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页(1/2)

加入书签

  “这是哪里来的?”温峤家境殷实,都没一下子见过那么多的银子,“你们去拦路抢劫了吗?”

  王弥很不高兴:“是啊,在你眼里,我们就是只能gān这种勾当。”

  好吧,王弥确实是落草为寇过,在长广山当盗贼时,在青州人称为“飞豹”,盖因他每次都掳掠的很有计划,快如闪电,又从未失败。

  但那是历史上王弥离开洛京后的事情,如今他还没有被迫离开洛京,自然也没有走投无路到去当盗贼。

  温峤听出了王弥的气话,赶忙道歉:“我就是这么一说,全无揣度恶意,还请王兄不要介意。”

  王弥没想到温峤真的道歉了,眼睛睁大,嘴微张,也道歉道:“我不也怀疑过你绑走了大钱?是我的错。太冲动了。根子你告诉他们吧。”

  根子就是木艮的小名,他是先有的根子这个名,才有了后面木艮这个有名有姓的新名字。

  “这是之前大哥接到的一个赚钱的生意。有个管家似的人,私下里悄悄找上了大哥,说有个恶商,设套让他们家郎君欠下了天大的赌债,郎君给了钱,他们却翻脸不认人,要bi郎君的嫡女妹妹嫁给他。身为世家的郎君不愿受ru,但又实在是走投无路。好不容易才从别人那里打听到大哥有侠肝义胆,便想请大哥想办法拿回这笔钱,他愿意给大哥十分之一做酬劳。”

  卫玠一愣,总觉得这个故事有些许的耳熟,他是从哪里听来的呢?

  “这笔钱昨天大哥才得手,还没来得及jiāo接。晚上温大哥又来信已经找到人愿意状告庾敳,我们就想着今天先拿钱吃顿好的,再联系雇主。”

  结果好的没吃到,反倒是吃了一嘴飞来横祸。

  “是那恶商派的人吗?可是他没道理知道到底是谁拿了他的钱啊。”

  “非也。”卫玠摇摇头,他差不多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故事主角是他知道的那个毫无德行的郎君的话,“你们知道那郎君是谁吗?哪怕是个姓氏那也好。又或者大致住在那条街上,有没有什么显眼的家徽之类的。”

  王弥很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最后依稀记得那管家离开时,被人叫了声,裴家的大管家:“我只知道他的主家有可能姓裴,这算是线索吗?”

  裴姓氏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