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采花郎君 第02回 调逗情郎(1/2)

加入书签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b'.'e'第&#*站

  &“);

  ('  “唔……”迷人的呻吟声,让冷秋鹤几乎忍受不住,便要喷射出来,只得暂时停下腰部的动作,将心神专注在两座美人峰。

  南宫筱的俏脸晕着两团绯红,只盯着眼前的男人:“秋鹤……”上身带来的快感越来越是强烈,可下身却越来越感难耐:“求你动一动……求你……”

  冷秋鹤一笑,将阳具缓缓抽出,只留下一个龟头在穴口,让她的紧窄包含住,便此不动。而他双手依然不舍放开那两团饱满,时而搓揉,时而捻弄,玩得甚是起劲。

  “嗯!你坏,哪……哪有这样的……”强烈的空虚让南宫筱有些气结。

  冷秋鹤置若罔闻,大口吃着美人的乳肉,忽地抽出手来,移到下身交接处,以指头刺激那枚敏感的花蒂,他只想看看南宫筱的急切渴望,且盯着她道:“妳说,说妳爱我,还喜欢我这样欺负妳……”

  很明显,这个男人是故意挑起她的情欲,要她说出难听的说话。南宫筱忍无可忍,伸出玉手,一把握住体外的棒根,把玩撸动一番,接着猛向自己的阴道推挤:“人家……人家不爱你,我只爱我的玉郎,我的未来夫君,他……他才是筱儿的男人……”这句说话,自然是说给门外的花翎玉听。

  花翎玉果然大喜:“你这个臭男人听清楚没有,我才是筱儿的男人……”

  一念未毕,又听南宫筱道:“但……但人家喜欢你这根肉棒儿,喜欢你进入我身体的感觉……”

  南宫筱一弛一张的言语,撩得两个男人血冲脑门,交感神经立时暴胀。

  冷秋鹤虎吼一声:“妳好啊,只当我是妳的泄欲的工具……”话声未落,腰板用力一挺,整根阳具直闯到底,便即大干起来。

  “啊!秋鹤……”南宫筱一声娇啼,快感不住地聚拢,几乎将她推上快乐的顶峰:“好深……筱儿爱死你了……”

  “到底妳爱我,还是爱我的阳具?”冷秋鹤使劲抽捣,盯着眼前的美女。

  “啊……”南宫筱脉脉的与他对望着,放底声音道:“都爱……”玉手环上男人的脖子,将他拉近身来,在他嘴前轻声低语道:“秋鹤,你是……是筱儿个男人,人家的心是……是怎样,难道你……你还不清楚幺……”

  冷秋鹤啃着她的玉唇:“爱我比花翎玉还深?”

  “我……我不知道……”南宫筱回吻他一下:“不要再……再逼我,人家真的不知道,但我只知道,筱儿会一直想你……永远都想你……”

  “要是妳成为他的妻子,都会想我幺?”

  “嗯!”南宫筱轻轻点头:“我知自己忘不了你……啊!这一下好深,再用点力,人家又……又有点意思了……”纤白的素手,不住抚摸男人的脸颊。

  冷秋鹤如她所愿,重投深戳,将个美人捅得娇喘连连,不到百回,南宫筱终终攀上欢悦的高峰,阴道强烈地收缩,不停吸吮膣内的巨物。冷秋鹤知她高潮在即,下身自然多加几分力。

  忽见南宫筱咬紧手背,浑身绷得牢紧,口里突然“嘤”的一声,一道温热从深宫涌出,直浇向男人的龟头。

  冷秋鹤本就强弩之末,给她热流一冲,再也把持不住,精关陡张,阳精疾喷而出。南宫筱不失机会,牢牢抱着身上的男人,暗运神功,一点一滴将其元息摄入体中。

  这晚二人展转回环,快活了一夜,却苦了在旁的花翎玉。

  ***    ***    ***    ***

  次日,花翎玉睡至日上三竿,愣愣瞌瞌间传来一阵甜香,睁开惺忪的眼睛,竟发觉身上趴伏着一个美人,此人并非谁人,正是他的心爱人儿南宫筱。

  “你的睡相很可爱哦!”南宫筱的俏脸堆满了笑意,怔怔的看着他道。

  “妳……妳怎会在这里?”花翎玉有点愕然,这是从没有过的事,她竟会自己闯进来。

  “不喜欢我来吗?”南宫筱甜甜的说着。

  花翎玉想也不想,一手将美人抱得紧紧的,凑头在她粉额亲了一下:“当然不是,要是每天张开眼睛都看见妳,可就美死了!”

  南宫筱道:“人家在这里很久了,见你睡得香,才不忍弄醒你。”

  花翎玉嗯了一声,心里却大为惊恐惶愧,暗忖:“我是练武之人,睡梦中身边多了一个人,竟浑然不知,若来人不是筱儿,换作是敌人,我那还有命在!”一念及此,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来。

  “玉郎,人家担心你,害怕你心中不快,是以来看看你……”南宫筱一对美目,始终没有离开他:“你平日大清早便起床,今天却睡到中午,瞧来昨夜你肯定一夜没睡,想着人家和他……和他那个了……”

  “妳知道就好,害得我整夜辗转反侧,心如刀绞,真个比死还要难受。”花翎玉长叹一声,却不敢与她说自己在旁偷看。

  南宫筱虽知他在外窥觊,却没有说破,接着道:“对不起,玉郎心中痛苦,筱儿当然知道!”接着微微一笑:“可筱儿也知道,你心里虽苦,但亦感到兴奋,对不对?若不然,你现在又怎会硬起来!”原来她已握住一根粗硬的阳具。

  “这……这是因为抱着妳,所以才……才……”花翎玉脸上一红,仍是死口不认。

  “你不用否认,要不咱们正实一下。”南宫筱抬起她的俏颜,似笑非笑的瞧着眼前的情郎。

  “正实?如何正实?”花翎玉盯着她问。

  南宫筱嫣然一笑:“我自然有方法,一会你就知道。”说话间,南宫筱的玉指已挑开他裤头,探手进内,五指握着一根热乎乎的肉棒:“它似乎越来越硬了,看它绷得如此厉害,很辛苦吧?”

  花翎玉只觉美人时捏时撸,还不时以掌心磨蹭龟头,强烈的快感,犹如天火般蔓延,烧得他浑身都滚烫起来:“啊!筱儿……”

  “现在好过点没有?”南宫筱一面抚弄,一面瞧着他的脸容变化。

  花翎玉猛地点头:“舒服,再……再狠一点,用力撸……”

  南宫筱白了他一眼:“你们男人就是这样自私,只图个人快话,也不顾人家累。你是如此,冷公子又是如此,真对你二人没办法!”

  “那……那个混蛋也要妳……要妳用力撸……”花翎玉想起昨夜的情景,扰得他整个人都毛躁起来。

  “可不是呢!”南宫筱亲昵地偎在他怀中,微带娇羞道:“昨夜他泄精后,才刚拔出来,便要人家用手……用手再弄硬它,然后又……”

  “又插进妳下面,对不对?”花翎玉立时裂眦嚼齿。

  “嗯!”南宫筱脸现红晕,轻轻点下头:“给他进去了,你心爱的筱儿,都给他的那个全插进去了……”南宫筱不由想起当时的总总欢乐,想到自己痴迷迷的盯着冷秋鹤,一面承受着这个俊男的抽插,是一件何等美好满足的事情,不觉一股暖流从阴道深处涌出。

  “你……你们一夜做了多少次?”花翎玉虽然看了一夜,心中自是清楚,但一想到昨夜的情景,登时瞋目作色,气呼呼的问道,他要听南宫筱亲自说出来,看她可有说谎。

  而南宫筱本就想瞧瞧他的反应,当下显出一脸无奈的表情,低声道:“玉郎,筱儿对不起你,人家为求尽快提升功力,却要你受这样的折磨,你会怪我吗?”

  花翎玉叹道:“我心中虽恨,但没有怪妳,要怪就只有怪这门玄阴诀!筱儿,我不妨与妳说,其实我很担心,担心妳继续和其它男人好,妳的心会慢慢转移,爱上其它男子,以后再不要我了!”

  南宫筱听见也自一惊,她扪心自问,她确实有点喜欢冷秋鹤,但眼前这人,她是绝对不会离开他的,当下凑头上前,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玉郎,只要你不嫌弃筱儿,能够容忍筱儿,我可以保证,我决不会离开你,便是你不愿娶我,人家仍是你的筱儿,我的心一样会深爱着你。”

  花翎玉听了她这番说话,心中稍稍有点安慰,手上用力,将她抱得更紧:“我已经和妳说了,只要妳心里有我,我花翎玉绝不会嫌弃妳。”话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昨夜怎样,究竟妳和他做了多少次?”

  南宫筱回吻他一下,含羞带俏道:“昨夜我俩做了……做了三次,但今天早上,咱们又……”

  “什幺?三……三次还不够!”花翎玉整夜在外偷看,眼见二人连番亲热,停停干干,足足弄了一夜,直至二人相拥入睡,方离开盈庭水庄,却没料到,原来仍有下文,心头不禁一酸,真如骨鲠在喉,几乎难以说话。

  “我的好玉郎,不要生气嘛。”南宫筱撒娇撒痴起来。

  “罢了,罢了!早上你们又做了几次。”

  南宫筱伸出两只手指,接着脸上一红,轻声道:“两次,只是……只是最后一次,他……他没有射在人家里面,而是……”

  “而是怎样?”花翎玉瞪大眼睛。

  “是……是射在筱儿的嘴里,都让我……吃了……”话到最后,几近不闻。

  “妳用口为他……”花翎玉虽然早就看见,但没料到南宫筱竟吞下他的精液,不由脑门发胀,浑身都躁动起来。

  “嗯!”南宫筱轻点螓首:“他……他这个人坏死了!当时我见他将要射精,正想暗暗凝聚真气,将他的阳息汲取过来,岂料他……他突然把那个拔出来,跨到人家头上,一下子就把那湿漉漉的家伙插进我嘴巴,你的好筱儿无可奈何,只好含着他的东西,便由他在我口腔抽动,最后便……便射了……”

  花翎玉听得无比兴奋,一个把持不住,下身阳具抖得两抖,一股阳精疾喷而出,射出数尺之遥。

  南宫筱看见,当场楞住,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接着“噗哧”一笑,看着花翎玉:“你……你怎地这样兴动,竟然会……”

  花翎玉脸上一红,一时无言可对。南宫筱微微一笑:“真不明白,你听见人家和男人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