个哑巴丫头的手语么?”陆清宁垂头道

  “你又提醒我了,要么咱们娘儿俩往老太爷那里去趟,跟老太爷给六郎再求个妥当人跟着吧?老太爷不信哑巴丫头,总该信咱们娘儿俩不是?”陆婷姝也是实在没辙了&;&;叫陆文渊自己个儿防着倒是容易,可万与人纠缠时再伤了他自己,还不如不呢!

  陆清宁想要的便是姑奶奶与她同前往,当时便点头:“也只能如此了罢,只是劳烦姑母跟着受累,实在是令三娘不安。”

  “家人不说两家话!”陆婷姝干脆站起身来,这便催着往前院儿去了。

  她毕竟是跟着老太爷闯荡过几年,他老人家最近大刀阔斧的做这做那,她再明白不过了,她这个爹啊,是年岁大了便为过去的些事后悔起来,如今惦着赶紧改正,二也是为了谢家那个能出海的差事

  有这两个缘故摆在这儿,无论是哪样也容不得大房的子嗣出事,尤其是六郎这个大房唯的嫡子更不要说谢家来了人,眼下还住在陆家。

  而陆婷姝想得到的这些,陆清宁当然也想到了,否则她也不会想到老太爷那里只是她终究不甘心&;&;万老太爷只想在护着六弟的同时息事宁人,岂不是太便宜了陆老二陆文博!

  她若是主动对陆文博做些什么呢,比如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她倒是解了气,可老太爷不是立刻便知道是她做的?陆文渊是老太爷的孙子,陆文博也是啊,那老爷子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陆婷姝似乎看出她心头所想,先是长叹声,又低声劝慰道:“若是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击即中,便莫要胡思乱想了,最终难受的那个还是你啊。”

  陆清宁冷冷的眯了眯眼,抬头问道:“姑母,能叫梅妈妈帮我去外面买几个体质好的最好是会些功夫的小丫头么?”

  她绝不想再像今儿这般有心无力了!等她自己恢复身手,过程着实太漫长,若有那么三两个会功夫的人在身边,今儿这事儿还用叫陆婷姝知道?将丫头偷偷派出去随便做点什么,都够那陆老二喝壶的!

  第七十五章哭上门来

  谢家二老爷与二太太带着四少爷谢玉麟在天颖府陆家小佾人,今日便是告别回禹州的日子。

  谢二太太段氏到千叠院与谢氏辞行,将哭得泪人儿般的小姑搂在怀里好阵子劝慰,也终于松了手:“妹妹若是再哭,我和你哥哥干脆便不走了,腆着脸要你们陆家个客院常年住着,也省得你如此离不开我们,孩子般哭闹!”

  段氏实在恼恨小姑这般窝囊。早些年本琢磨着,小姑年纪轻时虽然懦弱,当了两个孩子的娘也便好了,谁知三娘大了又反过来护着她,使得三十岁的人了还不如个孩子!

  在陆家这七天,陆家大房的各项事宜全靠外甥女三娘里外打理着,段氏是越来越喜欢这孩子了,可越是如此,越觉得这样的女孩子不适合做次子媳妇于是老太太在他们临出门前交代的话,她到底也没说

  “三娘越大越懂事,手段又多又硬气六郎虽小,不论是读书还是做人比那十几岁的孩子还强些,你肚子里又怀上了个,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娘家人虽好,谁能陪你辈子!”段氏既恨又疼的嗔道。

  “你也莫担心你哥哥和玉麟,若是海路通顺,还不是越做越是得心应手若是不然,走过趟后只叫管事们跟船,又有什么危险的?你别听着应下你的成好似少些,多走上几趟,也足够你们娘儿几个锦衣玉食几辈子了!”

  谢氏不好意思的抹掉脸上泪珠&;&;装懦弱,装柔顺,日子久了几乎就变成了真的,也不怪娘家嫂子狠狠的骂她。其实她不过是想起书本上的记载,担心那大海变幻莫测罢了&;&;

  “叫二嫂说,真真儿是好像我嫌弃那成份子太少似的,吓得我哭都不敢哭了。

  ”谢氏咬唇笑起来。

  她才不在乎出海经商能给她赚回多少银钱!赚钱赚钱,还不是闺女儿子那两个不懂事的不迭声撺掇?她是担心兄长与侄儿的安危好不好!

  段氏闻言也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谁说你是嫌少了?我还不是怕你担心你哥哥和侄子的安危,赶紧说些别的给你引开,你若是当了真才是最没良心的那个,枉我白白疼了你场!”

  陆清宁与陆文渊代替谢氏将外祖家这众人送到陆宅大门口时,天色已经大亮。扶着二舅母段氏上了马车,再回头时,陆清宁便看见二表哥谢玉麟做的那几个手势,分明是叫她放心她的私房钱虽少,他也能尽心给她&;打理,帮她换回很大利益。

  七百多两银子,确实是少了些&;&;陆清宁回了谢玉麟个我很放心的微笑,不免垂头低叹。

  七百多两虽然不多,还不是她个人儿的,还有陆文渊攒下的两条小黄鱼呢&;&;那孩子心眼儿真不少,攒下碎银还知晓换成金子,既好携带又好掩藏。到底是有人教他,还是他有不同寻常的经历?

  “你的书童和小厮呢?方才便该喊着他们起出来送人车队走了你便可以直接去族学了,你可别告诉我不过是清早起来送送舅父舅母,便要再请日假!”她挽着陆文渊的手,不迭声发问。

  陆家虽然是知名的江南富豪,到底还是商户商户子弟考个秀才举人也许容易,若想改头换面走仕途,却往往太过艰难。

  而陆氏家族之所以在族学上耗费不少精力钱财,也并不是不懂这些,他们只是不想叫人太小瞧了商户子弟,在他们心里,哪怕只是个秀才名分便已经是全族的幸事了陆清宁和陆文渊的亲二叔,当年还考上了举人,老太爷的笑脸更是挂了足足大半年。

  至于陆文渊,似乎是老太爷口中最最有前途的那个据说比二老爷陆廷宇当年还聪慧否则也不会日日将他带在身边,下了族学还要亲自教导到深夜&;&;这是商学两不耽误啊。

  正因为如此,陆文渊每每想要贪玩都会得到各种督促,眼下陆清宁便是这样口口声声都是催他赶紧上学去,惹得他将小嘴儿抿得紧紧的,却又不敢说个不字。

  “你既是不说话,便是答应了立刻上学堂去,我这便随你起去渊园,喊上你的小厮和书童再将你送出大门口。”陆清宁含笑说道,挽着他的手也越来越紧了。

  陆文博收买五老太爷家的九少爷陆文强要对陆文渊下手事,早几天便已经解决了。

  那天晚上,老太爷被陆婷姝和陆清宁的话气得大怒,却不用像她们样束手无策,当时便差人通知了五老太爷,将陆文强捆起来顿好打而那陆文强不过收了十两银子,便答应替陆文博做狗腿子,自然也是个没骨气的,立刻便招认了他是受人之托&&&&&&

  “三姑娘和六少爷这是打哪儿来?”姐弟俩离着渊园还有段路,正边走边说笑,便遇上了打老太爷院子里出来的孙姨奶奶,孙姨&盈盈给姐弟俩施了礼,笑着问起来。

  听说是才将谢家二舅老爷行人送走,孙姨奶奶的眼神立刻闪闪发亮。老太爷这几天可没少念叨,说谢家是陆家的财神爷呢,那出海的名额共两个,谢家便占了其中之,眼前这姐弟俩,往后更是不容小觑啊!

  就为了谢家二舅老爷上门来,老太爷前两日还专门嘱咐她,要抽空见见三姑娘,商量着将接回大姑娘之事再推迟推迟好巧不巧,今儿便与三姑娘遇上了,还省得她费尽心机寻思如何上门去张这个口了。

  陆清宁也看出了孙姨奶奶似乎有话说,方才答应的将陆文渊送到大门口也就作罢,只叫身边跟着的水草快步去渊园,将他的几个小厮书童喊出来,再替她送人出去。

  “婢妾找三姑娘&&&&&&并没有太重要的事儿,只是老太爷前日说了,大姑娘住的庄子上倒比城里凉爽些,不妨叫她在庄子上避避暑,等天气凉爽了再回来也使得。”

  孙姨奶奶自己说着说着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前些天老太爷还催着问,接大姑娘回来的事儿可定下了没,这会儿突然便换了口风&任谁听不出这是给谢家拍马屁示好?

  “还是祖父想的周到,惹得我都怪羡慕大姐姐的,能在山清水秀的庄子上避暑&&&&&&”陆清宁笑着回答道,也算是给了孙姨奶奶个安慰。

  这位姨奶奶就是个传话儿的而已,何必叫人家为难老太爷又是这个家的大家主,他怎么说都是对的&都是最最有道理的,这事儿怎么看都分明是为了太太谢氏好,她凭什么再质疑老太爷摇摆不定?

  何况她才不管老太爷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要不在太太怀着身孕时不停的添乱,她就念阿弥陀佛了如果非得说老太爷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这也是商人的本性无可厚非不是么。

  如今已经是六月初了,四姑娘陆清雅的禁足日期已满,前两日才将她放出来,她便闹了场,会儿说清雅园的窗纱颜色太陈旧&会儿又说拨给她的夏装全是姑娘们挑剩的&;&&&

  住着几位姨娘的那个偏院,最近几日亦是危机四伏&前些天之所以没闹出什么事来,也是陆清宁早早派高妈妈去下了令,太太的娘家人在时,哪个敢惹事决不轻饶。

  现如今呢,太太的娘家人已经告辞离开了,谁知道踏雪苑会不会立刻发难!如果现在再张罗接回大姑娘,陆清宁真的不敢肯定就不会出差错,毕竟她已经不是前世的那个特工了,在眼下这个陆家,她要人脉没有&要功夫要体力也都还没练出来!

  因此她跟孙姨奶奶说的这些话,还真是发自内心的感激老太爷。

  只要不叫很多事儿赶在起,她还是有把握样样处置的&;&;等会儿告别孙姨奶奶,她便要去趟清雅园&只因陆清雅口口声声要见她&还不知两人碰面会是什么状况。

  “本来婢妾还担心,三姑娘会不会埋怨婢妾出尔反尔,今儿催着接人&明儿又说不接&&&&&&怪不得老太爷说三姑娘是个懂事的。”孙姨奶奶脸上的笑容更盛,又给陆清宁屈膝道了谢&便告辞离去。

  陆清宁望着孙姨奶奶摇曳的背影微笑摇头。老太爷的任何命令都是带着用意的,今天这次,不过是恰好对她们大房有利罢了,她才会说出如此懂事的话来叫孙姨奶奶听旦有天不是如此呢,她陆清宁还会不会如此做个应声虫?

  “哎呦我的姑娘啊,奶娘可找到你了!”苏妈妈呼哧带喘的声音从她身边响起:“大门口说是姑娘早回来了,垂花门那边又没看见姑娘进去,真把奶娘急坏了!”

  “怎么,有什么急事?”陆清宁皱眉看向奶娘。若是有急事找她,完全可以叫稳儿转儿出来啊,怎么劳烦奶娘自己跑出来了!

  “于姨娘跑到姑娘院子门口跪着哭呢,守门的童婆子再三跟她说姑娘出去替太太送人,现在还没回去,她偏偏不信,奶娘又出去跟她讲,叫她先回去,万事等姑娘回来再说也不迟,她也偏生不听。”苏妈妈急的不行。

  “她个姨娘,跪在姑娘门口哭算是怎么回事,她不要脸,姑娘还得要面子呢!”

  陆清宁叹气:“就这么点事儿,叫那两个小丫头出来找我也可以,奶娘何苦受这个累。”

  “姑娘莫提了,”苏妈妈脸怒气:“奶娘叫那两个丫头将于姨娘扶起来说话,于姨娘把将她们俩都推到了,怕是还得请郎中来给那俩丫头瞧瞧伤势!”

  第七十六章引蛇出洞二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