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嫉妒(1/2)

加入书签

  read_content_up;随着皇帝的身体一天天好转,整个皇宫内的气氛也逐渐恢复了平常。レ?思?路?客レ作为治好了皇帝的韩梦馨,成为了整个皇宫内最不能招惹的人。原因无他,皇后罩着呢。以前周彤有皇后罩着,周彤在皇宫里谁也不敢得罪,而现在则换成了韩梦馨。再加上韩梦馨待人和善,别有人愿意招惹韩梦馨,亲近还来不及呢。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待见韩梦馨,感觉被夺走了原应该属于自己的那些待遇的周彤就恨韩梦馨入骨。只是一直找不到下的机会,周彤也只能暂时忍着。

  “梦馨,这真的不愿意留在宫里陪我?”皇后再一次旧事重提道。

  “多谢皇后娘娘美意,只是韩梦馨出身粗鄙,适应不了皇宫内的生活。而且我也不放心我的哥哥和宁平他们冒险。”韩梦馨柔声对皇后解释道。

  “唉,这女孩子家家的,万一要是出了点事情可怎么得了?要不先把你跟宁平那小子的婚事给办了?然后再……”皇后叹了口气,退而求其次的道。可还没等皇后把话完,就见宁蓉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一进来就嚷嚷道:“母后,母后,不好了。”

  被打断话的皇后很不满的瞪了宁蓉一眼,没好气的道:“蓉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是这么疯疯癫癫的?你多学学梦馨,你看孩子多乖呀。”

  宁蓉听到这话郁闷的翻了翻白眼,心中暗道自己母亲的偏心,“母后,你这事有了儿媳妇就不要女儿了。”

  “愣着做什么?出了什么事啊?”见宁蓉不话,皇后眉头一皱,问道。

  被问话的宁蓉只好放下心中的不满,急声起了正事,“母后你快看看吧,父皇他想要前线看看。”

  皇后一听这话当即也急了。按照韩梦馨的医嘱,皇帝最少也需要调养半年才能恢复元气,这个时候出做事,这不是玩命吗?眼下还不到需要他玩命的时候呀。

  “这个老不死的,他这又是要干什么?”皇后边骂边起身往宫门走。宁蓉见状冲韩梦馨眨了眨眼,拉着韩梦馨跟在了后面。

  等皇后急匆匆赶到皇帝寝宫的时候,就见皇帝正被一群人给拦在了寝宫门口。看着皇帝全副武装的样子,皇后稳稳了心神,慢慢的走过问道:“皇帝陛下,您这是打算哪呀?”

  宁家的男丁有一个传统,就是怕老婆。即便当了皇帝,这个传统也没变。看着皇后那副平静的样子。皇帝的心里却是咯噔一下。老夫老妻了,对于皇后的习惯皇帝还是了解的。这个时候皇后越是表现的平静,也就明她心里的气就越大。

  “嗯咳……那个,梦馨过,总是待在房间里对养伤没有好处,我打算出走动走动。”皇帝轻咳一声,向皇后解释道。

  “走动需要全副武装吗?”皇后慢条斯理的问道。

  “呵呵……我这就脱。这就脱。”皇帝陪着笑,退回寝宫脱了穿在身上的盔甲。这时皇后问跟来的韩梦馨道:“梦馨,出走动真的有助于养伤?”

  看了一眼带着祈求目光瞧着自己的皇帝,韩梦馨微微点头答道:“回皇后娘娘的话,的确适当的活动有助于养伤。不过并不需要穿盔带甲,而且也不用跑太远,其实只要在宫内走动走动就可以了。还有不能一直运动,需要劳逸结合……”

  “皇后。你听到了吧?我没骗你吧。”皇帝连忙打断韩梦馨的话对皇后道。皇后嗔怪的白了皇帝一眼,点头道:“好吧,既然梦馨可以走动,那以后我会陪你四处走动走动的。”

  听到皇后这话,皇帝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对此皇后只当没看见,拉着韩梦馨的问道:“梦馨啊,正好皇帝也在。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你看……”

  “父皇,车子已经准备好了,你还需要……孩儿参见母后。”宁平进了门才发现皇后也在。连忙出声问安道。

  “哼!你这个不安分的小子,你要是想要前线,那你就,何必要拖着你父皇跟你一起。你不知道你父皇身上有伤啊?”皇后不满的冲宁平冷哼一声抱怨道。

  “对啊,你这孩子真是太不孝顺了。”皇帝在一旁帮腔道。

  宁平郁闷的想要吐血,目光十分纠结的看着皇帝,心中暗道:“刚才到底是谁吵着闹着要前线的?”

  或许是自己也感觉有点亏心,皇帝没有瞧宁平的目光,扭头看向皇后的道:“皇后,今天天气不错,咱们不如花园走走。”

  “……好。平儿啊,你要是想要前线,那就吧。你好歹也是宁家的子弟,现如今宁家有难,你也该出把力才是。这里你不用担心,前线帮帮你大哥好了。”皇后答应一声,对宁平道。

  宁平听到这话心里一喜,点头答道:“多谢母后允许。”完伸一拉韩梦馨,不等皇后发话就拉着韩梦馨一溜烟的跑了。见宁平拉走了韩梦馨,皇后不由有些着急,张嘴刚要把二人唤回来,就被一旁的皇帝给拦住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让他们自己决定吧。蓉儿,花园安排一下,我和你母后一会要过小坐。”

  听到皇帝的吩咐,宁蓉答应一声,转身也离开了。等宁蓉离开以后,皇后有些郁闷的道:“你怎么想要办点事就那么困难呢?要是没有你这档子事,我就可以借机把平儿和梦馨的婚事给敲定了。”

  “怎么?你还真不打算要那个周彤当儿媳了?”皇帝闻言笑着打趣道。

  听皇帝提起了周彤,皇后原还算不错的脸se顿时沉了下来。皇帝见状不解的问道:“怎么?难道那个孩子惹你不高兴了?”

  “……皇帝,你跟我实话,对于你这次受伤的事情,你就真的一点不知情?”皇后沉默了片刻,望着皇帝缓缓的问道。

  被盯着看的皇帝有些不愿意谈起这个话题,但也知道这时候不把话清楚,还不知道皇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无奈的叹了口气,皇帝轻声反问道:“皇后。可以告诉我你打算做什么吗?”

  “……我已经有了线索,可以只要再花费一点时间,就可以调查清楚你当时受伤的真实情况。”

  “……我可是已经下达过封口令的。”

  “我可是你的妻子。自己的丈夫受了伤,而做妻子的却连丈夫怎么受的伤都不知道,这好像有点不过吧。”

  听到这话,皇帝沉默了一会,下令暂时不要被人打扰以后。拉着皇后坐了下来,轻声对皇后道:“给她一次机会如何?”

  “……看来你受伤这件事真的和她有关。”皇后盯着皇帝问道。

  皇帝闻言笑着道:“呵呵……何止是有关,可以整件事就是她幕后策划的。”

  “她好大的胆子!”得到了皇帝的亲口证实,皇后不由勃然大怒,当即就要站起来找周彤的麻烦。皇帝见状连忙拉住皇后道:“坐下,坐下。你听我把话完。”

  “好,你。”

  “这件事吧,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当时战事正酣,大家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机械军团的攻势上,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袭击从背后传来。你猜是谁偷袭了我?”

  听到皇帝的提问,皇后凝眉苦思了一会,摇了摇头。那场战役由于皇帝的被刺而打败。战死将领多员,皇后想来想也想不出谁最有嫌疑。

  “是黄成功。”皇帝见到皇后摇头,便出了答案。

  “是他?”皇后有些不相信的道。黄成功可以算是皇帝身边的亲信之一。咋一听不应该是他,但仔细一想,除了亲信的人可以偷袭得,旁人似乎也没有这个机会。只是黄成功是什么时候被拉拢过的?

  “黄成功是周彤那丫头的父亲收养的孤儿。只是这件事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也是在被刺之后,黄成功亲口对我的。”

  “……听你的口气,他当时应该可以杀死你的。但他为什么没杀你呢?”皇后不解的问道。

  皇帝闻言笑道:“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长得比较帅吧。”

  “尽胡,赶紧正常的。”皇后嗔怪的打了皇帝一拳。

  “呵呵……我也问过和你一样的问题,黄成功告诉我,他偷袭我是为了还当年周彤他老子救了他一命的恩,而不杀我,则是为了报答我的知遇之恩。而且杀了我,会让整个帝皇星大乱。那样受苦的人还是老百姓。”

  “如果是这样,那我倒是可以放过他的子女。不过那个周彤……”到最后,皇后的脸se变得严肃。皇帝见状连忙道:“这次就原谅她吧。”

  “……你老糊涂了,她是想要要你的命啊。”皇后有些不满的瞪着皇帝道。

  “唉~她想要杀我其实也是在复仇。这天下。来应该是属于她周家的,结果却被我给夺了。就算是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这次就原谅她,要是再有下次,我绝对不会姑息。”

  见皇帝坚持,皇后也不好再多什么。不过就算不找周彤问罪,让周彤吃点苦头也是必要的。必须让她明白她现在的身份,不该有的想法最好别有,否则还不知道将来会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对于皇后的这个决定,皇帝倒是没有反对,只要皇后不要周彤的xing命,那自己睁一眼闭一眼,只当没看见好了。

  得到皇帝的默许,皇后立刻便开始了对周彤的处罚。首先自然就是收回了周彤可以随时随地进宫的权利,其次就是派出了宫中的女官,教授周彤宫中礼仪,讲解君臣之道。君臣之道只是幌子,目的还是jing告周彤。以周彤的聪明才智,想要明白皇后的暗示还是很容易的。

  但就是因为聪明,在被jing告了过后,周彤惶惶不可终ri。原以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却没想到已经被人家全都知晓。直到这时,周彤才害怕了起来。

  恐惧到了极点就是愤怒。以己度人的周彤开始胡思乱想,她不知道皇帝已经服皇后原谅她这一次的刺杀行为,相反认为自己已经处于了生死关头,只要自己稍微流露出一点破绽,就会被找到借口除。

  人在疯狂地时候是不可理喻的。钻进牛角尖的周彤想要见见皇后。试探一下皇后的口风,结果却被拦在了宫门以外,这样一来,便更加加剧了周彤的怀疑,认为皇后不见自己,是为了跟自己撇清关系,免得被自己牵连。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感觉大祸临头的周彤终于害怕了。她想过逃走,可一想到族人和家族的基业,而且一旦自己逃走,肯定就坐实了自己的罪名。直到现在,周彤依然还抱着一丝幻想,认为皇帝只是在用打草惊蛇的方式想让自己自乱阵脚。

  “不能走。我不能走。”周彤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离开。可就在周彤在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的时候,管家闯了进来,低声对周彤禀报道:“三小姐,杨奇派人送来消息,是目标已经出现,让你准备好酬金等他的好消息。”

  “唔……唔?你刚才杨奇准备动了?”周彤随口应了一声,不过随即回过神来。一把揪住管家的衣领喝问道。

  从来没有见过三小姐如此失态的管家被吓了一跳,在周彤再次逼问下点头答道:“回三小姐的话,按照时间推算,现在应该已经动了。”

  “该死的!快,派人阻止他!”周彤心里暗叫不好,连声对管家道。而管家却面露难se的对周彤道:“三小姐,这个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杨奇打算在哪里伏击目标呀。”

  “不知道就赶紧找!”周彤愤怒的吼道。

  没等管家退出房间,周彤忽然又喊道:“慢着。调集家族里的好,随我出办事。”听到这话,管家连忙劝道:“三小姐,有什么事吩咐下人做就是了,您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

  “闭嘴!快准备。”周彤不耐烦的喝道。训完了管家或许是感觉话有点太过,缓和了一下语气后对管家解释道:“管家,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我们现在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招摇,必须夹起尾巴过一段时间。万一杨奇要是得,那我们不仅不会走运,反而会遭遇灭顶之灾。”

  听到这话。管家也有些慌了神。当即也不再犹豫,立刻召集齐了家族中的好,等待周彤的下令。

  被临时召集起来的人一开始有些不明所以,但在看到周彤一身戎装的时候,立刻就意识到这次的事情恐怕不小,连一直都只是躲在幕后指挥的三小姐周彤都要亲自上阵了。

  扫视了一下众人,周彤声音低沉的对众人道:“废话我就不多了,你们只要记住,一会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别的什么也别问,现在,跟我出发。”望着周彤带着人离开,管家双合什,心里默默的祈祷,但愿一切顺利。

  就在周彤带着人寻找杨奇下落的时候,这时的杨奇正带着人围攻赶往前线的宁平和韩梦馨。这也是宁平私心作祟,想要跟韩梦馨能多一些独处的时间,既没有带护卫,也没有跟韩宇等人同行,只是和韩梦馨一起向着前线行进。

  结果就被一直在等待机会的杨奇给抓住了机会。杨奇是个杀人组织的头目。他这回是受了周彤的委托,专门来除掉那个名叫韩梦馨的女人的。杀人对于杨奇来只不过是家常便饭。为了钱,别女人,就算是老人小孩,死在杨奇里的也不是少数。在杀这个行业里,杨奇的名声并不好,也正是因为不好,所以当得到周彤的委托以后,杨奇立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眼下终于有了得的机会,杨奇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只是出乎杨奇预料的,五皇子宁平竟然会和目标同行,这就让杨奇感到有些犯难。宁平的身份决定了杨奇不敢拿五皇子怎么样?但一想到周彤所开出的足以让他逍遥一辈子的酬金,杨奇又觉得值得冒一次险,大不了以后不在北部星域混了就是。

  也正是因为抱着这个想法,杨奇决定下。自己动拖住了宁平,而自己的下则围攻韩梦馨。只是出乎杨奇的预料,韩梦馨并不像看上的那样无缚鸡之力,相反的,韩梦馨还很强悍,自己眼里算是好的几个下已经被放倒在地。暂时动弹不得了。

  女子天生力弱,跟男子交的时候自然不能选择硬碰硬,于是,女子防身术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出其不意的放倒了大意了几个人之后,韩梦馨召唤出了用自己的能力创造出的光明套装,一时半会想要干掉韩梦馨,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到拿不下目标。尤其是自己渐渐挡不住宁平的攻击,杨奇的心里开始渐生退意,准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