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芝兰玉树 第05回 暗道窥情(1/2)

加入书签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b'.'e'第&#*站

  &“);

  ('  转眼间过了三日,在这数天里,莆绯珚每天都来花翎玉的房间,但每次到来,手上都会捧着一碗汤水,说是她母亲为他煎的汤药,可以令他迅速回复体内的元气。

  花翎玉当然不会知道,其实这些汤药,都是采用“菟丝子”和多种药材配炼而成,实是一碗壮阳药,不但能够补肾益精,增加精量,且可令阳具逐渐粗壮,增强性器的硬度。

  这个做作并非水姌流本意,但她对于浪向来惟命是听,甚少违抗,二来确实有点为了莆绯珚,盼望两小能够琴瑟相调,婚后尽享鱼水之欢,便听从于浪的吩咐,遂为花翎玉精心配制壮阳汤药。

  中午时分,于浪突然来到花翎玉房间。

  花翎玉对他一直怀恨在心,一看见于浪,当场蹙起剑眉,劈头便道:“我没时间招呼你,有说话就快些说,老子还要练功。”

  于浪瞧也不瞧他一眼,大刺刺的在一张椅子坐下:“好大的架子,若不是为了我的宝贝义女,我才没有这等无聊来见你。”接着乜斜他一眼:“你虽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但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冲破第二层关口,没有一两个月工夫,休想成事。”

  花翎玉一笑:“老子有的就是时间,要你来多管!”

  “你当然有时间,但我和你娘亲却没时间等你。”于浪倏地站起身子:“况且我已答应你娘亲,要在一个月内助你冲关成功,大爷我可不能失信于人。”

  “你……你想要怎样?”花翎玉紧盯着他。

  于浪道:“你若想早日成亲,现在就给我上床榻盘腿坐定,闭起眼睛,心神合一,将真气聚于体内气海,接着把真气缓缓向上提,经阴交、神阙、水分、下脘、建里、中脘、上脘直到嘴下承浆。”

  花翎玉一听,发觉全是任脉的路径,已知其意,心想:“常言道便宜莫贪,我倒不认为这样。你肯助我闯关,实在最好不过!”花翎玉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徐徐上了床榻,依他所言,盘膝坐在席上。

  “一会子,我会运功按住你的‘百会’和‘神庭’两穴,助你打通第二层关口,约莫三个时辰便可完成,这一段时间,你必须心无杂念,全神贯注,调和龙虎、捉坎填离,倘若稍有分心,后果会相当严重。”话后,于浪来到花翎玉身后,盘膝运气,开始为他行功。

  无风无险,三个时辰过去,终于大功告成,二人收功吐纳片刻。

  于浪收回双掌,徐道:“现在你已冲开第二层关口,接下来要打破第三关和第四关,已不再是什幺难事,只待时日而已。”

  花翎玉暗暗运了一口气,果见四海雄浑,百脉孔修,全身轻快舒爽无比,暗忖:“真没想到,这个淫贼确有一手!看来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先去告诉筱儿,好让她高兴一番。”

  于浪紧接着道:“你目前仍要留在房间,不可随意走动,继续盘膝行功,先将任督二脉反覆游走数遍,确保通畅无阻,接下来把真气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才算真正完功,知道幺?”

  花翎玉皱起眉头:“这……这还要做多久?”

  “少则三个时辰,多则四至五个时辰,视乎你是否专心致志。”

  花翎玉大感无奈,却又不敢违他所言,免得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这一趟功课,足足做了三个多时辰,已是漏尽更阑,月上中天之时。

  花翎玉下了床榻,先行沐浴一番,便即匆匆来到南宫筱房间,敲门良久,方见玉人打开房门。南宫筱看见是花翎玉,却不感到特别惊讶,柔声问道:“玉郎,你找我有事幺?”

  花翎玉见她衣着单薄,只穿了一件白色丝缎紧身儿,酥胸上还隐隐透着两点红梅,显然没有穿上亵衣,衣里精光一片,不由得心中犯疑,点头道:“嗯,我有事想和你说,但不知道你已经就寝。”一伸手便将她抱入怀中:“先让我进去再说。”

  南宫筱抬起一对柔荑,环上他熊腰,在他耳边轻声说道:“玉郎,对不起,有什幺事情明早再说好吗?人家……人家正在和你师父……”

  “什幺?你……”花翎玉虽觉有点不妙,却没料到南宫筱竟会直言不讳,一听之下,双眼登时睁得老大,咬紧牙齿牢牢盯着她。

  南宫筱依然抱着他腰肢,轻轻颔首:“不要生气嘛,宫主吩咐的事,筱儿岂敢不从,况且人家早就和你说了,这几天都会和他在一起,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不要怪筱儿好幺?”

  “你……你……”一连两个“你”字,再也说不下去。他心中虽然恼怒,但又无言反驳:“你……你们还要弄多久?”

  南宫筱亲了他一下:“人家也不知道,你师父虽然已来了一次,但我看他仍未曾满足,恐怕……”

  花翎玉听见,脑袋里轰声作响,双手捏着南宫筱双臂,一把将她推离身子:“我实在没眼看,你爱怎样就怎样好了!”话后旋即转身,愤愤而去。

  “玉郎,玉郎……”南宫筱的叫声从后响起,但花翎玉正气在心头,怎会去理睬她。

  ***    ***    ***    ***

  花翎玉背着双手,皱起眉头,在自己房间踱来踱去,心里只想着一件事:“筱儿呀筱儿,你撇开我在一旁,却走去和那个混人偷欢作乐,可对得起我这个未来老公!”

  花翎玉越想越满肚是火,尤其想到二人一丝不挂,抱成一团,还有一根粗长之物插在筱儿的阴户,兀自来回进出,心头更如针刺,又感酸不溜丢,确实好不是味儿:“不可以,我不能再这样窝囊下去,怎能够继续看着她和别个男人好,非要阻止他们不可。”心下已定,立即走出房间。

  是夜,天色晴霁,星月交辉,花翎玉加快脚步,直向玉兰阁走去,远远已见南宫筱的房间透着灯光,显然二人尚在房间。

  花翎玉心头丕丕地跳,正要走近前去,忽见一人站在花坛前,花翎玉看见,猛然一惊,再仔细一看,却见那人荷袂迎风,蹁跹袅娜,一张俏脸娇若春花,正是这里的主人莆夫人。

  花翎玉见是水姌流,立即止下脚步,心想:“怎地会这幺巧,在这个关节眼上,竟然会碰见莆夫人!”顿了一顿,马上向水姌流走去,抱拳一礼:“莆夫人。”

  水姌流微微一笑:“时间都不早了,没想你还未就寝。”

  花翎玉道:“看见睡不着,便出来走走而已。”

  水姌流似笑非笑道:“见你刚才行色匆匆,恐怕是另有事情要去办,对不对?”一对美眸只盯着花翎玉。

  “没……没有,那有什幺事情。”花翎玉绝口否认。

  水姌流一笑:“假若我没有猜错,你是打算去见南宫姑娘,我说对了吧。”

  “我,我……”花翎玉给她说破,不由脸上一热。

  “依目前来看,我认为你暂时不要去见她较好。”水姌流轻声道。

  花翎玉听得心头一怔,暗里在想:“莫非……莫非她已知道筱儿和那个淫贼的事?”当下佯作不知情,问道:“莆夫人因何会这样说?”

  水姌流道:“我就不相信你不明白!”见她轻轻摇首一笑:“好吧,翎玉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花翎玉愣了一下,已见水姌流款款的回过身子,向着玉兰阁正门走去。

  “不知莆夫人想带在下去哪里?”花翎玉赶快走上两步,与她并肩而行。

  “你先不用多问,一阵子你自会知道。对了,再过不久,你就要和我女儿成婚了,即是我的未来女婿,你还这样夫人前夫人后的叫,岂不倒觉生分了?”水姌流步履端雅,慢慢的向前走着:“打从今日开始,你该改口叫我娘,我就叫你翎玉,你说好幺?”

  花翎玉见她软语商询,一字一珠,说得既亲切又婉转,心中亦是一荡,连忙答道:“是,翎玉知道。”

  水姌流领着花翎玉走进玉兰阁,来到后院一间小石屋,打开了木门,只听水姌流道:“这是放置杂物的地方,平日并不多人出入,咱们进去吧。”

  花翎玉点头称是,尾随而入,却见石屋内并无窗户,只有些许月光从门口透射进来,四下里黑忽忽的,显得昏暗模糊不清。

  只见水姌流在墙壁上摸索一会,传来一个极细的声响,接着一只柔荑伸了过来,握住花翎玉的手:“你跟着我来。”水姌流说毕,引领着他走进一度小门,再听见水姌流道:“站在这里等一会。”紧接着,又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过,显然是关上了门。

  倏地,花翎玉眼前一亮,看见水姌流已将火摺子晃亮,水姌流又道:“你跟我来。”话落,已走在花翎玉前头。

  花翎玉环眼四看,见是一道石壁通道,打扫得颇为干净,明着这里不时有人清理,问道:“这里是通到什幺地方?”

  水姌流低声道:“这是通往玉兰阁的房间,亦是每个房间的暗道,一般是不会用,若是遇上了危险,这里就成为逃生避难之所。”

  花翎玉听后,点头“嗯”了一声。

  二人来到一个岔口,水姌流指着东边道:“这条路是通到东边的房间。”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