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下(2/2)

加入书签

有走开,直接就开始将秤砣一个个的往玥婷胯下的篮子里放进去,每放一个,玥婷的身体就会扭动着弹几下,在李凯不可置信的眼神下,二十个秤砣全部放进去,加上之前那四个,玥婷的阴道现在承受了十二公斤的拉力,此时的她已经浑身颤抖着,全身的力量都用在了阴道肉壁上面,整个腿根都绷紧僵硬起来。

  而此时,投完衬托的村民转过头来看着李凯,扳着手指头数了数李凯刚刚的话,又拿了十三个秤砣放在玥婷面前。这个时候李凯也发觉了,自己发出的任何声音,都会变成玥婷胯下的秤砣,对她的阴道进行无情的拷问,他现在怒视着村民,却不敢再说话了。

  村民再次将秤砣一个个的往篮子里放,这一次玥婷再也坚持不住了,只放进去一个,玥婷的浑身就开始抽搐起来,陈冬都清楚的看到,玥婷那两片刚刚会动的阴唇不停的翻腾起来,翻卷着包裹在假阳具上,似乎想以此来做最后的挣扎,但那个假阳具还是慢慢的一点点往外滑出来。

  下一秒,木桩上的玥婷猛烈的反躬起来,剧烈颤抖抽搐的同时,双腿也在无助的蹬动着,别在木桩后面的扁担被她大力的蹬动着在木桩上面磨蹭着,发出巨大的“嘎嘎”声,而玥婷被塞住的嘴里,只能在憋红了小脸之后发出沉闷的“呜呜”声。

  “啊,这样会弄死她的,快停下,听到没有,快停下啊。”

  李凯的吼叫非但没有给玥婷带来任何帮助,反而又让村民在他面前数了数指头,又拿了十九个秤砣放在身前,加上之前剩下的十二个,总共有三十一个了。

  李凯这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这才闭嘴再也不敢开口了。

  玥婷的阴蒂在电击之下再次暴涨起来,变得如同滴血一般的艳红,两片肥厚的阴唇此时不停的翻腾着,每一次都用它们沾满淫液的肉片抚慰在玥婷那娇嫩的阴蒂上面,而这原本是想抚慰它的举动,反而让她的阴蒂变得更加导电,不过这已经不是玥婷能够控制的了,她现在只能在地狱里不停的挣扎抽搐着。

  半个小时之后,电击终于停止下来,但玥婷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身体最敏感部位的暴虐电击让她早已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此时依然在不停的抽搐着,直到五分钟之后,满是泪痕的玥婷才终于停下了抽搐的身体,泪眼婆娑的看着面前的李凯,而村民并没有给玥婷太多休息的机会,直接就将篮子里的秤砣取了出来,放回秤砣框子之后,再次将那个假阳具塞入了玥婷的阴道,然后再次开始往篮子里放进秤砣。

  这一次李凯再也没敢说话,直直的盯着玥婷的胯下,玥婷一边努力的应对着胯下的重量,满是泪水的双眼紧紧盯着一旁的李凯,猛烈的摇着头,似乎是在哀求他别在说话了,很快,在村民投入了二十五个秤砣后,玥婷依然坚挺的紧紧夹着那个假阳具,没有像之前一样失守,李凯才刚刚松了一口气,但是村民们并没有就此停下,下一秒,第二十六个秤砣进入了篮子,十三公斤的重量已经超出了玥婷阴道力量的极限,在激烈的颤抖之后,玥婷再次失守。

  剧烈的挣扎了半个小时,电击再次停下,此时的玥婷早已经浑身是汗了,身体慢慢平复的时候,再次看向了李凯,眼神里看不出是责备还是安慰,村民将秤砣取了之后,再次将假阳具塞入了玥婷阴道,剩下的五个秤砣依然还是放在了篮子里面。

  由于李凯的及时闭嘴,村民在放入这最后五个秤砣之后,并没有再加码了,陈冬知道,这五斤的重量对于玥婷来说,已经没有一点威胁了。李凯看着面前浑身汗透的玥婷,不敢再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她。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陈冬看了看时间,已经在这里看了六个多小时了,苏琳这十天的调教画面,一点不漏的呈现在陈冬面前,每看到苏琳在那里挣扎哭叫时,陈冬就心如刀绞,但也只能呆呆的看着,没有丝毫办法。现在这个时间,想必苏琳已经开始给村长抄写账本了吧。

  而那个跟苏琳最相像的玥婷,虽然后面又发生了什么并没有拍下来,但已经“见多识广”的陈冬也知道,她一定是在她同学面前承受着村民们的各种凌辱,一边娇笑着回应村民们的问题,一边向他们展示着自己身体最私密的部位,在村民们的淫虐游戏中慢慢沉沦下去,陈冬从她身上看到了苏琳的影子。

  陈冬和蓝雅又继续了他们之前十来天的状态,蓝雅按时做饭,依然还是一言不发,几年的性奴隶身份,不管蓝雅适应不适应,都已经熬了过来。暂时的离开了那些调教师们,蓝雅也开始慢慢的恢复了女孩的本能。在陈冬面前时开始注意衣着起来,现在变得反而比以前更加的保守了,偶尔从陈冬面前走过时,陈冬甚至看到她仿佛古板女人一样的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即使是在房间里,都一身正装。只是到了晚上,两人还是睡在一起,蓝雅也还会卷缩在陈冬怀里哭泣。

  有几次在睡得迷迷糊糊时,蓝雅仿佛又回到了调教的时候,反背着双手大声喊着不要,身体慢慢的扭动着,甚至还把她那对丰满的乳房塞到了陈冬嘴里,充满弹性的乳肉直接将陈冬的口鼻全部塞住,差点把陈冬捂得窒息而死。

  每次陈冬都能感受到蓝雅身体被调教的痕迹,特别是她下体涌出的淫液,几乎能弄湿半张床,即使动弹不了,陈冬也能从身下被弄湿的床单和房间里淫糜的气味感受到蓝雅的冲动。

  当然,处于沉睡中的蓝雅对这些并不知情,超出她承受极限的调教,使得她的身体即使是恢复了自由时依然还处于调教的影响之下,本能的会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休息。所以尽管蓝雅在睡梦里反复的惊叫扭动,却始终没有醒过来。

  不过这一切正在慢慢转变,蓝雅噩梦的时间越来越少,精神也一天好过一天。

  终于有一晚,蓝雅在将乳头塞入陈冬嘴里时惊醒过来,双眼魅惑的看着陈冬,看了好久之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退下了陈冬的裤子,直接伸手捏上了他那几乎每晚都长久挺立的肉棒,仿佛在玩什么玩具一般反复翻看着,陈冬并不知道,作为顶级性奴隶的蓝雅,竟然是第一次用手触碰男人的肉棒。

  捏玩了一会,感受到手里的肉棒越来越坚挺,蓝雅手指轻轻捏弄之时,陈冬的身体虽然不能动弹,但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而颤抖起来,蓝雅慢慢退掉身上的衣裤,骑在陈冬身上,胯下对准了那根挺立的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

  这是蓝雅以非性奴隶的身份的第一次性交,虽然早已经不是处女了,但蓝雅还是小心翼翼的对待起来,长年累月被男人们玩弄轮奸的她,第一次自己主宰了自己的身体,陈冬明显的感受到了她的冲动,尽管心里还在想着苏琳,但每天跟蓝雅睡在一起,肉棒早已经不受控制的挺立了起来。

  肉棒被蓝雅的小穴吞下之后,陈冬舒服得直想大叫,但根本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是任由蓝雅摆布的静静躺在床上,根本动弹不了,只有蓝雅才能从他深入自己体内的肉棒感受到他的冲动。

  一个月后,刚刚吃过晚饭,陈冬继续坐在窗前,蓝雅依然还是躺在沙发上面,准备再坐一会就睡了,一阵车声响起,没多久,外面传来一阵“嗒嗒”的声音,这热悉的高跟鞋敲打地板的步伐让陈冬瞬间精神起来。果然,下一秒,苏琳优雅轻快的嗓音响起。

  “我回来啦!”

  庆南从电影学院毕业已经两年了,当初选这个专业,就是梦想有一天能够当大导演,手底下一大票女明星啥的全都听他的,现在每每想到这个梦想,庆南就会在心里暗自嘲笑自己,学生时代的梦想能够实现的有几个,毕业到现在,他到处打着零工,搞些婚庆的筹划,偶尔给一个野鸡广告公司拍个广告就已经算是接到大活了。

  两年的时间足够让他体会社会的残酷,现实的压力让他不得不低头,曾经的远大志向也被慢慢磨平,每天四处奔走,不为出人头地,只为能够混个糊口而已。

  没想到机会还真来了,一个剧组居然在他这里招工,庆南看了一下,是要去海外的一个森林里取景拍摄,为期三个月,包吃住,工资十万,庆南虽然被这工资诱惑住了,但还是稍微有些犹豫。不是不想去,而是实在太远了,人生地不热的,去了之后如果有个什么意外,后悔都没机会。

  庆南再仔细一看,这才惊喜的发现,这个剧组居然是慕容珊儿那个新电影的剧组,这个电影去年就开始宣传了,这都拍了一年了,一直都没有杀青,对外宣传说是导演临时反复的加戏导致的。虽然这个导演名不见经传,但慕容珊儿可是现在国内顶级的明星,有她在就有票房保证,所以投资方一直都在增加预算,满足导演的创作。

  庆南是慕容珊儿的铁杆粉丝,收集了她所有的海报,还多次去她的演唱会,只要手里有钱就会买机票飞到现场去听,现在既然慕容珊儿都过去了,他又正好有这个机会,那是怎么都不会放过的了。

  填好报名表之后,庆南就开始焦急的等待结果了,一周过去了,没有丝毫音讯,两周过去了,也没有任何回音,一般这种事情,没有回音就表示事已经黄了,不用再等了,可以去找下一家了,但庆南不死心,生怕错过了这次机会,就靠那点积蓄苦苦的熬着。

  一个月后,就在庆南准备放弃的时候,手机响了,对方一接通就直接了当的问他是不是庆南,有没有报过那个剧组,庆南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对方让他赶紧去机场,他们的包机就要起飞了。庆南赶紧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打的赶到了机场,然后给对方回了电话。

  对方让他在大厅外等着,没多久,一辆车子停了过来,手里拿着庆南当初填的表格,简单的询问了几句之后,递了一份合同过来,庆南粗略的看了一下,随即就签了字,对方就让庆南上了车,车子直接开进了机场里面,来到一个飞机跟前,下车之后,那人带着庆南上了飞机。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各种摄影器材在飞机后面占据了一大块地方,庆南不禁感叹这投资方果然有钱,居然包机出行。但一想到慕容珊儿,也就释然了。

  没过多久,外面一阵骚动,庆南向外看去,慕容珊儿那美艳的身影出现在登机口,早已经闻风而来的粉丝和记者挤压外面,不过他们可进不了停机坪,只能在廊桥上举起相机手机,疯狂的向这里拍照。

  毫无意外,慕容珊儿在前面的商务舱,他们这些普通的剧组成员就在这后面,庆南忍住了上前去要签名的冲动,心想以后就在一个剧组,有的是机会,自己这才刚过来,就连要干什么都还不清楚,刚开始的时候最好别做些出格的事情,让人赶出剧组就得不偿失了。

  到了地方,庆南走出飞机时,珊儿早已经下去坐了专车走了,庆南随着众人下了飞机,然后坐汽车来到了一个码头,上了一艘轮船,轮船走了一天,来到了海洋中间的一个海岛,坐上了快艇往海岛开过去的时候,庆南才发现这个海岛居然十分巨大,远远的就能看到岛上郁郁苍苍的森林,岛边洁白的沙滩,可谓风景秀美。

  上岛之后,庆南等人被告知岛上有野兽,所以大家只能在沙滩和浅林里活动,不能深入森林。对于这个告诫,大家深以为然,在这陌生的大洋中间的海岛上,事关自己的安全,没人敢掉以轻心。

  森林边上有早已经搭建好的木屋,众人按照各自分配的屋子住了进去,远远的,庆南看到了珊儿在海边散步,身后跟着二十多个西装墨镜的壮汉,对于这个安保配置,庆南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是在这种天然的野外,珊儿作为这么大的巨星,多配一点保镖也能让人放心一些。

  岛上各种生活设施还是比较齐全的,淡水制造机,发电机等都配套到位,所以大家生活还是比较方便的,投资方甚至还在这里建了个卫星基站,大家手机随时都可以使用。

  第二天,众人被带到了林子里的一个地方,走了几分钟后,在穿出一面藤墙之后,一个钢管大棚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这是提前搭设好的摄影棚,部分戏份会在这里完成,进去之后,庆南发现,这是粗略搭设的,而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将这个摄影棚完善一下,明天就正式开始拍摄了。

  到现在为止,庆南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工作是什么,只是跟着众人一起打杂。一天的忙碌之后,摄影棚搭设好了,傍晚众人无所事事的在沙滩上晃悠着,不得不说,远离人群的地方,大自然的美景让他们都开了眼界,各种贝壳四处可见,清澈的海水里,大大小小的鱼群穿梭着,一点都不怕人。

  林边,椰子已经成热,众人找来长杆,打下椰子来砸开了,品尝着甜美的椰汁,庆南觉得就全这趟过来不算工资,就当是来旅游,也是非常划算的。

  第二天,拍摄的工作就开始了,这时候庆南才知道,他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来当群演的,尽管说是配合珊儿小姐的演出,但实际上他们几乎都是见不到珊儿小姐的,偶尔有那么一两个镜头时,也都是远远的当背景而已。

  很多时候只需要一两个群演,其余人就不允许进入片场,只好无所事事的到处转悠,大部分的场次根本不需要群演,他们也就各自在沙滩上办起了烧烤。有时候要到林子里拍一些大场景时,他们才会全部出动。

  半个月下来,庆南只出了三场,都是远远的当背景的角色,甚至都没有见到珊儿一眼,一开始他还有些怨言,后来一想,只把这当成是来旅游的,而且之后还能有那么多的工资,也就放开心思的玩起来了。

  好在这里各种设施都比较齐全,甚至网络都是高速的,无所事事的时候还可以在网上看看电影,时间倒也不难熬。呆了这么些天,庆南的心思早已经不想刚来时那样小心翼翼了,而且这么多天来,并没有见到什么有威胁的事情发生,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慢慢的就开始往林子深处走去。

  进去过几次之后,发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里面的野果比这外面的要多一些,由于人迹罕至,地上满是陈年的落叶,会散发出轻微的腐败气味,倒也不难闻。

  这天庆南又没有分到出演的场次,开始无所事事的转悠着,慢慢的又走进了森林里,吃了些野果之后,庆南起身准备出去,这时候一颗树下散落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走近一看,那是一把纸屑,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扔的纸屑肯定是有什么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东西,只不过扔的人没想到在这种地方扔的东西都会被人捡走,庆南捡起来看了看,撕碎的纸屑根本看不出什么信息,庆南将纸屑带回了自己的小屋,慢慢在里面拼接着。

  反正也无所事事,庆南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纸屑拼好,用透明胶粘好后,反复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上面有什么字迹,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扔一张白纸还要撕碎,勾起了庆南的好奇心,又什么都没有。正准备扔掉时,庆南发现了上面淡淡的痕迹,那是在上一张纸上写字时笔尖透过纸张在这张纸上留下的划痕,对着光线斜斜的看过去才能看到那淡淡的痕迹。

  庆南仔细的看了一会,发现那是一串数字和字母连起来的句子,庆南用笔将这些记下来后,反复的看了几遍,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说它像密码吧,又太长了,说它像银行卡号吧,又有字母在里面,看了半天都看不出所以然来,只好先放在一边,打开手机看起了电影。

  不经意间,庆南点了一个弹出来的界面时,手机直接打开了一个链接,随后进入了广告页面,看着这个页面,庆南终于反应过来了,那些并不是什么密码和账号,而是一个网络ip地址和账户密码,再次查看了一下,发现这前十二个都是数字,庆南随即将这串数字输入浏览框,点了确定,手机一闪,进入了一个简单的界面。

  看到这个,庆南心里一阵高兴,随即跟着点开了登录框,将后面的字母和密码输入进去,很快,画面一转,进入了一个网站。猎奇的心理让庆南心跳都有些加速,进入网站后,开始四处翻看起来。

  只看了一会,庆南就知道这是一个色情网站了,以前也没有少上过这种网站,里面的东西都大同小异,无非就是一些色情电影和图片,再加一些小说而已,而这个网站似乎东西更多一些,庆南就在上面四处浏览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网站还是用了不少心思的,里面的内容非常丰富,各种电影也都是最新的,而且还支持在线观看,这让庆南兴奋不已,很快就点开了一个欣赏起来,看了一会之后,庆南开始浏览图片,其中的明星靓照让庆南有些小小的兴奋,虽然知道这种照片都是高手们用ps做出来的,但其中精美的照片完全可以以假乱真,让人看起来就有冲动,虽然真人不可能看得到,没事看看这些也是好的。

  点进去后,庆南发现其中慕容珊儿的照片是最多的,因为现在就在这个剧组,所以庆南看到珊儿的照片就更有感觉一些,点开一个,是珊儿一丝不挂的张开双腿,掰开自己的阴道往里面塞黄瓜的照片,这个作者就稍微做的粗糙了一些,选图的时候没有远好,虽然珊儿的笑脸换了过去,但那底图显然是个非洲妞,两人的肤色都差的太远,这个就没法改过来的。

  还有一个,珊儿在四个男人的围攻下娇笑的舔舐着他们的肉棒,同时张开双腿让两个男生一前一后的插入她身体,而这个的问题就是底图选得太差,那对如同皮球一般的乳房非但没有让人觉得兴奋,黝黑的乳头已经长长的突出出来,反而让人有些倒胃口。

  看了好几个,都多多少少有些问题,正要退出时,庆南看到一个刚刚发的珊儿的帖子,随手就点进去了,画面一出来,庆南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跟之前看到的那几个不同,这个帖子里的珊儿,一颦一笑显得优美动人的同时,她一丝不挂的身体根本看不出一点修图的痕迹。

  庆南将图片下载下来,仔细的放大了查看,也看不出一丝痕迹,一边赞叹这个作者高超的水平,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仿佛要将里面一丝不挂的珊儿吞下去一般。看着这十几张突然,庆南竟然就那么射了出来。

  庆南赶紧翻看那个作者的信息,想要找出更多的珊儿图片来,不过看了一会才发现,这个账号是新注册的,只发了这一个帖子,庆南有些失望的继续去看别的帖子了,不过看了这个作者发的珊儿图片之后,再看别人的,就已经索然无味了。

  此后几天,庆南一有空就会上这个网站,追着看这个作者的帖子,而这个作者也比较给力,每天都会发几个帖子,里面全是珊儿的照片,多的时候有二十多张,少的时候有四五张,虽然明知道是ps出来的,但根本找不到任何破绽,这能给观看的人很大的感官刺激。

  更加难得的是,这个作者竟然能够从一而终的一直使用同一个女人的底图,虽然把她的脸换成了珊儿的,但只从她的身材来看,这也应该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嫩白的肌肤,高耸挺拔的乳房,小巧的乳头红艳娇嫩,恰到好处的乳晕粉红圆润,点缀在她那略显巨大的乳房上面,让人挪不开眼。

  更加难得的是她的阴部,光洁溜溜的阴部没有一丝杂草,双腿并拢时严丝合缝,只看得到她窄窄的肉缝从三角地陷下去。而分开双腿的时候,里面是她紧紧闭合的肥嫩阴唇。拉开阴唇的时候,她的胯下一下子从嫩白的肌肤转变成了一朵鲜红艳丽的花朵。

  看着这样的身体,庆南相信,只要她的相貌不是太丑,哪怕只是普通偏下一点的容貌,也都会是所有男人的克星,这是最能激发男人荷尔蒙的身体。而现在,这个作者竟然找到了这么一副完美的身体,将珊儿的容貌换了上去,瞬间就把男人们的心思紧紧的抓住了。

  庆南也庆幸是这个作者找到了这样的女人来做珊儿的底图,也只有这样的身体才能配得上用珊儿的容貌,如果是别的人用这个底图,技术不到家,让人看出破绽的话,反而毁了这么好的身体了。

  仔细观看这些照片的时候,庆南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拥有着绝美身材的女孩,似乎地位有些不怎么样,曾看过很多sm影片的庆南,一下子就看出来这个女孩是彻底的m,很多激烈的sm影片中的手段,在这个女孩的身上都多次的使用过。

  有过多面观影经验的庆南,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女孩在接受这些sm调教的时候,并没有像很多影片只采用了一些镜头转换的手段来达成的拍摄效果,其中一张骑在三角木马上面的的图片,女孩的双手背反绑起来,乳头被吊起来指向天花板,双腿骑上木马后背从膝盖处撑开,女孩的阴唇被拉开后,整个阴户正正的贴在了木马的三角尖上。

  一般的sm影片,到这种时候都是采用的换位拍摄,先拍一个阴部的特写镜头,然后再拍一个身体侧面或者斜方位的角度,让人以为木马上的女人是在受刑,但换位的时候,已经在女人的脚下垫上东西了。

  但是这个女孩骑在木马上面的图片,却是正面的高清大图,从全景里面可以看出女孩不仅身体没有丝毫的依靠,而且还用细线吊着她的乳头,让她的身体无法摆动和倒下,而把高清图片放大来看她的阴部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孩的阴唇紧紧的贴在木马两个面上,三角尖深深的卡在女孩的阴道口,仿佛要将女孩的身体劈开一般。

  从女孩阴道口被压进去的程度,庆南非常清楚这就是女孩用她的阴道口来承担自己体重的效果,而这个时候,作者配上的是一张珊儿俏皮娇笑的头像,绝美的笑容配上这幅承受残暴受虐的图片,两个自相矛盾的图片被作者高超的技术这样天衣无缝的结合到一起,让人觉得荒诞的同时,又感到无比的兴奋。

  评论区不少人在问作者从哪里找到的底图,至于珊儿的照片,到处都有,各种写真和海报里,就能够将她所有的表情和动作都找得到,反而是这个有着绝美身材的m女孩,大家都想见一见她的真面目。甚至能找到她的影片就更好了。

  问的多了,在一次发帖的时候,作者终于回应大家了,不过这个回应几乎等于没回,也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话,作者的回答是,这个就是珊儿本人,没有任何的修图。看到这,庆南也知道作者是在拿大家开涮,也不过多的想这些事了,对于他来说,能够欣赏作者发的美图就够了,之余底图是那个女孩,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就把她当成珊儿,这样还能让自己更加性奋。

  跟庆南的豁达不同,网上还有更多的人不停的追问作者,作者也就一一应对着,不过翻来覆去就是说这就是珊儿本人,而且还发出豪言,要是认为不是珊儿的,只要能从他的图片里找到任何破绽,他就把手里的所有存货全部发出来。这一下引发了大家的好胜心,纷纷发言说自己找到破绽了,不过都被作者否认了。

  大家开始挤兑起作者来,最后作者跟大家较真起来,说出了一个让庆南无比震惊的消息,作者说他有珊儿最近拍的照片,而且还告诉大家这是在一个海岛上拍的,一看到海岛两个字,庆南心里就咯噔一下,因为他们来这里是保密的,到现在为止,他都还不知道自己是在那里,而能够说出海岛这个消息来的,至少说明作者不是信口开河。

  不过要说这些图片就是珊儿本人,庆南无论如何都是不信的,没多久,作者又发了一组图片,这一下让庆南的心里受到了巨大打击,图片里,一丝不挂的珊儿反绑着双手,一脸笑意的走在丛林里,她两只圆润的乳房此时成一个尖锥,直直的指向前方,一根红线绑在她的乳头,被人用力拉着往前走。

  珊儿的身旁,一颗小树歪倒在一旁,树枝被折断后扔在了后面,而让庆南震惊的,正是这颗小树,他清楚的记得,前几天他们被叫去开路时,正是他折断的这颗小树,树枝上面有个断茬还把他的手给刺破了,所以庆南记得比较清楚,现在看过去,那个断茬上面还有一丝血迹,这就让庆南确定这就是这个地方。虽然还是不相信那是珊儿本人,但这个作者至少就在这个岛上无疑了。

  再次仔细的看了看珊儿的身体,想要找出那是被移植但这个底图上面的,不过依然看不出任何破绽,其中有一幅图片,珊儿那嫩白的乳房被一颗小树的树枝拦了一下,树枝直接戳在了她娇嫩的乳房上面,如果是p的图,那这个树枝就会被p掉,但这个图片里,确实珊儿的乳房被树枝戳得变了形。庆南反复看了很多遍,没有丝毫的破绽,这让他有些怀疑这究竟是不是真的了。

  第二天,庆南被派了一个角色,而这一次是近景,此时庆南脑子里满是珊儿那些图片的事情,一到片场就频频出错,导致挨了不少骂,而最后一个镜头,庆南终于等来了珊儿,看着她绝美的容颜,在镜头前娥罗多姿的表演着,看得庆南呆了半天,好在跟他一个熊样的人有不少,所以庆南的失态并没有引起别人对他的注意。

  导演又一顿臭骂之后,重新又拍了一遍,这才堪堪过关。回到小屋之后,庆南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网站,进去一看,那个作者又已经发了一组图片,看到这组图片,庆南的心就放下来了,因为作者这次发的图片里,一丝不挂的珊儿正站在林子里,挺着一个大肚子,一对乳房已经暴涨起来,艳红的乳头正向外喷射着乳汁。

  即使没有结过婚,庆南也能看出来,这个肚子至少是怀胎九月之后才有的状态。而就在十分钟以前,珊儿正在庆南身边娥罗多姿的拍戏,所以这个作者的谎言不攻自破,这样一来,庆南就完全放心了,只不过现在对于这个底图里的那个女孩,庆南十分确定她已经沦为最为低下的性奴隶了。

  看那图片上面,女孩显然已经怀孕后期,即使这样,也没有被人特殊照顾,依然还是反绑双手一丝不挂的任人凌辱,现在庆南对于这个作者的技术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他不光能够将珊儿的容貌移植在这个女孩身上,更难的是他竟然能够将这女孩的身体天衣无缝的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