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芝兰玉树 第10回 山东白侠(1/2)

加入书签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b'.'e'第&#*站

  &“);

  ('  柳青插进一个奇紧窄小的仙人洞,只觉里面油滑一片,每一抽提,膣内便生出一股强大的收缩,将整根肉棒勒得酥麻甘畅!再看眼前美人的娇颜,在他强猛的抽戳下,却是一张颦眉蹙额的难耐表情,既可爱又诱人!

  “筱儿你真是很美,那个花翎玉能够得到你,简直羡煞了天下男人!”柳青看着如此艳色绝世的美人儿,不禁心头发热,棒下毫不留情,记记尽根。

  “啊!再这样下去,人家……人家真会快活死了……”南宫筱情痴痴的看着男人,玉牝微抬,承受着他的冲刺:“抱我,人家想……想你抱住我……”

  柳青一笑,俯身趴在她身上。南宫筱伸手搂住他头头,在柳青脸颊亲了一口,嘴唇贴着他耳边,低声道:“你今天怎会这样动兴,每下……都这幺用力……要筱儿,真想插坏人家才开心吗……”

  “谁叫你一声不响便离宫,一去就是十几天。”

  “筱儿不是回来吗!对我说,这段日子你可有想着我?”南宫筱轻轻抚着他的脸,温柔地问。柳青一笑点头,南宫筱又亲他一下:“你对筱儿真好,不枉我一回到香蕊宫,时间就来见你!”

  “听你这样说,难道你……还要去见其他人?”柳青皱起眉头:“莫非是去……是去见那个冷秋鹤?”

  “嗯!”南宫筱点下头,凝望着他:“你想知,人家就说你知,但不准你生气!其实,筱儿在给你之前,已经……已经和冷公子做了好几次,而他和你在我心中,都是筱儿心爱的男人,今天我回到香蕊宫,又岂能不去见他!”

  柳青的眉头皱得更紧:“这样说,你们见面后,想必会……”

  还没待柳青说完,已见南宫筱微微一笑,接着轻轻点头:“相信会和现在一样,筱儿同样会脱光全身衣衫,让冷公子来抱我,让他下面插进筱儿的身体!若然你觉得无法忍受,打后不再要筱儿,人家也不会怪你可是在筱儿心里面依然不会变,你仍是我的男人,仍是人家心爱的男人!”

  一连串淫荡露骨的说话,登时惹得柳青欲焰昂扬,心中又怒又妒,当下运劲于棒,疯狂疾捣,弄得南宫筱不停娇啼啜泣,快感一浪接一浪。

  “啊!柳青……”南宫筱箍定男人的脖子,拱起腰肢,只望肉棒弄得更深。

  柳青听着美人如诉如泣的呻吟,着实迷人之极,心中如何舍得这个绝色佳人!况且他是个有妻室之人,而南宫筱亦快要嫁与花翎玉,她就是再美再好,相信亦难和她长相厮守,不由暗自叹了一声!

  南宫筱只觉龟头下下至底,捅得花宫乱颤乱跳,却又美得销魂,只得攀住男人的臂膀,哀声道:“你这般发狠,害得人家好想……好想泄,啊……不要……不要磨那里面,求你用力顶住它,让……让筱儿泄……泄给你……”一话甫落,深处连番抽搐,玉液滔滔不绝,一浪浪涌出,直浇向柳青的龟头。

  柳青给那暖流一冲,马眼倏地张开,几乎便要射精,一惊之下,赶忙拔出阳具,连着膣内的汁液,顺着势头拖扯而出,弄得褥子湿了好大一片。

  南宫筱正自美得神昏意乱,顿觉阴道突然一空,忍不住叫出声来:“不……不要……”而牝里的花汁玉液,依然湲湲不歇,汸汸奔流。

  柳青回过一口气,怔怔瞧着南宫筱的娇靥,见她满脸酡红,状如醉酒,使她更添几分颜色,亦不禁看痴了,想起自家的妻子丁如嫣,也是个世所难求的天香国色,但似乎仍不及眼前这个美人儿!一时瞧得兴动,情不自禁吻上她小嘴。

  没想南宫筱比他还要热情,一根香舌直闯入柳青口腔,灵蛇似的舌尖,不住与他卷缠追逐。柳青一面和她亲吻,一面握住南宫筱的乳房,细细搓揉,发觉手上之物,不但柔软饱满,且充盈着青春的弹性,触感实在异常美好,不禁加大手中的力度,把一只乳房搓圆捏扁,弄得形状百出。

  二人亲吻良久,淫兴暴增,南宫筱伸手到柳青身下,握紧坚硬的肉棒,轻声与他道:“筱儿又想要了,给我吧……”

  柳青点头一笑:“我想和上次一样,你背向着我,咱们坐着弄。”

  南宫筱向他甜甜一笑,知他想从后面把玩自己的双乳,遂点了点头:“只要你喜欢,筱儿都依你……”话后二人撑身而起,柳青大刺刺的坐在床榻上,南宫筱背向着他,回手握住男人的阳具,把个龟头对准阴户,身子缓缓而下。

  “啊!好硬……”南宫筱轻唤一声,只觉肉棒撑开窄小的甬道,渐渐往内深进,直到抵住花心的肉芽,才侧头往后,瞧着柳青道:“它真的很硬,人家的屄儿都给你撑满了……”

  柳青双手探前,分握两个玉乳,十指恣情搓弄,问道:“我硬还是那个姓冷的肉棒硬?”

  “你们都很厉害,同样弄得筱儿好舒服!”两只玉手盖上男人的手背,助他揉磨,微微笑道:“冷公子和你一样,总是喜欢一面抽插人家,一面玩弄人家的乳房!你对我说,筱儿这对宝贝漂亮吗,可比得上你的妻子?”

  这番充满诱惑的言语,听在柳青耳朵里,如何能不兴动,双手握紧一对玉峰,唇游粉颈,低声道:“你不住口称赞冷秋鹤,看来你对他确实不错!但筱儿你可有想过,姓冷的小子可能并非真心对你,只是贪图你的美色,还有你这副好身子,他其实将你当作一个玩物而已!”

  南宫筱“嗤”声一笑:“那幺你呢,是不是也当我是玩物?”

  柳青道:“柳某人和一般男人不同,并非是到处留情的风流种子,若不是自己喜欢的女子,决不会在她身上劳神费力。”

  南宫筱淡然笑道:“你和冷公子如出一辙,都是这般和我说,也不知你们真假!”话罢,身子徐缓起落,用紧簇的膣腔套弄柳青的肉棒。

  柳青蹙起剑眉:“你……你里面比刚才还紧,箍得我好舒服!”

  “我都舒服!”南宫筱眉梢含春,发觉体内的肉棒越插越深,煨得她整个人酥酥麻麻:“嗯……好酸!花心都给你弄开了……”

  柳青使劲握紧美人两只丰乳,想起自己和南宫筱快活完之后,不知她会否立即去见冷秋鹤,一想到这里,心头不禁微微发酸,问道:“一会你真要去找那姓冷的小子?”下身配合着南宫筱的动作,频频往上疾挺“人家……没有说一会!”南宫筱套弄不止,扭过头望向他:“如果你……嫌弃筱儿,不想人家……人家留在你这里过夜,说不定我……真的会去找他呢……啊!好舒服,再是这样舒服下去,筱儿……又要给……给你了……”

  “我怎舍得你离去!”柳青仍是没一刻停顿,使劲猛捣:“只是想问你一句,你去见他,莫非只是为了和他寻欢快乐?”

  “你……你真的想知道?”南宫筱含情脉脉看着他,却见柳青点下头。

  南宫筱一面晃动着身子,一面道:“筱儿可不是……为了这个去见他,但我清楚知道,冷公子他……他决不会如此安份对我,必定……必定会脱光筱儿的衣服,亲遍人家的身子,接着就和你现在一样,用他的大屌儿插入筱儿下面,用力肏人家,而你心爱的筱儿,也是没他法子!谁叫……谁叫人家天生脸软心慈,搁不住人求两句说话,只好顺着他意,任他为所欲为了!”南宫筱不住放出露骨的言语,意在挑动男人的兽欲。

  柳青果然听得欲念狂飙,捣戳的力度越来越猛烈,一下子,干得美人眉黛颦蹙,哀啼不胜。柳青问道:“你在姓冷的面前,也是这般和他说话幺?”

  “嗯!”南宫筱喘声道:“谁叫你们……你们男人都爱听这些,只要一听见……自己的女人和别个男人好,都会……会立即兴奋如狂。可是……筱儿没有在他跟前提过你,怕他听见后,又会和你……和你动手动脚,人家……可不想你们为了筱儿伤了和气……啊!又顶到那……那里了,肏得好深……”

  “为何现在你又不怕,竟将你和他的事都告诉我?”

  南宫筱娇喘吁吁道:“若不是听见你俩……为了我厮斗,筱儿才不和你说呢!啊,柳青,再……再狠一点,用力肏筱儿,人家又……又有些意思了……”

  柳青听了她一番说话,已觉有点把持不住,当下没棱没脑,奋勇疾捣,把个南宫筱捣得心迷意荡,四肢发软,整个身子再也支撑不住,往前扑倒,软软的趴在床榻上,一个浑圆丰硕的屁股,依然高高撅起,呈露着那片交接之地,正好让男人瞧得一清二楚。

  “好美的一个牝屄儿!”柳青盯着这个好物,忍不住赞美一声。看见自己一根乌亮的大棒,棒根精水淋漓,不住价在粉屄里出入!再见花穴四周,早已泥泞一片,确实春色澹荡。

  柳青瞧得心遥目荡,发狠狂抽,近百下一过,即见南宫筱香肌战栗,不停口嘤咛,柳青知她高潮将至,更是加多几把力,猛觉膣室忽地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牢牢绞紧自身的阳具,登时爽得魂魄离体,一个按忍不住,阳精暴射,连连数发,尽数注入美人的花宫!

  二人双双倒在床榻,柳青趴在南宫筱背部,双手仍拥抱住她,嘴里吐出一口气,叹道:“真个舒服!”还没软掉的阳具,依然插在水淋淋的嫩屄中,但他却没料到,一股精纯之气,正自一点一滴被南宫筱吸了过去。

  一会子功夫,二人慢慢回过气来,南宫筱侧过螓首,看见柳青的脸颊正搁在自己眼前,亲昵地吻了他一下,柔声细语道:“今回你射得很多呢,还这幺烫人,要是给你弄大了肚子,教我如何和未来夫君交代!”

  柳青一笑:“你就嫁给我好了。”

  南宫筱嫣然笑道:“人家才不要,筱儿可不想和你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