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情窦初开二幻灭(1/2)

加入书签

  阿丽急急忙忙的回到浩瀚之巅。

  她走向刚刚小姐说的那个包房,推开房门。

  雯雯被人给抬了出来,里面的客人也不在,阿彪和几个小弟在门口,意外的rose在里面,转头看着阿丽回来,冷冷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rose冷笑着走过阿丽身边,阿丽看着她的背影,顿了顿,走向阿彪。

  阿彪转头看着阿丽,脸色很沉,“去了哪里?”

  “有个朋友来找我,出去了一会儿。”

  “刚刚如果不是rose来叫我,雯雯指不定就死在里面了。”阿彪有些责备的口吻,“明知道这个时间段最容易出事儿。”

  “对不起阿彪哥。”

  “阿丽,多注意点。”

  “是。”

  阿彪走了出去。

  阿彪不会说太多,但就这么简单责备几句,也依然威信十足。

  阿丽抿了抿唇,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小姐的化妆间中,大家在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雯雯被客人虐得很惨,直接送去了医院,比上次萍萍还要狰狞,出来的时候,脸上身上都是血。

  阿丽一出现,小姐都闭了嘴,一哄而散。

  阿丽也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回到办公室。

  心里面有些压抑,说不出来的滋味。

  以前刚接手老鸨工作的时候,也被阿彪这么说过几次,可自从真的开始独当一面的接下来后,就再也没有被阿彪责备过,心里怎么也有些不是滋味。

  阿丽坐在办公室,青青突然从外面进来,左右看了看,有些小心翼翼的味道。

  “丽姐。”青青叫着她。

  “嗯。”

  “丽姐,刚刚rose故意让人拦着不给你打电话的。当时听说雯雯出事儿了,我就准备打电话给你,rose就说不要叫你了,直接去叫阿彪哥。rose本来就强势,大家也都有点畏惧她,所以没人敢给你打电话。”青青说着,“丽姐,rose很针对你。”

  “我知道。”阿丽脸色也有些微微的变化。

  “丽姐,我先走了,等会儿被rose的眼线什么看到,又指不定在暗地里做什么手脚。丽姐你多注意点哦,听说rose的背景一点都不简单,所以才敢这么嚣张。”青青有些心悸的说着。

  阿丽点头,没多说。

  青青走了出去。

  阿丽靠在办公椅上,心里有些不爽。

  被人这么故意,不管多心静而安的人,都有些压抑。

  她转眸,看着屏幕上那个的短信信号灯,点开,“看你急急忙忙的离开,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有人说过,人生之中百分之八十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所以我们不需要为了那百分之二十的概率而不开心。最后,还是很希望你能够抽出时间来我的生日会。”

  阿丽嘴角默默地拉出一抹笑。

  很少会感觉到心口有种温暖的感觉了。

  尝够了这个人世间的冷漠。

  她深呼吸一口气,也觉得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是真的过不去的,也没有什么是真的解决不过去的,她从办公室离开,走向专用包房。

  推门。

  包房中姚贝坤和阿彪都在,唯一不同的是,姚贝坤身边多了一个rose,那个女人非常亲昵的靠在姚贝坤的身上,一脸娇媚。

  阿丽顿了顿,还是走了进去,“坤爷,阿彪哥。”

  rose看着阿丽,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但还是故意娇滴滴的喊了一声,“丽姐。”

  阿丽看了一眼rose,没有说话,她转身走向阿彪,恭敬的对着他小声的说道,“阿彪哥,后天我有点私事,能不能请个假,不跟着你们去出海。之前小花跟着去过几次,我给她说说情况,让她帮忙照看着行吗?”

  阿彪抬头看着一脸恭敬的阿丽。

  阿丽咬着唇。

  这个女人基本不会主动提出什么要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给他请假,而且明知道出海谈生意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能有任何闪失。

  “如果实在不行就算了。”阿丽看阿彪一直没有回话,小声的说着。

  “哎呀,丽姐后天有事儿吗?”rose突然插嘴。

  阿丽没有看rose。

  rose连忙说着,“丽姐有事儿的话,我后天帮丽姐照看着就行了。反正雯雯后天也不能去出海了,我代替她去。顺便帮丽姐招呼其他小姐。”

  阿彪转头看着rose,又看向了姚贝坤,“坤爷,你看行吗?”

  姚贝坤无所谓的抽了口烟,“你们自己决定就行了。”

  阿彪想了想,“那就这样吧。”

  阿丽连忙感谢道,“阿彪哥谢谢你。”

  “回头你对rose好好说说,毕竟她来场子不久,很多事情都不太熟悉。”

  “阿彪哥你放心,我会好好像丽姐学习的。”rose很积极。

  阿彪点了点头。

  阿丽看着他们,“不打扰坤爷和阿彪哥了,我先出去了。”

  “阿丽。”姚贝坤突然叫住她,“今晚rose跟着我,你记一下。”

  阿丽看着姚贝坤,欲言又止。

  rose一脸骄傲,又乖巧无比的说着,“那麻烦丽姐了。”

  阿丽沉默着,恭敬道,“是。”

  然后,退出去。

  阿丽走出包房。

  rose的目的性太强了,而且分明就是针对她。

  她咬了咬唇,对于这种心机重的妓女她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她倒是,一点都不怕

  她拿出手机,回短信,“你的生日会后台什么时候?”

  “下午2点开始。会为难吗?”

  “不会。我会准时到的。”

  “我把地址给你。温馨提醒一下,美女记得穿裙子。”那边有些开玩笑的口吻。

  “嗯。”

  “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阿丽放下手机,嘴角一直扬着一道好看的弧度。

  ……

  接下来的两天。

  阿丽一直在教着几个小姐出海的注意事项,rose在旁边爱听不听爱理不理。阿丽也管不住她,两个人争锋相对的意味非常明显。

  到了出海的当天,阿丽先到浩瀚之巅给各个小姐准备好了出海的衣服,找了化妆师来帮她们上妆,做好一切之后,阿丽才离开,匆匆忙忙的去了商场,去了礼服区。

  以前也来过这里。

  有些时候会有老板专门让小姐去参加宴会伺候客人,小姐的穿着打扮就会有要求,必须穿晚礼服,所以阿丽对这里也不算陌生。

  她挑了一条白色的紧身晚礼裙,裙摆有些长,刚好在脚踝处,凹凸有致的身材被包裹玲珑有致,她让化妆师给她化了一个比较清爽的彩妆,谎言看上去挺清纯,她头发随意的盘在头上,打了一个发髻,两缕头发落在她的锁骨处,在清纯中有待这些妩媚和性感。

  服务小姐一直不停的夸奖,说她打扮出来真的好漂亮,比她刚来的时候至少年轻了5岁,夸得阿丽都有些不自在。

  阿丽笑着离开。

  离开的时候,给文昊打电话。

  那边接通很快,“第一次你主动给我电话。”

  阿丽无声的笑了一下,“文昊,你过生日,有没有特别想要的礼物。”

  “你来了就是最好的礼物了。”那边直白道。

  阿丽有些不好意思,“那我就随便买了。”

  “早点过来,我等你。”

  “嗯。”

  阿丽挂断电话,走向精品区。

  她走进一间金笔店,低头挑选。

  服务员介绍了很多,阿丽最后忍痛买了一只比较昂贵的包金铅笔。

  那天早上文昊写的那张便签纸还在她的手提包里面,他的字真的很漂亮。所以当听说文昊过生日的时候,就想到一定要送他一支笔。

  而且她也想好了,等她妹妹考上大学后,她也会给妹妹买一支笔,贵点的,妹妹肯定会很喜欢。

  她提着包装礼盒离开。

  下午2点,现在打车过去,时间刚刚好。

  她看着地址,给出租车司机说了一个地方。

  到达目的地,她走进一个酒店式小区,小区非常雅静,她总是觉得,文昊住的地方,应该都有着特别幽静的环境。

  她走进电梯,看着电梯中反射出自己有些不太熟悉的脸蛋,干干净净的,这么莞尔一笑的模样,分明有种脱尘的味道。

  不知道文昊会不会喜欢这种……

  在他的生活圈中,应该都是这般女孩子吧。

  电梯突然打开。

  她有些紧张的走出电梯,然后停在一扇大门前。

  门口处,心跳有些快。

  她按下门铃。

  很快,大门打开,是文沁开的门。

  文沁就穿了一件t恤,一条牛仔裤,看上去特别随便的穿着,比起她的隆重,完全是天壤之别。

  文沁看到她,这次反倒没有了上次的排斥,主动说着,“进来吧,我哥等你很久了。”

  阿丽看了看里面,房间很大,装潢着一些party的彩带和气球,家里放着些动感的音乐,里面人有些多,都很年轻,男男女女的在一起摇摆着,不是她想象的那种生日派对。

  文沁将阿丽带到房间的客厅沙发处,就离开了。

  阿丽有些不太自在。

  是自己太隆重了吗?周围的人都穿得特别的随意,大家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轻轻摇曳。

  她抿着唇,在默默地调整情绪。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身边的人都在有意无意的看她,就似无数多的眼睛盯着她一般,让她有些细微的不自在。

  在这个房间里面,她谁都不认识。

  而文昊,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刚刚文沁不是说,文昊等她很久了吗?

  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

  她左右环视,寻找文昊的身影。

  房间不算特别大,装修得比较精致,看上去不像一个人男人单独居住的地方,不过在阿丽的心目中,文昊就是这么一个细心又温柔的人,所有他住的地方,大概也比其他男人住的地方干净柔和。

  她提着自己的裙摆,往台阶上的落地玻璃外阳台走去。

  她想或许文昊在那边。

  抬起脚刚走了两步,文昊从外阳台走了过来,他穿着一件白衬衣,下身一条休闲牛仔裤,脚上一双浅灰色的凉拖鞋,白衬衣的纽扣不知是不是故意,上面三颗没有系上,若隐若现的露出了他白皙的胸膛。此刻,他手臂上被一个女人挽着,垂直的长发自然的披在两肩,也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衬衣的长度直接到了大腿中部,下身就什么都没穿,脚上也是一双浅粉色拖鞋,身材很红,皮肤很白,长得很乖,穿着看上去慵懒又性感,是很多男人都喜欢拥抱和宠爱的软妹子类型。

  阿丽看着他们出现,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

  她手上还提着一个礼品盒,是她特意买的一只对她而言有些昂贵的钢笔。

  文昊看着她,带着他身边的女孩走向她,“柔柔,她就是我给你提起过的刘小丽。”

  叫着柔柔的女孩笑得特别好看,她放开文昊的手,主动握着她的手,“你好小丽,我是柔柔。”

  用了特别亲昵的方式和她打着招呼。

  阿丽尽量的让自己笑了笑,伸手握上去,“你好。”

  “柔柔姐,你都不怕她把细菌啊,病毒什么的传播给你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是文沁。

  阿丽有些尴尬。

  柔柔自然的放开她的手,“小丽,我能够单独找你谈谈吗?”

  阿丽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抬头看着文昊。

  文昊只是用特别温柔的眼神看着这个叫做柔柔的女孩,分明和对她的感觉,如此相似……

  她咬了咬唇,尽量让自己承受。

  她笑着说,“好。”

  “你人真好小丽。”柔柔特别单纯的笑着,然后主动拉着她的手,往2楼上走去。

  阿丽依然茫然的跟着柔柔上楼。

  柔柔带着她推开一扇门,看上去是书房,特别大,里面除了摆放着书房该有的书书架书桌,还有一些简单的装饰外,特别显眼的正中央放着一个用架子搭好的摄影棚,有着专业的照相机和灯光,已经反光面板。

  “阿丽,你站过去。”柔柔特别单纯的说着。

  阿丽诧异。

  “你把包放下,站过去。”柔柔指了指前面的地方。

  阿丽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包走向了她说的那个地方。

  刚刚站在那里,灯光打亮,闪光灯有些刺眼的让她几乎睁不开眼。

  柔柔抱着照相机不停的照着她的模样,让她的脸色在灯光下,显得越渐的苍白。

  “小丽,能不能摆一个pose?”柔柔要求。

  “为什么要拍照?”阿丽实在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心里有些隐忍着不舒服。

  “我需要你一组照片。”柔柔直白道。

  “我和你很熟悉吗?”阿丽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对她而言,陌生无比的女人。

  柔柔笑了一下,这次的笑容少了一份清纯,多了一些深沉,她说,“小丽,我是文昊的女朋友。”

  阿丽觉得心那一刻是动了一下,有点明显,明显到,不能忽视。

  可是在那样的环境中待了这么多年,她早就有了一份,不同于她年龄的处事不惊。

  “我现在在杂志社上班,我们老板让我写一篇特殊群体的专题报道,我一筹莫展。是文昊说,他认识一个当妓女的女人,会帮我约了做专访。”柔柔说得很轻很淡,仿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般,不用考虑别人的情绪。

  阿丽有些想笑,那一秒也笑不出来了,她说,“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不准备做你的专访。”

  “我可以给你报酬的。”

  “我不稀罕。”

  “刘小丽。”柔柔似乎是急了,声音有些大。

  阿丽当做没有听到,拿起包就往外走。

  她其实知道的,像她们这种妓女,天上是不可能会掉馅饼的,上帝对她们这种女人从来都会吝啬。

  她脚步走得有些快。

  柔柔似乎也追了下来。

  客厅中依然热闹非凡,下面男男女女穿着随意,跟着劲爆的音乐不停的晃动,小型派对看上去气氛很好。

  她突然的出现,大家都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大概觉得,她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本来一个休闲的时尚派对,而她的衣服,如此的不伦不类。

  她转眸看了一眼在人群中被几个男男女女围住的文昊,转身离开。

  “刘小丽,你就走了吗?”文沁突然蹦出来,挡在她的面前。

  “让开。”阿丽声音不大不小,但带着威胁。

  “你居然威胁我”文沁一脸鄙夷,“一个妓女,有什么好嘚瑟的。脏女人”

  “让开”阿丽冷冷的看着文沁。

  “我偏不让开”文沁一脸傲慢,不屑的口吻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