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假如三阿哥吃了绿豆糕(1/2)

加入书签

  宁芳虽然年少,却并不蠢笨,自从父母双双过世、自己的宿疾得以好痊,用了三年时间连级跳着念完了初、高中的六年,虽然成绩不是最好的,年纪也只比别人轻了两岁却也算不费力地考上了省内一所二流大学一本的外语系。也自从身体好了,她一直对自己那幅身体十分爱护,不累着、不饿着,睡足觉、困即眠,不挑食、舍花费,太极二十四式每日不断早晚各一遍。

  这里的一切看似平静,却时时刻刻在不知道的地方隐着一张张血盆大口等着让你消失。

  三阿哥明明只是个四岁的孩子,却能不明不暗的处理了一的奴才、震了整个紫禁城的嫔妃,这份可怕劲,现在想来,还让宁芳直打冷怵。

  里的小孩都这么早熟的可怕吗?……三阿哥,怕是不简单,如此明的一个孩子怎么哪都不去显摆偏在自己的永寿里演那么一出?

  宁芳毕竟不是里混的,虽然察觉出了什么,却并不能敏感地理清这里的那些是非。

  梨花开得很豪放,朵朵在烈日下枝头绽放。

  宁芳的心头却冷清清的。

  这是范晓萱版本,有点小资忧郁的情调,很适合一个人立在诺大紫禁城一棵梨树下、阳光虽灿烂却照不进一时孤独心间的女主

  “youaremysunshinemyonlysunshine

  你是我的阳光我唯一的阳光

  youmakemehappywhenskiesaregray

  当天空灰暗的时候你能使我快乐

  you'llneverknowdearhowmuchiloveyou

  亲爱的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pleaesdon'ttakemysunshineaway

  请不要让我的阳光离开”

  宁芳此刻的声线很低沉,仔细听来与范晓萱的声音虽不那么像,却透着更为孤独的迷茫。

  “大晌午的,唱什么洋腔洋调,没得糁着本阿哥。”

  三阿哥立在廊下,阳光与廊沿的剪影斑斑的印在他月白底深红夹褂繁琐的丝线之上,连同那张不那么可爱的脸也有大半隐在光暗里,显得那么遥远与深沉,更叫宁芳觉得是遥远的存在。

  三阿哥从廊里走下来,立在阳光下,宁芳顿觉呼吸顺畅多了。

  原来自己刚才见到三阿哥的霎那,连呼吸都忘记了。

  三阿哥躯前两步,停在宁芳五步远的地,行了个皇子对皇后的大礼:“皇儿给皇额娘请安,皇额娘吉祥。”他的礼很标准,但那咬着的腔调却能听出倔扭来。

  玄烨听到皇后的笑声,那笑声顿时打破了原本她周身散发的令玄烨不快甚至心酸的意境,心神也不免轻快起来,不等宁芳叫起就自己立了起来,上前拉了宁芳即往正殿而进:“快点进去,这么大的太阳,也不怕晒成干鱼没得被皇阿玛嫌弃。”刚刚那股子孤寂立马消散于无形。

  宁芳满面嫌弃:他嫌我?我还嫌他呢。

  两位主子进了屋,素心领了一群小婢奴才们冷帕、湿巾的侍侯好,便取了些自己做的南方小点心供了上来。

  “这是什么?”

  那不过是最普通的绿豆糕。宁芳吃不惯清里满人的吃食,又不敢大动作地改了皇后的菜单,正好素心本就是杭州姑娘,也会做这绿豆糕,宁芳便叫她试了试。现在基本上正餐吃的都不多,而且里一天只有两顿,各里也没有小厨房。素心做的这些绿豆糕就成了宁芳的干粮随时备用。

  “回三阿哥,这是南方的吃食绿豆糕,是用绿豆子磨成粉和着面做成的糕点。”

  素心虽然会做,但那成品卖相却很差。宁芳见三阿哥一脸的考量,也不去理这小屁孩,自用手夹了一块送入了口。

  “素心……味道还是不错的……以后里要是进了南方厨子你向他学个卖相,等以后里待不住了,在北方开个糕点铺子也是可以养活我们俩的。”

  三阿哥目视着皇后一时间七八块已经下肚,于是端了盘子在手里:“这天还不热,绿豆是寒食,少吃为好。”

  宁芳正想反驳,眼色在三阿哥瘦硬的面上一转:“那不行,看着这东西我就想吃。”

  三阿哥皱了皱眉,取了盘中剩下的三块中的一块:“那我勉为其难的帮你解决了,免得你惦记着。”

  宁芳见三阿哥动了口,心慰而颜:“味道如何?……还不错吧?……夏天吃什么都腻歪,吃点这个是不错的。”

  素心见三阿哥放下了盘子,细嚼着手里的那块,也知这里不需要她了,出了内间歪在近外门的小凳子上做绣工。

  “味道马马虎虎,有点甜了。”

  “你是没吃惯,吃惯就行了。”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