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九章战斗(1/2)

加入书签

  看到一段时间没见的林珂气色还算不错,韩宇的担心总算是去了一半。似乎只要打倒了面前的机械皇帝,他就可以跟林珂一起夫妻双双把家还了。不过韩宇也清楚,想要跟林珂一起把家还,眼前的机械皇帝是一定要摆平的,这家伙肯定不会同意自己就这么把林珂带走。所以从一开始,韩宇就没有跟机械皇帝扯淡的兴趣,确认了林珂的所在以后,韩宇就开始准备跟机械皇帝的战斗。

  机械皇帝很强!虽然跟机械皇帝没有真正放开手脚交过手,但韩宇的直觉一向敏锐,从来到这里碰上机械皇帝以后,韩宇就感觉到机械皇帝的体内隐藏着一种令他感到不安的力量。这是种让他没有把握获胜的力量。也正是因为这种感觉,韩宇没有轻举妄动。

  “我们,打个赌吧。”机械皇帝忽然开口对韩宇提议道。

  突然的提议让正在小心戒备的韩宇微微一愣,不由纳闷的看着机械皇帝,心中暗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怎么忽然想起来打赌?”

  “你想要赌什么?”韩宇开口问道。

  “就赌你好了。你要是能赢了我,我就把林珂还给你,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去找你们的麻烦。”

  “……那我要是输了呢?”韩宇又问道。

  “那你就把你的忠诚奉献给我,为我卖命,直到你死为止。”机械皇帝笑着对韩宇说道。

  “啧~这听起来我似乎挺吃亏呀。林珂不是赌注,她是我一定要救的人。这么一算,合着我赢了啥好处没有,输了就要给你卖命,不管输赢如何。你是什么损失都没有啊。你的算盘打得挺精的呀?”

  “唔……要不这样,你赢了我就把林珂身边那个女的送给你。”机械皇帝想了想后说道。

  韩宇闻言瞧了瞧站在林珂旁边,发现自己看过去就搔首弄姿的女人,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那种女人我可不敢要了。”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机械皇帝不解的问道。

  “太风骚。一看就不是个正经货。”韩宇摇头答道。

  由于说话的声音有点大,韩宇的回答立刻传进了那个被韩宇认为是风骚女的耳朵里。风骚女的脸色顿时就黑了,而被林珂抱在怀里的龙生却好死不死的询问林珂道:“林姐姐,什么叫风骚啊?”

  “你看旁边这个奶奶就是。”林珂随口答了一句。

  女人的敌人果然就是女人。风骚女很愤怒,有心想要教训一下林珂,可一想到机械皇帝的严令。又强自忍耐了下来。她不是恶心男,与机械皇帝是属于上下级的关系。在等级森严的他们这个组织里,违背上级的命令是大罪,即便是有恶心男罩着,机械皇帝要是真的想要收拾她,还恶心男也是阻拦不住的。

  看着身边的风骚女一副吞下一只苍蝇一样的难受样。林珂的心里感到很痛快。跟韩宇在一起久了,原本善良温柔的林珂在善良温柔之余也学坏了。对待自己的敌人,打击起来那也是不择手段的。当然这个善良温柔是林珂自认为的,韩宇可不这么认为,只不过韩宇不敢说出口而已。

  林珂并没有过分打击风骚女,眼下自己毕竟受制于人,见好就收还是需要的。可恰恰就是林珂的见好就收。却偏偏让风骚女连个报复一下的机会也没有,只能气哼哼的嘀咕道:“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没眼光,没品位,没地位,愿意跟那种男人的女人不是眼瞎了就是有病。”

  听到这话,林珂不乐意了,开口自言自语道:“狐狸之所以说葡萄酸,那是因为吃不着,羡慕嫉妒恨的心理在作祟而已。”

  两个女人正在因为一个男人而进入争锋相对的状态,而引起她们口角之争的韩宇此刻已经跟机械皇帝谈崩。机械皇帝由于提不出可以令韩宇满意的赌注。而使这次由机械皇帝所提出的赌博作废。

  韩宇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对机械皇帝说道:“你就别动歪心眼了,乖乖把林珂还给我,然后自个找个坑把自己埋进去,那就万事齐活了。说实话,你这个破地方。我是一秒都不想多待。”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跟我作对了。”机械皇帝看着韩宇缓缓的问道。

  “你现在才发现吗?那你可真够迟钝的。”

  听到韩宇充满嘲讽的回答,机械皇帝冷冷的笑道:“好吧,我明白,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对自己的力量如此有信心,那就让我来教教你,过度自信,对自身的成长是不利的。”

  ……

  当一件事情谈崩的时候,最直接的解决方式就是武力。至于那些背后找人,拉帮结伙的勾当,韩宇懒得做,机械皇帝也不屑去做。让人口服心不服的事,就算最后成功了,那也是后患无穷。

  最有效的还是双方的拳头,韩宇和机械皇帝打在了一处。没有试探,双方都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倒对手。只是打倒对手并不是靠嘴巴说说就可以了。同样使出全力的韩宇跟机械皇帝在交手时产生的能量余波并不是他们身处的偏殿可以承受的住的。没有交手几个回合,偏殿就轰然倒塌,好在韩宇跟机械皇帝都不想被埋在偏殿里,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收手,在偏殿倒塌之前跑出了偏殿。

  韩宇本来还想要趁机去把林珂给救回来,却发现自己之前所看到的林珂,只是一道全息图像,林珂的真身还不知道被机械皇帝给藏在了哪里。

  “嘿嘿嘿……你现在是不是很失望?”机械皇帝有些得意的问站在对面的韩宇道。韩宇冷冷的看了机械皇帝一眼,答道:“打倒了你,再去救人也一样。”

  二人再次战在一处……

  偏殿塌了,韩宇跟机械皇帝的战斗范围顿时扩大了许多,受到他们力量波及的事物也就跟着多了起来。皇道宫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拆迁。据战后统计,占地百里的皇道宫最后仅保留下了两座仓库毕竟完整,这还是由于位置较偏的缘故,至于其他的部分,则尽数成为了战斗的牺牲品。

  造成这种结果的不仅仅是韩宇跟机械皇帝。其他参与进攻皇道宫的人,在这件事上也是有所贡献的。除了韩宇之外,入侵皇道宫的还有别人。宁平、林默寒、林薇、韩梦馨四人没有一个是善茬,在与负责拦截他们的皇道宫七人众相遇之后,顺带着拆点建筑物,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当然造成最严重破坏的却不是这几个人。而是拥有神装机甲的菲尔德跟苏婉。负责保卫皇道宫的神卫军在两名统帅的率领下对勇气号展开了围攻,而两名拥有神装机甲原型机的神卫军统帅则负责对付菲尔德跟苏婉。

  四台神装机甲中,除了菲尔德的神装机甲是自制的外,剩余三台神装机甲都是原型机。按道理来说,菲尔德应该是四人最弱的,但恰恰相反。菲尔德却是最强的。他的神装机甲虽然是自制的,但设计图却是原型机的设计图,并且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删减。再加上乔嫣儿这个对于机械痴迷并且拥有天才设计能力的机械师参与制造,菲尔德的神装机甲可以说是神装机甲原型机的改进型,比起原型机来只强不弱。

  三台原型机中,苏婉的原型机最弱,一直在被自己的对手压制。苏婉虽然想要扭转局面。只是受限于原型机的性能,也就将将只能自保有余,进取不足。而菲尔德改进型却由于菲尔德自身的原因,在设计完成以后,改进型为了适应菲尔德身体状态,不得不进行了一些封印措施,以免菲尔德的身体承受不住神装机甲改进型的力量,出现不必要的损伤。只是现在,菲尔德已经顾不上考虑自己的身体原因了。

  勇气号在神卫军的围攻下开始落入下风,虽然已经和负责偷袭的舰队取得了联系。但舰队到达是需要时间的。在舰队到达之前,勇气号还是独自再撑一会。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在舰队没有到达之前,勇气号极有可能会被击落。此时的勇气号,可以说是乔嫣儿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菲尔德不希望看到勇气号被击落。再加上想要扭转当前的形势,摆平自己的对手,依靠苏婉已经有点不靠谱了,菲尔德此刻只能依靠自己。

  挥动手中的光刃逼退了自己的对手,菲尔德抬起右手示意道:“暂时稍等一下。”

  “怎么?现在才想要求饶,是不是晚了一点?”神卫军的统帅之一冷笑着问菲尔德道。

  菲尔德闻言摇了摇头,答道:“让你等一下,只是要让你有机会见识一下我这副神装机甲真正的实力,它跟你身上穿的那件破铜烂铁是绝对不一样的。”

  “是吗?那我倒要好好看看。”说着,神卫军统帅就冲了过来,并不打算给菲尔德解开封印的时间。只是解除封印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而且当初在设计这道封印的时候就考虑过没有准备的时间这种情况,所以这道封印是可以一边战斗一边解开的。

  见对手冲了过来,菲尔德心里暗骂一声,随后双手各持一把光刃,当面迎了上去。双方站在了一处,菲尔德与对手的脸相距不过半米,都可以看清楚对手面上的痣了。

  “来啊,让我看看令你自信的这件仿制品到底隐藏着什么实力。”

  “你很快就会看到。”菲尔德冷笑着答道。

  与此同时,与苏婉对战的另一名神卫军统帅此刻已经彻底占据了上风,苏婉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面对这种情况,苏婉甚至已经有了同归于尽的想法。可就在她准备伺机抱住对手来个自爆的时候,一声异响自她的左侧传来。不等她扭头去看发生了什么,就见一道黑影自她的眼前掠过,径自砸向了正准备再次发动攻击的对手。

  苏婉的对手此刻已经打红眼了,根本就没有注意飞过来的是什么,完全就是下意识的挥刀就砍,直到将那东西砍成了两半,才猛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定睛一瞧。自己的同伴此刻已经被他亲手给拦腰斩断。死不瞑目的一双眼睛圆睁着,似乎充满了不甘。

  “怎,怎么会这样?”失手干掉了自己同伴的神卫军统帅失声叫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苏婉的耳朵里。苏婉循声望去,顿时吃惊不已。眼前的菲尔德与自己所熟悉的菲尔德截然不同。他身上所穿的神装机甲此刻已经完全呈现出一种金黄色,周身上下散发出一阵阵的金光,令人不能直视。

  “菲尔德,你这是怎么弄的?”苏婉不解的问道。

  菲尔德没有回答苏婉的问题,匆匆答了一声便扑向了苏婉的对手,“等解决了对手我再告诉你。眼下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抓紧时间解决对手。”

  苏婉虽然不解菲尔德为什么那么着急,但也知道菲尔德并不是那种会在重要的事情上马虎的人,见菲尔德抢走了自己的对手,便提高戒备守候在一旁,准备从旁协助。

  一对一的时候苏婉不是对手。但现在是二对一,更何况菲尔德此刻已经解开了神装机甲的封印,力量在短时间内得到了一次飞跃,想要解决此刻的对手,只要抓紧时间,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失手杀掉了自己同伴的神卫军统帅虽然明白此刻的菲尔德有古怪,但他的心里已经被愤怒和懊恼充斥。见菲尔德冲过来,他并没有首先考虑暂时避让,搞清楚菲尔德一反常态的原因,反而如先前一样选择了跟菲尔德硬碰硬。

  这个选择正中菲尔德的下怀。此时的菲尔德缺少的就是时间,不怕跟你硬碰硬,就怕你转身逃跑,一见对手竟然迎了上来,菲尔德心中一阵暗喜,随后毫不犹豫的发动了自己最强的攻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自家事自家知,解开封印的神装机甲的确给菲尔德带来了巨大的力量。只是这代价却让菲尔德的身体有点承受不了。只是短短的两三分钟,菲尔德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到处都是撕裂一样的疼痛,他甚至不怀疑自己的身体会在下一秒就被那股强大的力量给撕扯成碎片。

  如果神卫军的统帅可以再稳一些,在面对菲尔德的攻击时选择暂避,那最后很有可能不需要他自己动手。菲尔德就会因为身体承受不住解开封印的神装机甲的力量而死掉。可如果这东西就跟后悔药一样,是完全没用的东西。

  两名神卫军统帅最终都倒在了菲尔德的攻击之下。所不同的,可能就是一个留下了可以拼完整的尸体,另一个则是尸骨不存。为了尽快解决战斗,菲尔德半点保留也没有,完全就是百分百出力,在这种强大的出力下,选择跟菲尔德硬碰硬的神卫军统帅不仅身上所穿的神装机甲被毁,就连自身也被菲尔德所发出的那股强大力量给击成了粉末。

  看到这一结果,苏婉自然是高兴异常,可还没等她高兴,就看到完成这一切的菲尔德似乎一下子失去了知觉,一头就往地面栽去。苏婉连忙追了上去,接住了已经昏迷不醒的菲尔德。

  在苏婉的连声呼唤下,菲尔德总算是苏醒了过来,一见苏婉那张带着关切的脸,菲尔德咧嘴说道:“我没事,就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还有,看在是同伴的份上,请你轻拿轻放,把现在的我当做一件易碎品对待。”

  “我知道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苏婉连忙问道。

  “感觉?嘶~我就感觉我的身体他妈的现在要不是我的该多好。”菲尔德话还没说完,倒吸一口冷气后骂道。

  按照菲尔德关照,苏婉将菲尔德带回了勇气号,早就已经做好准备的安洁丽塔立刻就迎了上来。只是她事先并没有得到菲尔德的关照,所以在接过苏婉手中的菲尔德时还跟以前一样。

  “嗷~你……轻点。”菲尔德惨呼一声,怒视着安洁丽塔说出了自己最后的要求以后,毫不犹豫的晕了过去。

  安洁丽塔看着晕过去的菲尔德,有些无语的对一旁的苏婉说道:“我可什么都没干啊,你要为我作证。”

  “嗯,我为你作证。趁着他晕过去了。赶紧跟他包扎一样,省得一会醒过来的时候又闹腾的。”苏婉闻言点头答道。

  帮助菲尔德收起了身上所穿的神装机甲,苏婉跟安洁丽塔才明白菲尔德刚才为什么会只是被碰了一下就那样大呼小叫。此刻的菲尔德,身上就没有一块好肉,全都是那种跟用小刀拉过一样的伤口。轻轻一翻,甚至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

  看清楚了菲尔德的惨状,安洁丽塔不由得放轻的手脚,唯恐让疼晕过去的菲尔德再被疼醒。而苏婉则再次离开勇气号,消灭还在勇气号外面进行攻击的神卫军。

  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