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蜕变(1/2)

加入书签

  韩宇无法理解黑衣人的想法,就如黑衣人同样无法理解韩宇的想法。在韩宇看来,黑衣人好不反抗的任由天使长杀戮,这是病态的虔诚,而在黑衣人的眼里,韩宇不敬畏神明的态度同样也是她们所无法理解的。

  缺乏沟通,再加上成长环境的差异,让韩宇跟黑衣人之间没有任何共同语言。韩宇同情着黑衣人,而黑衣人同样也同情着韩宇。韩宇同情黑衣人的信仰错误,黑衣人同情韩宇的信仰缺失。

  在韩宇眼中,神明可有可无,自己想要得到的,就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获得,而在黑衣人的眼中,神明是唯一的,想要得到就需要对神明虔诚,如果无法得到,原因只是由于自己对神明的不虔诚,无法打动神明的怜惜。

  韩宇认为黑衣人是可悲的,黑衣人认为韩宇是可悲的……

  思想的差异让韩宇对黑衣人的遭遇除了感到愤怒,还有一点怒其不争。而黑衣人却对自己的遭遇心甘情愿的接受,认为这是神明给予她们的考验,所以当天使长砍了两个黑衣人的脑袋以后,剩下的黑衣人只有羡慕,却没有丝毫的愤怒。

  麻木不仁,似乎用来形容此时黑衣人的心态最恰当不过。只是这些黑衣人对于自己同伴的死无动于衷,但同样身为人类的韩宇却感到了愤怒。

  即便是动物,当看到自己的同类遭遇不幸的时候,也会发出悲鸣。人之所会是人,那是因为人比其他的动物更加的重视自己的群体。如果一个人可以在杀害自己同类的时候获得快感,那这个人就已经不可以称之为人,而是连畜生都不如。

  看到黑衣人被杀,作为人的韩宇感到了愤怒。哪怕这些黑衣人自认为这是一场神明对她们的考验,韩宇也会出手阻止这种事情的再次发生。即便这些黑衣人反对,韩宇也会义无反顾。韩宇可以漠视人类自相残杀,但却不会容忍像天使这种连人都不是的玩意以杀人来满足它们变态的**。

  与韩宇对阵的四个天使长很明锐的感觉到了韩宇与先前的不同。如果先前韩宇还给它们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那现在韩宇就是一座正在酝酿喷发的火山。

  为了拯救自己的同伴,四个天使长奋不顾身的冲向了韩宇,而挟持了黑衣人的天使长也感觉到了危险。它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干了一件蠢事。杀了两个黑衣人不仅没有让韩宇投鼠忌器,反而像是彻底激怒了韩宇。而那些黑衣人却就是正准备殉道的信徒,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站在天使长的面前,似乎都在等着天使长的那一剑!

  天使长感到有点头皮发麻。狂信徒。就算是神明也会感到头疼的存在。这帮狂信徒与其说是信仰神明,倒不如说是信仰她们自己心目中的神明更加恰当。在这些狂信徒的心里,神明是完美无缺的。但实际上神明却是各个都有或多或少的缺点。只是狂信徒却不会这么认为,她们狂热的信奉着神明,力求将自己信奉的神明打造成全知全能。完美无缺的存在。一旦遭到质疑,她们就会如同狂化的战士。摧毁一切胆敢质疑的声音。即便是神明自身。狂信徒也会在第一时间将神明视为伪神。

  连神明都不敢去招惹的狂信徒,天使长却动手杀掉了两个狂信徒。此时这些黑衣人之所以还没有暴走,主要原因还是认为这是神明对她们的考验,一旦等她们意识到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那么天使长就会可能会被撕成碎片。天使长并不清楚这些黑衣人的实力,但沉默让天使长越想越不安。此时的天使长宁愿去跟韩宇交手。也不想继续留在这帮沉默的黑衣人中间。

  “我以神明的名义命令你们,消灭那个渎神者。”天使长灵机一动,指着空中正与四个天使长交手的韩宇大叫道。

  这一手玩的还真是漂亮,已经进入狂信徒状态的黑衣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考虑。第一时间的认为这是神明对她们的另一个考验,纷纷转身冲向了空中的韩宇。只是韩宇此时是在天上,这些黑衣人却没有一个会飞的。也因为这样,天使长看出了这帮黑衣人的真实实力。不过天使长却并没有因此而松口气,与其他四个天使长一样,它同样也从韩宇的身上嗅到了危险的气味。不愿意继续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与其对阵。

  四个天使长似乎跟地面的天使长想到了一块,降落到了地上,躲到了黑衣人的中间。空中的韩宇见状一时间竟然有点不好下手。虽然气愤天使长的无耻,用黑衣人做挡箭牌,只是让韩宇下杀手攻击黑衣人,韩宇还真干不出来。

  韩宇不在意杀一些作恶多端的人,但让他杀一些从小就被神明洗脑的人,韩宇下不了那个手。做人都是有底限的,韩宇的底限就是杀该杀之人,救可救之人。那些黑衣人虽然有点无药可救,但却并不是该杀之人。充其量就是一帮惹人厌烦的存在,说白了这些黑衣人也是受害者,该杀的是害她们变成今ri这样的神明,却不是她们。

  见到韩宇停止了攻击,暂时得到喘息的天使长趁着这个机会聚在一起商量对策。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五个天使长已经想明白它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十有**就是在神话时代,只有神明才会拥有的特殊能力,领域。虽然不清楚以韩宇一个区区人类的身份是如何得到这种只有神明才有的能力的,但想要离开这里,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集合五个天使的所有力量打破空间壁垒。虽然不能保证最后能不能回到原来的地方,但至少可以不用待在眼下这个对他们来说丝毫没有安全感的地方。

  只是想要打破空间壁垒并不是说说就可以办到的,传说中只有神明才具有打破空间壁垒的力量,而五个天使长却不是神明,它们只是神明的仆人,虽然有五个,但谁也无法保证。五个天使长的合力可以达到神明的力量。可留给五个天使长的选择实在是不多,想要离开这里,除了消灭这个领域的掌控者韩宇外,也就只有合力打破空间壁垒这一个选择了。

  五个天使长没有想过与韩宇达成和解。不是不想,而是明白那是不可能实现的。先不说彼此之间的不信任,单单是身为神明仆人的骄傲,就让天使长不愿意向身为人类的韩宇低头。

  灭神大战的惨痛经历让天使长对人类充满了敌意,在天使长看来,人类是叛逆者,是天生的叛徒。为了所谓的ziyou就反抗神明,丝毫没有认为神明要毁灭人类是错误的决定。双方根本就是不可能和平共处,唯有消灭对方才是最终目的。也正是这一个认知,五个天使长最终选择了第二种选择,集中自己所有的力量打破空间壁垒。离开这个鬼地方。

  身处空中的韩宇立刻就察觉到了五个天使长的意图,对于五个天使长躲在黑衣人中布下的阵法。韩宇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有心想要阻止。可是看到那些黑衣人严阵以待的样子,又有些暗自挠头。

  想要阻止那五个天使长,那就必须先摆平那帮黑衣人,可看那帮黑衣人的架势,她们是已经做好了与自己作战到底的心理准备。对于黑衣人的这个举动,韩宇实在是不能理解。可不理解归不理解。韩宇却不能痛下杀手,为了阻止五个天使长就动手干掉那些碍事的黑衣人。

  可就是这么一犹豫,五个天使长的力量聚集到了一处,看着受到力量波及而死去的黑衣人。韩宇暗暗摇头,希望剩下的黑衣人可以看清形势,选择逃离。可让韩宇失望的是,那些黑衣人全都坚定不移的站在五个天使长的四周,将那五个天使长保护的严严实实。

  韩宇被气得肺疼,气那帮黑衣人的不识好歹,气五个天使长的卑鄙无耻。眼见事情已经不可挽回,韩宇选择了眼不见为净。可就在韩宇准备离开,任由这帮黑衣人自生自灭的时候,五个天使长将力量集中到了一处,并且将矛头对准了韩宇。

  巨大的能量令韩宇也感到了压力巨大。顾不得去感慨黑衣人的自寻死路,韩宇需要集中jing神应对五个天使长的合力一击。与四个天使长的合力一击不同,五个天使长的合力一击很显然要更加高级。五种力量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可循环再生的能量波,当与韩宇的力量碰撞到一起的时候,虽然韩宇已经事先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力量打的吐了血。

  五种力量不停歇的冲击着韩宇的力量,让韩宇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好在五个天使长此时也已经筋疲力尽,一时半会没有办法攻击韩宇,这才让韩宇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但韩宇心里清楚,必须摆脱跟五个天使长的合力一击正面碰撞的局面。自己还是有点托大了,仗着是这个领域的掌控者,没有正确认识到五个天使长合力一击的强大,以至于现在陷入了被动。

  韩宇一边调动领域内的力量为自己所用,一边考虑着如何将五个天使长的合力一击给引导走。只是五个天使长的合力一击就像是跗骨之蛆,并不是韩宇想要摆脱就可以摆脱的。五个天使长看着还在与自己五个的合力一击对抗的韩宇,心里的震惊就不要提了。它们自问如果换成了自己,能不能像那个韩宇一样抗到现在还不露败绩,答案是不能。也正是因为清楚不能,五个天使长才更加迫切的想要离开这里。

  “以神的名义,将你们的力量借给我们!”先前杀了两个黑衣人的天使长忽然冲着幸存的五个黑衣人吼道。几乎就是下意识的,五个黑衣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按照天使长的指使,分别走进了五个天使长先前集合力量时所布下的法阵。几乎就是一瞬间,五个黑衣人承受不住法阵内的巨大力量而粉身碎骨。但也正是因为这五个黑衣人的死,成为了压倒韩宇的最后一根稻草。

  韩宇已经顾不上去感慨黑衣人的全都牺牲,虽然在韩宇看来这帮黑衣人是咎由自取,自己作死,但眼下的危机却容不得韩宇考虑其他。韩宇很清楚即便是自己也无法全盘承受五个天使长的合力一击,在集合了五个天使长以及那些黑衣人的能量压倒韩宇的时候。韩宇集中了领域内的所有力量,作出了最后一搏。

  ……

  两股巨大力量的碰撞让五个天使长如愿以偿,它们顾不得去查看身处爆炸中的韩宇是死是活,五个天使长手足并用的从由于两个力量碰撞而撕裂的空间通道中爬了出去,逃出了韩宇所掌控的领域。只是让五个天使长没有想到的是,当它们回到原来所熟悉的世界,迎接它们的却是另一个难以解开的困局。如果韩梦馨已经重新成为天使公主,那五个天使长此时可以高枕无忧,但看韩梦馨的样子,天使公主的意识很显然并没有重新掌控韩梦馨的身体。反而像是成为了韩梦馨的一部分。

  面对韩梦馨的问题,五个天使长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照实说?那难保它们五个不会被眼前这些人类给撕成碎片。可如果撒谎?似乎也难逃被撕成碎片的命运。感情左右都是活不了……

  而在看到五个天使长支支吾吾不正面回答自己问题,韩梦馨的脸se顿时沉了下来,一种不好的预感让韩梦馨看向五个天使长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一旁的宁平见了心中暗道不好,只是宁平也意识到了不妙。估计韩宇可能已经凶多吉少,联想到韩宇平时对待自己的好。宁平看向五个天使长的眼神也开始变得不正常。

  “宁平。把这五个混蛋额头的晶石取下来。”韩梦馨声音冰冷的对宁平说道。宁平虽然不清楚韩梦馨为什么要自己这么做,但却清楚这个时候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而五个天使长却是心里拔凉,逃出那个领域已经耗尽了五个天使长最后一丝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宁平一脸狞笑的伸手将自己额头代表自己力量、身份的晶石给扣了下来。

  疼痛还是次要的,失去了力量才是最让天使长感到心疼的。额头的晶石就是它们天使的力量源泉,一旦被夺取。那天使就等同于废人,连人类中的三岁小孩都打不过。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天使的弱点?”一个天使长忍痛询问韩梦馨道。

  韩梦馨闻言冷冷的答道:“我是韩梦馨,同样也拥有了天使公主的记忆。对于你们这些天使的弱点,自然也就一清二楚。”

  “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还要帮着外人对付自己的同类?”

  “我的同类是他,是他,是她,却不是你们。天使公主只是我的过去,而我的现在还有将来,却是他们。”韩梦馨一边指着宁平等人一边对一脸悲愤的天使长说道。并且在说到这里的时候,韩梦馨的脸se变得凶狠了起来,“我的哥哥,也就是你们刚才对付的那个人,他是我在这个世上至关重要的人,你们伤害了他,那就准备承受丧失亲人的我的怒火吧。不要怀疑,我绝对不会因为自己以前的身份就对你们手下留情。身为天使公主的记忆告诉我,即便是以前,你们也只是将我当做一杆旗帜,一个傀儡而已。”

  听着韩梦馨的话,五个天使长面如死灰,不由得有些后悔先前让韩梦馨恢复天使公主的身份这个决定是否是正确的。它们原本还想要如同以前那样在背后cao控着天使公主,以天使公主的名义统帅整个天使军团。却没有意识到已经脱离了它们控制的天使公主是否真的愿意再次被它们控制。

  经验主义害死人!这话不仅对人有用,对天使长同样有效。五个天使长后悔自己先前的错误决定,致使它们现在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不过它们并没有就此死心,依然还抱着一丝的希望,等待手下的那些天使能够及时赶来解救它们。

  只是当它们五个看到韩梦馨化身天使公主出现在那些赶来查探情况的天使面前的时候,五个天使长终于意识到了大势已去,原来只是傀儡的天使公主现在已经成为了主宰它们五个生死的存在。

  有心想要告诉其他天使出现在它们面前的天使公主是冒牌货,只是韩梦馨这个天使公主身上所散发出的圣洁气息却让五个天使长的这个想法落空,即便是五个天使长自己,它们的力量或许比天使公主强大。但却无法如同天使公主一样圣洁。

  成功夺了五个天使长大权的韩梦馨却没有半点的兴奋,她很担心自己的哥哥韩宇,祈祷着自己的哥哥可以像以前一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