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金剑山庄 第02回 桃花先生(1/2)

加入书签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b'.'e'第&#*站

  &“);

  ('  柳天石怔呵呵的盯着白衣女子,看她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却长得修娥慢脸,冶艳如仙,再衬着一身香娇玉嫩的肌肤,直教人看得目乱心迷,神摇魂荡!

  自那白衣美女进来后,就不曾向柳天石望过一眼,直到她坐下,才慢慢抬起眼睛,瞧着柳天石微微一笑,说道:“久闻柳庄主大名,幸会,幸会。”

  这时,柳天石的视线正落在白衣美女胸前,正被她一对丰满挺拔的玉峰吸引住,骤然听她开腔说话,立即回过神来,连忙应了声:“不敢!”

  白衣美女早就发现他那色迷迷的目光,只是佯作不知。其实对男人这种炽热的眼神,她已见得多了,岂只柳天石一人。

  柳天石暗暗骂起自己来,心里在想:“我已年过半百,竟然会被她迷得一塌糊涂,当真惭愧之极!但人生在世,确也难得一遇这等绝世的美色,多看两眼,亦是在所难免!”接着向她问道:“老夫贸然到访,请莫见怪!敢问可否见告芳名,今夜逗引老夫来此,不知有何用意?”

  白衣美女道:“小女子姬媔柔,因奉咱家主人之命,特意邀约柳庄主上船一叙,不礼之处,还望柳庄主见谅!”

  柳天石听了她名字,将目光移向姬媔柔的眼睛,见她目若点漆,柔媚如水,心下暗暗赞叹起来:“果然长得蛾眉曼睩,确也称得上这个‘媔’字!”接着仰首打个呵呵,笑道:“姬姑娘邀请客人的方法,当真是与别不同!看来,刚才光临敝庄的贵客,正是姬姑娘了?”

  姬媔柔轻轻一笑,单刀直入:“正是小女子,只要柳庄主答应咱家主人一件事,我可以向庄主保证,刚才贵庄所发生的事,我绝对不会与第三人说。”

  柳天石点头笑道:“老夫终于明白了,似乎姬姑娘早已在本庄守候多日,等待着今晚这个机会,老夫可有说错?”

  “我不敢否认。”姬媔柔微笑道:“不知柳庄主意下如何,可否帮咱们这个忙?”

  只见柳天石摇头一笑:“老夫万没想到,姬姑娘竟会如此看重老夫,敢问你家主人如何称呼?老夫可不能什幺都不知道,随随便便就答应姑娘。”

  姬媔柔道:“很对不起,咱家主人的名讳,暂时仍不能告诉柳庄主。若然柳庄主肯点头应承,早晚都会知道他是谁。”

  柳天石心里暗暗骂道:“好大的架子,老夫纵横江湖几十年,从没遇过这等打鸭子上架的事,我倒要看看你们弄什幺玄虚!”当下问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再多问。姬姑娘,到底要老夫帮忙什幺事?且说来听听。”

  姬媔柔明眸善睐,张着一对美目,在柳天石脸上打量了一会,方缓缓说道:“据我所知,柳庄主和香蕊宫向来交好,应该不会错吧?”

  “不错。”柳天石眉头轻轻一紧:“香蕊宫乃江南一大门派,隽誉近百年,只要在江湖走动的白道朋友,大多都有和香蕊宫来往,岂只是老夫一人。”

  姬媔柔轻笑道:“这个我都知道,但我更知道,柳庄主和香蕊宫的关系可不比一般!阁下和太湖水帮帮主单超却是管鲍之交,江湖上无人不知,而这位单大爷,正是香蕊宫花宫主的男人,这都是事实吧,对吗?”

  柳天石点了点头:“确是如此,但这些事情,在江湖上已经不是什幺大秘密,早就众所皆知。”

  姬媔柔嘴含微笑,又道:“可是,三年之前,湖州黑虎帮大闹香蕊宫一事,江湖上知道的人,恐怕就不多了!”

  柳天石微感愕然,心想:“那年黑虎帮乘着花映月不在,突然夜犯香蕊宫,其时宫里除了雪姬和十多名高手外,余下的都是宫中二三代弟子,根本难以抵挡黑虎帮大伙人马,幸好当时我和马超在场,才把敌人杀退,不致有重大伤亡。”

  又想:“事后,花映月认为此事来得突然,相信是和某一件事情有关,须得暗里探查清楚当中真相,便下令宫里众弟子严守秘密,绝对不可把此事向外宣扬。而黑虎帮事情失败,还死伤了数名好手,更加不会向外传扬,要是让人知道他们夜袭香蕊宫,只会惹来白道中人大举反击,黑虎帮当然不会自找麻烦。既然如此,这样秘密的事情,她又怎会知晓?”

  姬媔柔接着道:“自从那一役后,花宫主瞧着阁下这个功劳情分,自然对柳庄主刮目相待了,我可有说错?”

  柳天石却不回答她,一笑道:“姬姑娘过奖了!你家主人费了这幺大功夫来要胁老夫,莫非是和香蕊宫有什幺关连?”

  姬媔柔颔首道:“正是。但‘要胁’这两个字,小女子实在不敢!只因为柳庄主和香蕊宫的关系,正好是咱们最适合的人选,所以才请阁下帮这个忙。”

  柳天石冷笑一声:“说话倒也好听。或许姬姑娘还不知道,老夫平素最是讲究一个‘义’字,若是此事不违江湖道义,彼此大可商量商量,倘若是对香蕊宫有什幺不利的事,老夫可就无能为力了!”

  姬媔柔道:“柳庄主可以放心,咱们并非黑虎帮,不会做出这等愚蠢的事,更不是要阁下行刺香蕊宫宫主。”

  柳天石沉着嘴脸道:“若要行刺香蕊宫宫主,我自问没有这个能耐,便是老夫想做也做不来。花宫主年纪虽然不大,但功力之深厚,实在不下武当掌门逍遥子,江湖上能胜过她的人,目前又有几个!”

  “这确是事实!”姬媔柔微微点头,续道:“今次我要柳庄主帮忙的事,决计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想柳庄主为咱们前往香蕊宫一趟,待在花宫主身边,帮咱们打探一些事情。”

  柳天石听得眉头紧蹙,暗道:“原来要我到香蕊宫作奸细。”问道:“你们想打探什幺事情?”

  姬媔柔道:“我得到消息,花宫主近日突然调派大量弟子前去湖州,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是要向黑虎帮一雪前仇,但咱家主人并不是这样想,内里定有其他目的,但究竟他们目的何在,现在还不大说得准……”

  柳天石立即截住她话头,接口道:“所以就想老夫作你们内应,在花宫主身上探个清楚,可对吧?”

  姬媔柔点头道:“正是为了这个原因。据知令公子现时正在香蕊宫,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以柳庄主和花宫主的交情,只要阁下肯到香蕊宫作客,就算花宫主不用柳庄主参与大事情,相信阁下多多少少都会探到一些内情。”

  柳天石仰天大笑:“你们对香蕊宫的事情倒知道不少,既然你主人有这个本事,又何来需要老夫帮忙。况且老夫向来吃软不吃硬,更不曾受别人要胁过,姬姑娘认为我会应承吗!”

  姬媔柔轻轻一笑,道:“但我很有信心,柳庄主一定会帮这个忙。难道就不怕咱们将阁下刚才的事泄露出去,这个我可不相信。”

  柳天石提起茶盅,吃了一口,笑道:“老夫当然害怕,但有一件事,姬姑娘应该会相当清楚,一个死了的人,是绝对无法说出半个字来……”说话方落,只见柳天石将茶水拨向半空,在水滴上连弹了四指,四点水珠如箭一般,分别射向左右两旁四名美女,瞬间便封了她们的穴道。

  姬媔柔淡然笑道:“好俊的功夫!”旋即玉手一翻,微听得“嗤嗤”数声,四道指气同时射出,已解了四人的穴道。

  柳天石确没料到她有这等功力,知道今晚是遇上劲敌了,当下不敢怠慢,运气立掌,一股强劲的掌风迳往姬媔柔劈去。

  兔起鹘落,倏忽间已见姬媔柔从椅子上跃起,犹如陀螺一般,身子直立旋转跃上半空,掌风自她脚下猛然掠过,击得椅子木屑纷飞。柳天石恐她反击,蓦地站起退了一步,眼见一掌未遂,二掌又再推出,瞬间连环数掌,全被姬媔柔如魑如魅的身法廑廑避过!

  柳天石心下吃惊,他又何曾想过,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子,竟然会有如此身手,便在他一怔间,正好给姬媔柔有隙可乘,纤指霍然弹出,一道雄厚的指劲冲破了柳天石的防护,正中他肩膀中府穴。

  姬媔柔从半空缓缓落下,站在柳天石跟前,嫣然道:“柳庄主,可得罪了!”

  柳天石骤觉穴道被封,浑身无法动弹,自知这个倒栽葱可摔得不小,只得“哼”了一声,心里暗忖:“光是这个丫头的武功,在江湖上大可在顶尖高手之列!这样来看,她们的主人岂不是更厉害!像她这样武功高强,人又标致的美女,我怎地从没听人说过,而她的主人又是何方神圣?”

  姬媔柔浅浅一笑,柔声道:“柳庄主,依我看你还是答应咱们吧,况且你还有痛脚在我手中,便是你不顾名声,断然拒绝,亦只会招来更大祸害。小女子不妨与你说,咱家主人的脾性向来就不好,一但触怒了他,恐怕连令公子都有麻烦,这个又何苦!”

  柳天石听见,心头不禁一凉,他行走江湖这幺久,可说是见惯大风大浪,生死对他来说已经看得甚轻,但柳青却是他的独生子,又岂能祸及于他。一想到这里,柳天石不由暗叹一声!

  姬媔柔一直盯着他的表情,知他心里正在摇摆不定,又道:“咱们知道柳庄主富比陶卫,绝对不会为金钱所动,这点咱们都相当明白。为了答谢柳庄主的帮忙,咱家主人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