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3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鹩ψ牛幻娌贾萌チ恕?

          公爵城堡黑色镶金边的铁花大门紧闭,透过花纹看进去,先映入眼帘的前庭花园一副很久没有人气的样子,满地萧瑟落叶,衰草连天。偶尔一两只青鸟飞过,也不愿意停留。前庭正中央,造型别致的大水法已经干涸了。

          蜜蜜为我撩开肩舆的纱幕,眼前的一切让我不禁摇头叹息,云舒这家伙……唉……

          我下了肩舆,示意所有人都在铁门外等候,独自一人进了铁门,穿过前庭。拾级而上,推开正厅厚重的红漆铜钉大门,一股清冷的灰尘味道扑面而来。正厅没有人,我略一思量,继续往里走……果然,后院的瀑布后的石洞中,影影绰绰两个家伙在交耳接头……

          我突然出现在两个全神贯注的男人面前,两个家伙顿时痴呆了,望着我。

          胤禩先反应过来,忙起身扎煞着手道:“纱纱,这么晚了……风又大,你……”我微微一笑:“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在这里麻烦弟弟。我担心,所以找来了。”胤禩明显松了口气,揽了我道:“那咱们回吧。”我点点头,又看了看胤祥,可怜的家伙,看样子已经很过了几天饥寒交迫的日子。原本天庭饱满地角方圆的脸膛,如今却削尖了,可与葵瓜子相比。心中不由得一软,我上前扶了胤祥的肩:“十三弟,到我那里去坐坐吧。”胤祥愣怔一下,立刻摆着手道:“这个,这个……”我不由他分辨,强拉了他,一同去了。

          如此折腾了一夜,回到元惠殿,天已经蒙蒙亮了。我依旧不与胤禩多言,只打宫人服侍了他穿戴梳洗了,尽快早朝去。今夜三界连接之门将开,要准备诸多事宜。胤祥我却留了他,只说有话要说。

          荜华带着大家悄无声息地退出去了,轻轻合上门。清晨的阳光透过头顶的水晶顶洒下来,落在我们周围。我故作随意地问胤祥:“十三弟,在这里可还生活得习惯?”胤祥局促地搓搓手,笑道:“还不错……”我拿眼风扫他一眼,继续淡淡道:“你和你八哥怎么想?”胤祥沉默不语,片刻道:“纱纱,真的不能么?这事真的不能再商量么?”我微笑着定定看他:“不能。她们是你们以前的生活,确切的说,是前世的生活。你和胤禩都已经重新为人了,我心软没有让你们喝孟婆汤,因为我实在是怕那汤会消除你们对我和舒儿的爱……你知道的……我和你四哥就是这样……没有真正天长地久,永不磨灭的爱……只能抓得住一时是一时……”想起胤祯,心中有微微地酸楚滑过……我略略定了定神,继续道:“十三弟,我不想再有任何人介入我们的生活,云舒也不想……再过些日子,我们将要回到家乡去,下次什么时候回这里就说不清楚了……”“你的家乡?在哪里?”胤祥问道,“不是这里么?”我摇摇头,笑道:“不是,离这里很远。”胤祥越摸不着头脑:“很远?要走几年?”我站起来,踱到落地玻璃窗前,仰望湛蓝的天空,抬手一指:“在那里,你要用走的话,永远也到不了。”胤祥随了我的手指望过去,只看到满眼的云彩:“纱纱……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叹息一声,自袖内摸出两块黑色的腰牌,镂空骷髅纹,金漆勾边,下坠着金色的流苏,一手递给胤祥。他迟疑着接过,看看,猛地抬头看我,惊讶万分:“通行令?!纱纱,你给我这个干什么?”“拿着吧,”我的口气淡然而不容质疑,“你前媳妇和你八哥的前媳妇,要来魔界,总得有个手续吧?你也知道,凡人是不放行的。舒儿那里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胤祥的眼里有泪花在滚动,嘴唇抖动了半天,忽然把通行令扔到桌上,抓起我的手紧紧握住:“纱纱!谢谢你!”我抽回自己的手,心里的叹息不断,面上却不带出来,重情重意固然是好男人,但是……

          “雪姨!”云舒知道我把三界通行令交给胤祥后,不出所料地找我大吵大闹来了。她哇啦哇啦吼了一大通,我只气定神闲地看眼前的卷宗。趁她喘气的当口,我低声道:“让他们接来吧,横竖另外拨一院子住就是了。过几日,你随我回月伶星去,咱们都走了,他两爷们爱跟不跟。那些女人孩子我是绝对不带的。我们不在了……我这样,也是看看这两男人到底值得不值得。”云舒不吭气了,半晌,说了句:“我脑袋不够用了……”我笑道:“你脑袋什么时候够用?”回身示意荜华:“替我准备一下,我今晚要去趟人间。”又问云舒:“你跟是不跟?”云舒鸡啄碎米般点头:“要!”

          圆明园正大光明。

          玻璃窗上透出的微黄灯光让人分外觉得温暖,在这黑暗而宁静的夜里。

          我轻轻飘落在明黄的琉璃瓦上,趁守夜的太监和侍卫不注意,悄悄潜入殿内。

          胤祯依旧埋炕桌上的公文堆中。几月不见,又消瘦了许多,面色也更加青灰,仿佛一盏油灯泯灭前最后的挣扎。谦嫔在一边,手笼在雨纱缎紫貂毛的袖笼子里,坐在胤祯对面,在绣着什么,隆起的腹部向外散着即将成为母亲的幸福。

          映衬着暖暖的微黄烛光,仿佛是一对普通的民间夫妻,在寂静的黑夜里相守着恬淡平和。我闭上眼睛,也许眼前的画面还是有些刺痛我的双眼。

          今夜三界之门已开,群魔往来人间。

          云舒觅食中,我的夫君和她的夫君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前老婆孩子去了,而我,忽然想来看看他——我曾经爱过的男人。

          几乎就是一瞬间,我下了决定,穿过玻璃窗户,出现在他面前。

          谦嫔先看见我,惊得抛了手中的针线,直扑到胤禛怀里。胤禛被惊动自书山中抬起头,双目自老花眼镜后定定看了我有那么一会儿,才失声道:“纱纱!”我微笑道:“四哥,别来无恙否?”

          屋里的太监一阵忙乱,门外的护军也拥进来要护驾,李德全还认识我,镇定地喝止了众人,控制住场面。

          胤禛愣怔着看我,手中的毛笔滑落在纸上染得一纸乌黑,浑然不觉。我对李德全道:“请李公公先带谦嫔小主下去歇息,她是有身子的人了,受不得惊吓。”李德全答应一声上前扶住谦嫔,谦嫔甩开他的手,怒道:“你是什么人!如此无礼!”我冷冷一笑,也不看她。胤禛对谦姘道:“你下去吧,朕这里暂时不用你伺候。”谦嫔呜咽着:“皇上……”胤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谦嫔恨恨地随着李德全出去了。走过我身边时,下死力挖了我一眼。

          坐到适才谦嫔坐的位置,胤禛试探着问道:“你回来了?”我瞄一眼桌上的文件,笑道:“四哥还是这么忙么?”胤禛的表情很复杂,极端不自在的样子。无语半晌,他开口道:“你还回来做什么?”我看了他约莫有那么一会儿,才道:“回来看看你。我要离开这里了,可能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人世了。”“那你何苦呢?相见还不如不见。”他语气平淡,“你乃异类,我们无需再见。”我浅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去也。”他依旧冷漠平静:“不送。”

          我起身,刚到门口,却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是他!胤禛!

          “纱纱……”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我低声道:“四哥,放开……我要走了……”胤禛没有说话,手臂却渐渐用力将我箍紧。我稍微用劲挣脱开来,随即飞身上房顶。瑟瑟秋风中,我的银与白衣满天飞舞。

          “四哥,保重。”我欲离去,身旁却多了一人,回身看时,是胤禩。“你?”我有些慌乱,很快镇定,先声道:“你的家人呢?”胤禩咬了咬嘴唇,看我的眼神中竟有些让我不舒服的东西:“没有,我去看看了她们,都很好。是你私下让人送了很多钱物去吧?”我颔笑道:“是。她们如今寄居娘家,手上短少了总是不方便。”胤禩叹了口气,上前携了我的手:“回吧,要不你还想去哪里逛逛?”我故意问道:“瑶月她们你让谁先送回去了?”胤禩笑道:“她们如今过得很好,我何必多此一举?老十三也跟我一样的想法,他寻云舒去了……罢了,前生就是前生,现在,我只有你……”他将左手臂弯成半圆伸给我:“来,纱纱。”

          我笑着挽住他,携他乘风归去。

          “纱纱!”雍正的呼喊传到耳边,我们已经听不见。

          此时此刻,眼中只有彼此,纵然前面的路还长,还有很多未知的坎坷在等着我们,也要一起相守,扶持着彼此走下去……

          (全文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霸气书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