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页(1/2)

加入书签

  “恩?”这回轮到晋疾医懵bi了。

  拓跋六修笑出了声,有些笑话,只有他和卫玠能懂,而他爱死了这种感觉!

  于是,还是那句话,不管净检法师处于什么原因帮助了卫家,卫玠都要表示感谢。他扔下晋疾医,独自折返回了禅房。

  禅房早已经人去楼空,没了净检法师的踪影。

  只有桌子上留下了一张墨迹未gān的信笺,写着四个字:“不足挂齿。”

  卫玠吃惊的看向拓跋六修。

  拓跋六修倒是接受的很淡定:【这个世间能有你我,自然也能有其他高人。】卫玠的世界早就玄幻了,拓跋六修其实也很不能明白卫玠为什么还在坚信着科学。

  在他们回去的路上,卫玠真的遇到了一个熟人——裴修。他也来看了卫熠的法事,却躲在人后,不敢露面。

  碰上卫玠时,两人都很诧异。因为他们都选择了人迹罕至的小路,结果这样都能碰上。

  卫玠也立刻开始了净检法师的任务——劝裴修放下。

  裴修却放不下,要是能,他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他对卫玠道:“那天不是我不遵守约定,没去见你阿姊,而是发生了一件事,她听后一定会理解我的。”

  “何事?”卫玠不买账。

  裴修娓娓道来了他的故事:

  前面说过的,嵇绍的侄孙嵇舍,得了个虎(fuguodupro)头虎(fuguodupro)脑的可爱儿子,如今才十个月大,嵇绍才说了,前些日子孩子病了,如今又好了。

  嵇绍说的其实比较简略,孩子是忽然得了腹泻症,上吐下泻,数日不止,请了多少疾医都没有办法,差点就夭折了。最后,稽舍死马当活马医的给孩子喂了一剂五石散,孩子就起死回生、转危为安了。稽舍还特意写了一篇《寒食散赋》,对五石散大赞特赞,称其为“伟斯药建之入神(shubaoinfo),建殊功于今世”。

  “所以?”卫玠听完故事后还是不买账。

  “所以五石散是好的。”裴修迫切的解释到。这样他也就不用在阿娘与卫熠之间左右为难。

  卫玠叹了口气,五石散的好坏,与裴修的失约毫无关系好吗?而且……:“它能治一种病,并不代表它能治全天下的病。而且你根本没有明白我阿姊当日话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