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页(1/2)

加入书签

  事实上他才刚刚提了这个建议,安德烈就头也不回地去找天选。压根没想过天选凭什么要帮他这个忙。

  果不其然,阮望舒冷冷地看着他们:“天选从不帮忙找人。”

  中年男人露出为难的神(shubaoinfo)色,他缓慢地把阮望舒的意思比划着告诉给了安德烈。安德烈默(zhaishuyuancc)了默(zhaishuyuancc),从随身携带的破背包里取出一把银白色的长刀。练余筝看到这刀,双眼一亮,安德烈将刀递给她。

  “竟良道具,换,告素我,她在哪里。”

  练余筝试了下这把刀,扭头道:“头,是个好东西。”

  阮望舒点点头:“你要找谁?”

  安德烈:“慕会学。”

  阮望舒一下子没听明白:“你说谁?”

  来华夏这么久,安德烈的中文也有了一点长进,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慕、回、雪。”

  “噗咳咳……”

  众人齐刷刷转头看向傅闻声。

  傅小弟赶忙道:“别看我,我就是被口水呛着了,没事、没事。”他真的不认识慕回雪!

  下一刻,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破开空气,凌厉地砸到他的眼前。安德烈沉闷的声音低低响起:“她在哪。说,窝给你,好东西。”明明是恐吓,因为这怪异的口音,怎么听怎么有种搞笑的意思。

  傅闻声紧张地握紧手指,正在这时,一道含笑的女声从他们身后响起:“原来就是你们一起在找我?找我就算了,不要恐吓那个小朋友了,他真以为你会杀了他,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哈哈。”

  傅闻声特别想反驳自己压根没想尿裤子。

  安德烈没听懂女人的话,但他收回手。他慢悠悠地转身,看向那个坐在大树上的年轻女人。良久,他闷闷地说道:“慕回雪。”

  慕回雪微微一笑:“是我,找我什么事?”

  安德烈沉默(zhaishuyuancc)片刻,道:“堆不齐,窝要杀了尼。”

  下一刻,一道黑色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冲上道路。那刚猛的一拳砸在树梢上,大树剧烈震颤,竟被一拳砸裂,劈开成两半。慕回雪矫捷地跳到水泥地上,单手撑地,长马尾甩到脑后,抬头看向对方。

  她没有生气,而是定定地看着对方。开口时,竟然是流利的俄语:“你是认真的?”

  安德烈愣住,似乎没想到对方居然会俄语。他用俄语回答:“对不起,但我一定要杀了你。”

  嘴角翘起,慕回雪拔出腰间系着的红色长鞭:“我接受你的挑战。”

  与此同时,黑塔,幻想之河。

  两个外国玩家没听说过华夏的河神(shubaoinfo)故事,唐陌和傅闻夺不可能不知道。唐陌看着这三瓶不同颜色的香蕉酒,道:“只有选择正确的香蕉酒,才能离开这里?”

  河神(shubaoinfo)先是点头,又摇头。他用手指着面前的三瓶酒:“诚实的孩子,离开这里不需要香蕉酒,需要的是另一样东西。而现在,是你们该做出选择的时候了。到底哪一瓶才是你们丢失的香蕉酒呢?”

  话音落下,黑塔的提示声立刻响起——

  “叮咚!触发主线任务‘幻想之河的金银香蕉酒游戏’。”

  “游戏规则——”

  “第一,拿着真正的香蕉酒,并离开幻想之河,就可以通关游戏。”

  “第二,酒瓶和酒水并无关联。金色酒瓶里也可能放着银香蕉酒。”

  “第三,金香蕉酒和银香蕉酒中,金色酒瓶可以作为船,驾驶它可离开幻想之河;银色酒瓶可作为指南针,找到离开幻想之河的正确方向。”

  “第四,每人最多只能选择一瓶酒,同一瓶酒最多可被四人选择。三瓶酒被选择完毕后,需要确认使用。一旦确认每瓶酒的使用方式,则不可再更改。”

  “第五,选择错误的使用方式,比如把真正的香蕉酒当作金香蕉酒使用,则小船无法行驶,真正的香蕉酒也作废。”

  “第六,该游戏采取通关人数限制模式。当通关人数为一人时,该玩家可获得困难模式奖励;当通关人数为两人时,可获得普通模式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