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节 苦心(1/2)

加入书签

  尉迟恭脸色冷淡有如铁板一块,全没有方才接金子的表情,旁人看到都觉得这小子不厚道,不会做人,几位兄弟更是不满。

  莫风脸上有了怒容,上前几步,才要厉喝,却被萧布衣回头止住。

  商队一些闲人见到尉迟恭的绝情寡义,都是暗自摇头,心道怪不得他如今穷困潦倒,没有眼力肯定是主因。萧布衣无论如何,现在都算是裴阀的红人,就算要绝交,也不必急于一时。

  萧布衣回转头来的时候,笑容还是淡然,接过了铜钱,认真的数了下,这才说道:“的确是二十四文,不过最后那顿你好像吃了十张饼?”

  尉迟恭冷笑,又解下了四枚铜钱,吝啬鬼一样抛给萧布衣,“那你收好。”

  萧布衣伸手接过,神色有些黯然,却还说了一句,“这下扯平了”

  除了杨得志还是一付抑郁的神色,几兄弟差点没有被气爆,他们见过无耻的人,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竟然拿着萧布衣送他的钱再还给萧布衣!

  如果引用少当家的名言就是,做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只是少当家不发话,他们马首是瞻,还在竭力的克制自己。

  尉迟恭冷哼一声,“既然你我两不相欠,以后你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千万不要扯到我的身上。”

  他话一说完,已经霍然转身,大步的走出了院子。

  刘武周却还有时间拱拱手,告别萧布衣,紧跟在尉迟恭的身后,并不放松。

  萧布衣拿着二十八枚铜钱,目送尉迟恭离去,目光复杂,半晌才回转房间。

  莫风回到房子里面,再也按捺不住,气愤的一拍桌子,“少当家,你忍得,我却忍不得,这种人猪狗不如……”

  “莫风,住口!”萧布衣头一次的对兄弟如此的急喝。

  莫风一愣,周慕儒瞪了莫风一眼,“莫风,谁交了这种朋友都会不好受,你这个时候还在冷嘲热讽,添油加醋,怪不得少当家生气。”

  萧布衣望了几人一眼,发现都是同情谅解,替他难受的表情,感慨这帮好兄弟的时候,多少有些歉然。他们都不知道魏德身份的时候,如此的反应再正常不过。

  “魏德的事情,你们不要再提,就当没有这个人。我想要出去走走,你们整理一下货物,准备几天后出塞。”萧布衣吩咐完后,已经推门走了出去。

  没走多远萧布衣觉察到什么,缓步停了下来,扭头问,“得志,什么事?”

  杨得志抑郁的望着萧布衣,“魏德绝非薄情寡意的人。”

  “我知道。”

  “他和你绝交也并非真的绝交。”杨得志又道。

  “我知道。”

  “他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只是怕连累你,所以刻意在刘武周面前和你撇清关系。”杨得志又道。

  “我知道。”

  “他就算有案底在身,就算被刘武周盯上,但是以他的武功,想要逃走也不见得是难事。”杨得志轻声道:“你跟着他一块对敌,只能是他的累赘,你做的很对。”

  “这我也知道。”萧布衣终于点头,“得志,谢谢你。”

  “那我就放心了。”杨得志拍拍萧布衣的肩头,“布衣,他是条汉子,有担待,你也很好。”

  杨得志说完这句话后,已经很是欣慰,放心的回转房间。

  他知道萧布衣也肯定知道这些,少当家大病一场,人比以前聪明了太多。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提醒下,他不想萧布衣担心。

  可萧布衣不能不担心!

  这段日子,刘武周这个人的情况萧布衣也多少知道些,刘家是马邑郡的豪门富户,家资巨万。

  刘武周因为家中有钱,都道是穷文富武,所以他年轻的时候就是骁勇善射,喜欢结交豪侠,本身武功也是极为高明。后来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