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瑾之好——你怎么会在这里?!(1/2)

加入书签

  到老宅的时候,只听得徐妈说奶奶已经睡下了。

  这让三个人着实松了一口气,偷摸着往楼上走。

  “我房间里有备用的药箱,去我房间里处理一下把。”

  于瑾领着凌菲和党天蓝进屋,啪地一声打开房内的灯,三个人却在同时被窗边的一个人影吓得差点尖叫遏。

  “你怎么会在这里?!”于瑾首先镇定下来,看着远处的秦越天。

  “于瑾”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回来。

  “你是怎么进来的?”问完这个问题,于瑾就后悔了。

  这个军区大院,只怕他比自己还要熟,小时候就已经爬过无数次了,还需要问他怎么进来的吗?

  “于瑾,我们谈谈?”秦越天眼中皆是落寞,他慢步走向于瑾,似是没看到其他两个人的存在一般。

  “秦先生,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

  于瑾冷冷地看着他,“麻烦你出去。”

  “于瑾,不要这样。”

  “哦,我忘了说,”于瑾心中升起一股几近残忍的快意,“你家秦太太,刚刚和我碰面了。她来,宣誓她的主权的。”

  秦越天的瞳孔猛然一缩,“她去找你做什么?”

  凌菲轻咳一声。

  这个秦越天,简直就是叶于瑾命中的劫。

  逃不掉,躲不过,挣不脱。

  “于瑾,我和天蓝先出去,你们先谈谈。我们就在隔壁书房,你有事随时叫我们。”

  说罢也不管于瑾愿不愿意,直接拿了医药箱就拉着党天蓝出了房间,还不忘体贴地帮他们关上房门。

  关门声传来,于瑾本能转身,拉开房门想要出去,却被身后之人一把抱住。

  不长不短的距离,她甚至都没看清他是怎么样过来的。

  温热的怀抱,熟悉的气息,坚韧的胸膛,让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沉沦。

  可是,不能

  于瑾不怒反笑,连挣扎都忘记了,只静静地站在原地,“秦先生,你这是作何?”

  “于瑾,”疏淡的秦先生三个字刺痛他的心,秦越天埋首在她香肩之上,声音里是浓重的疲惫感,“我很想你”

  于瑾心尖一抖,心跳漏了好几拍,却咬牙提醒着自己,不能再上当。

  冷冷地笑着,她没有回头,“这句话,你是不是说错对象了。你看清楚,我不是蒋会颖。”

  秦越天身体一僵,扳过她的身子,仔细打量着,“她去找你做什么?”

  她笑了笑,一把将他推开,“你放心,我没有为难她,倒是她,咖啡馆里能砸的东西,顺手全砸了。表现精彩得不得了,给你秦公子长脸了。”

  话言话语,像一个火辣的巴掌,扇到秦越天脸上。

  “于瑾,你知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于瑾抬手,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秦先生,我对你的本意不感任何兴趣,我也永远不会再感兴趣,现在请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不然我的咖啡馆可能会保不住,谢谢。”

  秦越天拧眉,“她说什么了?”

  于瑾噗嗤,讽刺极了,“你的妻子说什么,应该你回去问她,而不是来问我这个外人。”

  “于瑾”,秦越天伸手,将手背递到她面前,上面的戒指,却是刺痛于瑾的眼,他垂眸,低低道,“于瑾,这个戒指,对我来说,是万重枷锁。我这里,”

  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我这里的妻子,从来只有你一人。我们在神坛上发过誓,你忘记了吗?”

  忘记?

  于瑾的眼中迅速升起一层水膜,她努力地不让自己声音颤抖,“秦先生,背叛誓言的人,不是我。”

  “于瑾,我”

  婚礼那天,她倔强又绝望的眼神,让他心痛,又心怜。

  于瑾沉默地

  看着他,“秦先生,你走吧,如果真让人发现你在我这里,那么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看在我们以往的那些情分上,你就高抬贵手,不要让我背负第三者的骂名了。”

  如一湖冰水,落在炙热的火焰中,秦越天的心里,发出滋地一声,然后青烟四起,心中涩然一片。

  见他不答,于瑾心中怅然,却也深知无法再留人,她走到窗边,伸手推开窗户,目光清冷地落到后院那一棵洋槐上。

  耸入云霄的枝桠,繁密的树叶,清甜的花香

  几年前,他在这里接住自己,或许就是一个不该开始的开始。

  那么现在,就让一切,在原地结束。

  “秦先生,你请回。”

  秦越天转身,却是不能回神。

  第三者的骂名,他如何舍得,让她去背负?

  可是,就此放手,他自问做不到。

  走到于瑾身边,他

  才缓缓地拉起她的手,不顾她掌心的寒凉,有些急切地放在自己胸口,“我的秦太太,永远只有你。能感受到这里火热心跳的人,也只有你。”

  于瑾倏然一震,随即又暗笑自己傻。

  他的情话永远是精英级别的,他的眼神永远是深情款款的,他的表情永远是打动人心的,可是,自己得到的,又是一些什么?

  欺骗,屈辱,伤心,绝望,然后,是一塌糊涂的生活。

  此刻,脑子里的声音,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她,这样的人生,她不需要。

  猛地用力抽回自己的手,于瑾指了指窗外,“秦越天,你这样,我会越发看不起你,你走吧。今天我就当你没来过。”

  “于瑾,等我三年。”

  “”,于瑾生出无力感,“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

  “三年。”他定然地看着她,“一千天,我说到做到。”

  那么笃定的样子,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

  于瑾突然不可遏制地笑出声来,笑到弯腰,笑到眼角都温热的液体渗出,她才缓缓站直,“对不起,我叶于瑾的原则里,没有等一个有妇之夫的概念,更加不会随意做出这种荒唐的承诺。别说三年,就是三天,三小时,三分钟,三秒钟,我都不会再给你。”

  她看向他,眸中带着报复的,几近残忍的快意,“我嫌脏。”

  如同利刃,直插心脏。

  秦越天以为自己已经痛到了极致的心,却是因为她轻轻短短的三个字,再度痛不可挡。

  深邃眼眸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