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开战五(1/2)

加入书签

  read_content_up;法斯的话音刚落,就像是在回答法斯的话一样,巨大的爆炸声在法斯和鹰吉的耳边响起,两个人都感到地面为之颤动,立刻就意识到这是遭遇了袭击,就是不知道袭击者是机械军团还是闻讯赶来的罗琳跟茶茶。レ?思?路?客レ尽在

  巨大的动静让黑熊从睡梦中惊醒,睁眼一看自己跟前的鹰吉和法斯,刚刚醒过来还有点迷糊的黑熊不由傻乎乎的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只是鹰吉跟法斯此时却没心情搭理黑熊。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向门外走去,黑熊见状也连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只是酒劲没过去的他四肢无力,挣扎了好一会,依然没有坐起来。也就在这时,自己的副官一脸惶急的冲了进来,一见黑熊就大叫大嚷道:“大人,出事了,有人袭击我们。”

  “是谁袭击我们?”黑熊听到这话,心里顿时一急,随后耳边就听到了自己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两个名字。

  “是罗琳跟茶茶率领的军队,他们说要我们交出大人。否则……”副官虽然没有把否则后面的话说出来,但黑熊也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一想到自己落到罗琳和茶茶的手里会是什么下场,黑熊的背后就直冒凉气,酒顿时就醒了,四肢也有力了。

  “快,准备战斗,还有,立刻求援。”黑熊一边穿鞋一边对副官吩咐道。只是却没有听到副官领命的回答。黑熊心里暗道不好,抬头一看,果然不出他所料,就见副官的身后站了一排的士兵,手里拿着武器瞄准了自己,相信只要自己露出一点异常的举动,这帮混蛋就会把自己给打成蜂窝。

  “大人,罗琳跟茶茶大人已经明确告诉我们,他们只要你。为了大家的安危。你就做做好事,束手就擒吧。”副官开口劝黑熊道。

  黑熊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发出一声哀叹,他早就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突然。由于肯的事情,罗琳跟茶茶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这要是落到他们的手里,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落个好?与其受那两个人的折磨。倒不如在这里搏一把,说不定还能搏出一条生路。

  “今天来的那个鹰吉跟法斯两个人呢?”黑熊不动声se的问道。

  “大人放心,他们已经被控制了……”副官话音未落,蹲身穿鞋的黑熊忽然发动,猛地扑向了副官。只是黑熊没有想到,副官似乎早就料到了黑熊会反抗。在黑熊发动的同时,已经抽身后退,而站在他身后的一排士兵集体一蹲身,露出了藏在他们身后的一群人。

  一张大网落在了黑熊的头上,紧跟着数十名身强体壮的士兵合力将黑熊扑倒在地,动弹不得分毫。为了防止黑熊咬舌自尽,众人在扑倒黑熊的同时已经往黑熊的嘴里塞进了一根木棒。捅的黑熊直翻白眼。

  ……

  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黑熊,副官出声说道:“大人,罗琳和茶茶大人说过了,要活的,不要死的。为了弟兄们的安危,你就委屈一点吧。”

  “呜~呜~呜~”黑熊瞪大了双眼,怒视着副官,嘴里发出一阵呜咽声。

  副官刚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被旁边已经不耐烦的一名士兵一把推开,一巴掌摔在了黑熊的脸上怒声骂道:“你鬼叫什么?当初你动手杀五老会那个肯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哥几个搭把手,把他交出来,好让大家伙都能安稳几天。”

  黑熊被一巴掌打掉了气势,任由那帮士兵将自己给推出了房间。刚一出门,就看到鹰吉跟法斯正站在走廊里瞧着自己。看他们的样子,待遇要比自己好上许多。至少没有被绑着。

  鹰吉似乎看到了黑熊向自己投来的求救目光,苦笑一声说道:“黑熊,如今我们俩也是自身难保,你就别指望我们能救你了。”

  听了鹰吉的话。黑熊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希望顿时破碎,内心绝望的被士兵给关押了起来。但出乎黑熊预料的,罗琳和茶茶都没有来见自己,而是下达了一个命令,将自己给绑在了一个十字架上,ri夜承受风吹ri晒。

  ……

  三天的时间过去了……

  红卫星除了将黑熊绑在十字架上任由黑熊自生自灭以外,似乎和以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担任红卫星的军事主官换人了以外。

  “黑熊,你死了没有?”就在黑熊闭目等死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鹰吉的声音。黑熊睁眼看了看来人,说话有些无力的问道:“快了,你来干什么?是来瞧我的笑话的吗?”

  鹰吉摇头答道:“那倒不是。我们现在被困在了这里,我觉得应该跟你把话说清楚,也好让你不做个糊涂鬼。”

  听到鹰吉不是来救自己的,黑熊的心里不由有些失望,对于鹰吉的来意顿时失去了兴趣,重新闭上眼睛不再理会鹰吉。而鹰吉似乎也不在意黑熊的反应,自顾自的说道:“黑熊,其实我跟法斯应该向你道歉,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两个来这里,你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被罗琳和茶茶知道你的行踪。”

  话音刚落,黑熊猛地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鹰吉。而鹰吉却没理会黑熊的反应,继续说道:“我跟法斯之前负责角马星的防御,只是角马星出了事情,中了机械皇帝的jian计,整个角马星爆发了大规模的生化危机,为了阻止机械皇帝的jian计,联盟决定抹消角马星的存在。而我跟法斯在角马星被毁灭之前,乘坐以前藏着的逃生舱逃离了角马星。由于担心我跟法斯身上会携带那些可以使人发生变异的生化病毒,那些以前跟我们熟悉的人都对我俩避如蛇蝎,有的甚至为马克西那帮人通风报信。如果不是我跟法斯来到你这里,这里是不会引起马克西注意的。当然这也说明你气数已尽,当我跟法斯来到你这的时候,罗琳和茶茶的部队正好就是距离红卫星最近的部队,结果你的行踪也就暴露了。”

  “你们这两个混蛋!”黑熊忍无可忍的对鹰吉骂道。

  鹰吉无所谓的耸耸肩,“骂吧,如果能让你感觉好受一点。那你就骂吧,我保证不会还嘴。”

  黑熊根本就没有去听鹰吉这话,冲着鹰吉破口大骂,如果不是自己现在跟耶稣似的被绑在十字架上,黑熊真像扑过去咬死这两个害人jing。

  ……

  痛痛快快的骂了一通,黑熊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鹰吉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是为了求一个心安吗?”

  “也有这个想法。当然更多的是想要让你死得明明白白。”鹰吉点头答道。

  看到鹰吉那副坦然的样子,黑熊原本已经压下去的心火再次冒了出来,不过随即黑熊冷笑着说道:“我看你们俩是想要给自己求个心安才是主要目的。我不会骂你们了,我也不指望你们会心怀迁就,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对于黑熊的诅咒,鹰吉一脸的无所谓。闻言答道:“随你怎么发誓赌咒,反正你会死在我们前面。”说完鹰吉转身就要离开。黑熊见状连忙叫道:“等下!”

  “你有什么要说的?”鹰吉转身问道。

  “……给老子弄点水来。”

  这个要求在黑熊看来并不过分,但鹰吉却摇了摇头,“黑熊,你还没弄明白你如今的处境吗?罗琳和茶茶就是要你活活渴死,饿死在这里,如今我们的小命都在他们的一念之间。我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帮你。你自求多福吧。”

  “鹰吉,你个断子绝孙的混蛋……”

  ……

  没有理会黑熊的怒骂,鹰吉回到了军营内。正在看书的法斯见鹰吉回来了,不由放下书问道:“挨骂了吧?”

  “啊,挨了。看黑熊的样子,他还能撑一段时间。”鹰吉随口答道。

  “你啊,何苦去找骂呢?”法斯不解的摇头对鹰吉说道。

  鹰吉没有回答,伸手给自己倒了杯水。低声问法斯道:“法斯,你觉得这个罗琳和茶茶这是打算做什么?就这么封锁着红卫星,补给也依然按时发放,这跟咱们在角马星时遇到的待遇不一样啊。”

  “这很正常。角马星那时候已经爆发了生化危机,除了摧毁角马星,并没有第二种选择。而这颗红卫星却不同,我们这两个病毒携带者虽然来了这里。但却并没有出现跟角马星相同的情况。在这种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下,攻击友军的事情时没有人会去做的。我想马克西那帮人应该已经给罗琳和茶茶下了命令,目前只是监视,只有等到出现跟角马星一样的情况以后。才会做出和对待角马星一样的选择。”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还是安全的。”鹰吉看着法斯问道。

  法斯闻言耸耸肩答道:“理论上的确如此,但具体是不是真的就像我猜的那样,那就不知道了。”

  听到自己有可能不用死,鹰吉的心情顿时好了一些,之前被黑熊大骂的郁闷也随着心情的转好而消散了一些。

  “法斯你说那个黑熊还能撑多久?”鹰吉没话找话道。

  “不知道,不过以罗琳和茶茶对黑熊的恨意,那家伙想要活下来的机会很小,除非他忽然对联盟又有了重要的作用。”

  如今是马克西那帮人当家,能力比黑熊强的人比比皆是,又会有什么事情是非要黑熊不可的。也就是说,黑熊这回是必死无疑。

  ……

  “轰隆~”一声炸雷,正在跟法斯下棋的鹰吉看了看外面,有些遗憾的对法斯说道:“看来那个黑熊还能再多撑几天,这场雨下的太及时了。”

  “嘁,多撑几天又能怎么样?无非是多受几天罪。我说鹰吉,不要转移话题,你快要输了。”法斯盯着棋盘提醒鹰吉道。被看破心思的鹰吉撇了撇嘴,张嘴刚要反驳,目前担任红卫星军事主官的原副官冲了进来,一进门就冲鹰吉和法斯喊道:“鹰吉大人,法斯大人,罗琳和茶茶大人要求和你们对话。”

  “什么?”鹰吉顿时一惊,猛地起身站了起来,由于起的很突然,一下子就撞翻了棋盘。法斯气愤的瞪着鹰吉。这家伙实在是太无耻了,眼看着就要输棋了,竟然使出这种烂招。或许是由于心虚,鹰吉强作镇定的提醒法斯道:“法斯,咱们赶紧去吧,我有预感,一会跟罗琳和茶茶的对话就将决定我们这些人的命运。”

  明明知道鹰吉是在找借口。不过法斯也的确很关心自己的命运。郁闷的起身对副官说道:“麻烦你带我们过去。”

  “是,请随我来。”副官连忙答道。

  鹰吉见法斯不理自己,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低头不语的跟着法斯和副官一起离开了房间。

  视频对话中……

  看着画面中意气风发的罗琳和茶茶,再看看自己的处境,鹰吉跟法斯不由有些心有不甘。但二人也知道这时不是闹情绪的时候,眼巴巴的看着罗琳和茶茶,等待他们二人对自己二人宣布最后的处置结果。

  “鹰吉,法斯,好久不见。”茶茶开口跟鹰吉和法斯打招呼道。

  “啊,好久不见。那个什么,茶茶。还是赶紧说正事吧。叙旧的话等会再说也不迟。联盟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们?”鹰吉有些迫不及待的问茶茶道。

  茶茶跟罗琳对视了一眼,随后开口对鹰吉跟法斯说道:“联盟决定暂时观察一阵再说,你和法斯调任到红卫星,协助新任主官负责红卫星的防卫工作。虽然人身zi?you会被限制,但至少目前你们不会有生命危险。物资补给方面也不会有问题,但通往外界的交通工具会被暂时销毁,直到确认你们无事以后,才会重新发放。”

  听到这里。鹰吉跟法斯算是听明白了,联盟这是要把红卫星隔离审查。虽然这个结果不算太好,但至少保住了xing命,暂时不会跟角马星一样被人为从星域图上抹消。鹰吉跟法斯的心里一松,齐齐出了口气。

  “鹰吉、法斯,你们也不要太过放松。万一要是出现了跟角马星一样的情况,那红卫星会面对什么结局。我希望你们能提早有个心理准备。”

  对于茶茶的提醒,心里大石放下了一半的鹰吉答道:“放心,我们心里有数。对了茶茶,你跟罗琳真的要把那个黑熊折磨死啊?”

  “……鹰吉。人往高处走,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就像你跟法斯,见五老会势弱便转投了马克西那帮人,我说实话,并不怪你们。但黑熊不一样,他为了自己的前程,竟然杀了对他有救命之恩的肯,这是不可原谅的。他超过了作为一个人类的底限,他该死!”

  “茶茶你不要误会,鹰吉并没有想替黑熊求情的意思。”法斯在一旁出声解释道。

  茶茶闻言摇了摇头,答道:“其实不管是不是求情,结果都是一样的。黑熊必须死,他要用他的死为他所做过的事情赎罪。”

  话不投机半句多,感觉跟茶茶已经是处于不同世界的鹰吉和法斯在说完了公事以后就中断了谈话,因为双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通过跟茶茶的谈话,鹰吉和法斯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平静。这几天两个人都是生活在焦虑不安之中,要不然鹰吉也不会做出那种找骂的举动出来。而现在,知道红卫星不出现和角马星同样的情况自己就会没事以后,鹰吉和法斯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两个人身上是不是带上了那种可怕的生化病毒,鹰吉和法斯谁也说不准。但至少直到目前为止,两个人都没有感觉到身体出现什么异常,只要一直保持下去,至少命是可以保住了。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幸福感都是比较出来的。感到不幸福是因为有人比自己要过得好,而感到幸福则是发现有人过得不如自己。这话虽然无耻了一点,但却是现实。跟现在就只剩下一口气的黑熊相比,法斯和鹰吉感到很幸福。

  虽说茶茶带来的命令是让法斯跟鹰吉协助红卫星的军事主官进行红卫星的防御工作。但鹰吉跟法斯也有自知之明,眼下两个人只是寄人篱下,身边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也没有,这个时候跳出来指手画脚的干涉别人,除了惹人厌恶之外,不会出现第二种结果。聪明的鹰吉和法斯平时并不干涉红卫星军事主官的工作,只有当被问起的时候,他们两个才会给出一点意见。这种态度很快就赢得了红卫星上下的一致好感,虽然不会因此而投靠他们两个。但他们两个的生活开始变得顺心了起来。

  与境况好装的鹰吉和法斯不同,被绑在十字架上任由其自生自灭的黑熊却处境堪舆,连续多ri的ri晒雨淋,已经让黑熊面临了生死的最后关头。

  法斯的话音刚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