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七章不能失败(1/2)

加入书签

  常在天此刻的心情有种说不出的复杂。自己的建议马克西一个都没有采纳,但他们人类的对手,机械军团现在所做的,却恰恰都是常在天之前想做却没机会做的。常在天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身边是不是有了机械军团的奸细,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准呢?

  不过就算那么准,这个机械军团也有点太瞧不起人了,负责掏老窝的人手也太少了。作为人类联盟军的后方,难道落英要塞来一艘小型突击舰都挡不住?

  对于一头冲过人类联盟军的防线直奔落英要塞的小型突击舰,不光是常在天没有在意,就是其他人,也没有谁在意。小型突击舰,连动用要塞炮的资格都没有。只是当马克西还在将注意力集中在人类联盟军与机械军团陷入胶着的战局当中时,后方却传来了一个十分不好的消息。

  “龙?”马克西疑惑的看着来报告的参谋,如果不是了解眼前这个人,马克西会直接让人把眼前这人给抓起来,送到安定医院去。这不是搞笑吗?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怎么可能会出现,而且还在攻击落英要塞。

  “大人,千真万确,据落英要塞传来的消息,那头龙是从突破我军防线的那艘小型突击舰里冲出来的。”

  “……你是说,那条龙是机械军团派出来的?”马克西不相信的问道。

  “是的,大人,我们要不要调一些部队回去协助要塞守备军防守要塞,以免出现意外影响这里的战局。”参谋低声建议道。

  多亏了参谋的提醒,马克西这才意识到让一头龙在自家的后方搞风搞雨的后果。军心不稳,可是很容易导致战役失败的。

  “难道凭着落英要塞的坚固也挡不住?要塞炮是干什么用的?”

  听到马克西的问题,参谋连忙答道:“大人,那头龙又不是傻子。它不可能待在原地挨打呀。就算落英要塞的要塞炮威力强大,可打不中那不也是白搭嘛。落英要塞也不是没有想过派人缠住那头龙,可那头龙凶猛异常,而且还会召唤闪电进行攻击。反正现在落英要塞是拿那头龙没辙,否则也不会专门派人来求援的。”

  “唔……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回去一趟好了。”马克西想了想后说道。

  “大人,这,这不合适吧。你走了,这里怎么办?”参谋闻言一惊。连忙问道。

  “让斯诺克克回来负责指挥,调常在天顶替斯诺克克现在的位置。”马克西毫不犹豫的答道。听了马克西的安排,参谋的心里不由暗暗叫苦,不管是斯诺克克还是常在天,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安分的主。斯诺克克还好点。有马克西压着还不至于乱来,可常在天就不行了。这家伙骨子里就是个赌徒。万一让他在斯诺克克面前撺掇一阵。保不齐斯诺克克就会答应跟着他一起冒险赌一把。

  “大人,要不然你把常在天也带走吧?”

  “怎么?担心常在天那小子乱来?你们呀,不要担心,我相信那小子知道轻重,不会作出对战局不利的事情的。更何况我会特别交代斯诺克克,不要跟常在天一起胡闹就是。”

  听马克西这么说。参谋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希望马克西可以早去早回,将事关人类联盟军未来这种大事交给两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实在是不能叫人放心。

  ……

  落英要塞

  青龙盘旋在空中。一刻也不敢停留。它很清楚地面的要塞里有着一门对它来说很具有威胁性的大炮,要是正面挨上一炮,那保准得丢掉半条命。它还想要留着命去见自己的儿子呢,可不愿意把命丢在这里。借着灵活的身手,青龙绕着落英要塞不停的转圈,利用自己可以控制雷电的能力,劈得落英要塞的守军不得不龟缩起来不敢露头。

  直到青龙忽然感到有一股力量突然从背后袭来,青龙这才放弃了继续蹂躏落英要塞,转而将注意力放到了背后偷袭自己的人类身上。

  这个人类很强!青龙第一眼看到偷袭者的反应就是这个。从这个偷袭者的身上,青龙隐隐的感到了不安。这是以前很少会出现的反应,即便当初与韩宇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在这个偷袭者的面前,青龙感觉只要自己稍不注意,就很有可能丧命。

  以此时的身体情况,绝对不适合与眼前这个偷袭者交手。庞大的身躯虽然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力量,但同样也会限制自己的速度与反应。就好比狮子与蚊子,狮子空有强大的力量,但却奈何不了一只小小的蚊子。

  望着原本体型巨大的青龙变化成为与自己身形相近的一名中年人。马克西在感觉到惊奇的同时也隐隐感到了一丝兴奋。有多长时间没有与人交手了?似乎自从挑起了与五老会作对的大旗开始,自己似乎就退居了二线,亲自出手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自己空有强大的力量却找不到机会施展,这对马克西来说一直都是心里的遗憾。

  对于马克西来说,眼前这就是一个机会。马克西不害怕对手的强大,只是担心对手不够强大,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次战斗的机会,可如果不能尽兴,那还不如不动手。不过现在看来,马克西相信这一次的战斗会让自己很尽兴。

  没有交谈,也不需要交谈。双方再审视了对手一会之后,不约而同的发起了试探性的攻击。落英要塞内的守备军没有想到马克西会亲自上阵,一见双方动起了手,再想要出手就晚了。而且为了避免出现误伤,落英要塞的攻击也随之停止,守备军的指挥官德隆一面紧张的注视着正在相互试探的交战双方,一面调动军中好手,准备随时出击救援。至于此时正打得如火如荼的前线,早已得到马克西的严令,暂时还不知道自家的大将此时正在后方与敌人打生打死。

  “斯诺克克。你觉得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常在天并没有安分太久,就接通了与斯诺克克的通讯。代替马克西正待在指挥舰内的斯诺克克心中暗道一声来了,随后拉出马克西的命令做挡箭牌,试图提前打消常在天的奇思妙想。只是常在天并不是一个喜欢轻易放弃的人,他不敢在马克西的面前耍无赖,但对于同一级别的斯诺克克,却是很放得开。

  “斯诺克克,现在是你当家,难道你就不想做出一点成绩来吗?”常在天用充满诱惑的语气问斯诺克克道。

  “嗯咳……”负责辅佐斯诺克克的参谋咳嗽一声,提醒斯诺克克不要受常在天的鼓动。斯诺克克原本有点被常在天的问话而勾起的雄心壮志顿时偃旗息鼓。轻咳一声后对常在天说道:“常在天,做好你现在手头的事情,不要想些不靠谱的事情。你小心点,你现在是在前线,别跟佩鲁斯那样不注意自己的安全问题。”

  “啊。多谢你的关心,不过……”

  “没什么不过的。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有什么事情。等以后再说。”斯诺克克打断了常在天的话后立刻就中断了与常在天的通讯。常在天郁闷的关闭了通讯,将注意力再次放在了此刻正在进行的战局之中。经过一开始的拼杀,此时的双方已经显得有点后续无力,虽然还在坚持,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休战,积蓄力量等待下一波的攻势展开。这个时候。需要常在天做的事情实在是不多,大部分事情下面的军官就可以搞定。

  常在天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显示屏,附近正在忙碌的众人纷纷放轻了手上的工作。唯恐这个时候成为心情不佳的常在天的出气筒。

  ……

  “该死的,我就不信说服不了你。”常在天沉默了片刻,暗自嘀咕了一句后起身就往指挥室外走。看架势他是打算去当面说服斯诺克克,谁也不敢拦他。这里他最大,跟他过不去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常在天将手头的工作交给自己的副手负责,随后带着一支警卫队赶往了负责指挥全舰的指挥舰,当面去见斯诺克克。

  得知常在天回来了,斯诺克克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心里琢磨是不是要板起脸来应对到来的常在天。这家伙不敢在马克西的面前放肆,可对于自己却半点敬意都没有。

  “斯诺克克,我这回来……”

  “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马上给我回去你自己的位置。”斯诺克克打断常在天的话道。

  常在天诧异的看着斯诺克克,发现冲自己板着脸的斯诺克克有点陌生,跟自己所熟悉的斯诺克克截然不同。皱眉看了看斯诺克克,常在天不解的问道:“斯诺克克,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怎么,只是感觉马克西大人交给我的担子有点重,所以有点紧张。常在天,咱们是不是兄弟?”

  “当然是。”

  “那在兄弟感到为难的时候还来为难自己的兄弟,这还算不算兄弟?”

  “……斯诺克克,可我想到了一个可以快速结束这场战役……”常在天还在试图说服斯诺克克支持自己。

  而斯诺克克见状也知道不跟常在天把话挑明是不行了,再次打断常在天的话道:“常在天,眼下我们需要的是稳,马克西大人去干什么了你也知道,你觉得在这种时候,我们贸然的出击,万一出了差错,谁来收拾残局?是你还是我?我们都不行,没有马克西大人的威望,到时整个联盟军就会变成一盘散沙,被机械军团各个击破。这个责任我担不起,同样你也担不起。不管你现在有什么奇思妙想,都给我憋回去。等马克西大人回来,只要大人回来,我跟你一起去死都行。但现在,不管你说什么都不行。你听明白了没有?”

  常在天要是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听完斯诺克克的话,常在天沉默了片刻,点头对斯诺克克说道:“我明白了,一切等马克西大人回来再说。眼下我们要做的就是稳住战局,不给机械军团可趁之机。”

  “……常在天,抱歉。我……”

  “斯诺克克,你不用道歉,你没错,错的是我,我没有搞清楚眼下的局面与刚开战的时候不同。现在的我们,缺少可以力挽狂澜的主心骨。我这就回去稳住自己负责的战区,一切等大人回来以后再说。”常在天打断斯诺克克的话道。

  斯诺克克听到这话,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石头才总算是落地,对常在天点头说道:“你能理解是再好不过。小心点,不要挂了。我还等着跟你一起去掏机械军团的老窝呢。”

  “放心,就是你死了我也不会有事。”

  常在天并不是一个不顾大局的人,只要把话说明白,他还是可以理解的。斯诺克克的确没有说错,在马克西不在的情况下。联盟军只要出现一点差池,不管是斯诺克克还是常在天。又或者是其他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服众的能力与威望。

  而现在正被斯诺克克与常在天强烈希望回到指挥舰的马克西,正与奇袭落英要塞的青龙打得不亦乐乎。

  人常说知己难求,其实对手也很难求,尤其是那种势均力敌,稍不留意就会输给对方的对手,那更是难求中的难求。人生在世。一帆风顺固然是件好事,但这样一来,短暂的一生似乎也太乏味了一点。

  马克西此时很开心,他正在享受战斗的乐趣。自打成为革命军的首领以后。自己就似乎给自己戴上了一副或许多副枷锁,每时每刻都需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尤其是随着地位的不断提高,马克西几乎已经不敢相信现在的自己还是以前那种嫉恶如仇,快意行事的马克西了。过多的责任就意味着过多的负担,虽然背负这些让马克西的愿望正在一点一点的实现,但在四下无人的时候,马克西还是很怀念自己以前担任联盟监察长的日子。那时候虽然整日里活在别人的算计之中,但那种生活,却让马克西感到自己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可现在,马克西更多的时候是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雕像,一座石碑,是人们信仰的目标,但却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与青龙的战斗令马克西重新找回了作为一个人的感觉。虽然青龙的拳头很重,打在身上很疼,但马克西却有了一种自己还活着的感受。那种感受令马克西享受,对于战斗的享受,对于活着的享受。

  青龙不解,不明白自己的对手为什么在和自己交手的时候还能笑出声。难道自己的长相很可笑?又或者自己的力量对对方来说微不足道,对方是在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想来想去,青龙都不认为这是对方发笑的原因。

  作为一名为了孩子什么都愿意去做的父亲,青龙感到了愤怒,它需要发泄,需要通过干掉对手来证明自己的愤怒。直到现在,青龙还不清楚跟自己交手的对象是谁,唯一知道的,就是必须干掉眼前这个混蛋!

  虽然出发点不同,但双方的目的却是一致的,都以打到对手为最终目的。青龙的雷与马克西的土,两股力量相互抵消着。雷电的力量是可怕的,劈山碎石无坚不摧,而大地的力量却是浑厚的,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