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瑾之好——讨厌的秦越北(1/2)

加入书签

  于瑾似是察觉到了叶于琛脸上的落寞,陡然吐了吐舌头,敬了一个不算标准的军礼,“大哥,情路漫漫而修远兮,你将上下而求索啊!加油!我是你坚强的后盾!”

  “......,走吧,别让津南他们等久了。农”

  “叶首长,请叫我叶副官。”

  “......,疯丫头。”

  ......

  两兄妹一路说笑着,倒也没察觉到堵车时间难熬,很快便到了御品,走进了周津南特设的包厢内遏。

  可甫一进门,于瑾便是呆住。

  心中生出一种,再度被宿命缠绕的感觉。

  叶于琛看到面前的秦越天,微微皱眉,眉眼中皆是不赞同的情绪。

  于瑾身体里的每一分理智,都在告诉她,要转身离去,可身体确实朝前走了一步,“周大哥,苏大哥,杨大哥。”

  视线,直接掠过了秦越天让人看不出情绪的脸。

  可心中,却再度千回百转起来——他瘦了。

  心,再度因为他略显清癯的样子,被揪紧。

  酸胀难当。

  苏沐风起身,打破一室沉静,“于瑾终于回来了,我们这些做哥哥的自然要倒履相迎了。”

  于瑾微微一笑,“劳烦大家了,倦鸟归巢,迷途知返,实在太劳师动众了。我过意不去。”

  好一个.....,倦鸟归巢,迷途知返。

  秦越天握住水杯的手,紧了几分。

  周津南若有似无地一笑,目光从身边的秦越天移到于瑾那边,“于琛,既然来了,那就入席吧,我叫他们备了十足新鲜的食材,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于瑾落座,正对着秦越天的位置。

  她却不着痕迹地讲自己的视线范围控制得十分合适,并不多看他一眼,“周大哥,有没有我喜欢吃的菜?”

  “当然,”周津南起身,接过服务生手中的拉菲,走到于瑾身边,“你生日年份的拉菲,有人存在我这里很长时间了,今天总算能喝了。我们也算沾光。”

  有人......

  众人心里皆是一片澄明,这个有人指的是谁。

  于瑾张了张嘴,正欲拒绝,可旁边的叶于琛却是直接伸手,拿掉了她面前的酒杯,“喝酒误事。拉菲再好,也不适合于瑾。给她来一杯苏打水就可以了。”

  “嘿,没有你这样的,”周津南立刻不依,“那么于瑾的分量,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叶于琛承担下来,“津南,你最近好像很有时间?不如我们安排点其他事情来做?”

  “......”

  周津南立刻闭嘴,因为他知道,那是叶于琛在说自己多管闲事了。

  侍者很快上菜,缓解了一时的尴尬之气。

  到底是多年至交,气氛很快又活络起来。

  对面的苏沐风放下手中的刀叉,端起面前的红酒轻啜一口,“于瑾,旅行了这么长时间,有什么心得体会吗?”

  于瑾微微一笑,“怎么感觉我像小孩子一样,旅行完了,回家还要交作业啊?”

  众人皆是笑开来,只除去.....,对面的那个男人。

  于瑾收回自己的余光,悠悠开口,“心得谈不上,只是觉得许多事,回头看看,挺可笑的。慢慢地,也就不去想了,未来比过去更重要。”

  对面的秦越天猛然起身,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饮尽,“你们尽兴,我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他看向于瑾,“于瑾,欢迎回家。”

  于瑾的心跳猛然漏了一拍,依旧不受控制地,为了这个男人,漏了一拍。

  因为他的眼神,也因为他那一句,欢迎回家。

  可到底,今非昔比,她很快掩饰住自己眸中的情绪,对他轻轻颔首,“谢谢秦大哥。”

  一声秦大哥,便是在提醒秦越天,他在自己心中,与旁人已是无异了。

  聪明如他,自是明白她的意思的。

  <

  秦越天淡淡一笑,转身离开了包厢。

  门徐徐合上,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倏变。

  拿出手机,他找出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然后面无表情地发出两个字——

  “收网。”

  一分一秒,他都不想再等下去了。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聚会的气氛,因着周津南在场,倒也没有冷下来。

  只是法国菜吃得有些久。

  于瑾拒绝了叶于琛送自己回家的提议,独自驱车,来到老宅。

  手机却在她停车的那一瞬间,乍然想起,上面跳跃着的名字,让于瑾皱眉,却到底还是接起。

  “于瑾,”谭美云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地透着沉稳的矜贵,“你回来了?”

  于瑾握住手机的手一僵。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地呼吸自由空气

  所以她才会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到处旅行,可没想到,自己到底是谭美云五指山里的那只猴,一举一动,概莫不能逃过母亲的眼。

  “于瑾?!”

  没有得到回答的谭美云提高音量,“在听妈妈说话吗?”

  “我在,妈妈。”

  她甚至开始怀疑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