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夜宴(1/2)

加入书签

  read_content_up;黑凤山

  对于林珂,机械皇帝并没有处罚的太严重,只是将其关在水牢里待了三天之后就将其放了出来,而得到zi?you的林珂却不敢在这个时候离开黑凤山。谁知道机械皇帝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要说他在等韩宇等人的到来,这种说法打死林珂也不信。作为第一个人造人,对于机械皇帝的了解,林珂比起其他人造人要深刻得多,也透彻得多。

  机械皇帝虽然自称皇帝,可他终究是机械,思考问题总有那么一丝固定模式,你可以称之为固执。可恰恰就是这一丝固执,让机械皇帝做起出尔反尔的事情的时候一点征兆都没有。

  一切以争取利益最大化为准,这是机械皇帝行事的标准。他不想人类那样感情复杂多变,任何决定在他看来都是正常的,哪怕在林珂等人眼里不正常,但机械皇帝却始终认为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现在他或许的确想要见韩宇一面,可真要是见了以后,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或许就会认为韩宇是一种妨碍他取得利益最大化的障碍,从而下令将韩宇从这个世上抹消。即便知道韩宇很强,可林珂却依然不希望韩宇因为自己而身陷危险之中。

  从水牢出来以后,林珂很低调,除了完成机械皇帝交待她的任务,基本上不在人前露面,就算林薇这样跟她亲近的人来访,往往也是说上一些话就被林珂送走。林珂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机械皇帝的监视之中。这种时候,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守好自己的本分。不做多余的事情,坚持下去总可以让机械皇帝放松对自己的监视。

  自打无奈随着飞廉一行人回来以后,林珂就知道包括自己在内的七子,其实只是机械皇帝手中的一枚棋子,机械皇帝想要七子的xing命,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不提供解药,七子就会自生自灭,连动手的必要都没有。为此,林珂谨言慎行,家中常备纸笔。当然这纸笔的准备是背着机械皇帝的。这是从韩宇那里得到的灵感。林珂谁也没告诉。

  而到了今天,林珂感觉自己准备多时的纸笔可以派上用场了。林默寒来访,随行的还有林薇这个担心林珂的小丫头。

  对于林默寒的来访,林珂似乎早有预料。并没有在门口说话,林珂将林默寒跟林薇给迎进了屋。

  林默寒自进屋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坐在一旁看着林珂跟林薇说话,而林珂也没有问林默寒的来意。只是一边跟林薇说话。一边拿笔在一张纸上写着。

  “如果你是来问我光盘的来历的,那就学我这样交流。”看着林珂在纸上写的话,林默寒犹豫了一下,随后一咬牙,伸手拿起桌上的笔,在面前的纸上写了一句话。“为什么我对那种光盘一点印象也没有?”

  “很正常,在机械皇帝苏醒过来之前,机械皇帝的分身曾经对你进行过一次记忆修改,抹消你的一部分记忆并不是什么问题。你也不需要怀疑我对你别有所图。虽然这是你委托韩宇的事情,但我跟韩宇是一家人,他把光盘交给你跟我交给你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有什么证据?”

  “顺丰快递知道吗?你如果有耐心的话,可以去查阅一下,他们那里应该会有跟你有关的业务记录,而且我这里也有顺丰快递将你委托的光盘送到我们手上时我们签收的单子。”

  “我可以看看吗?”

  “没问题。”

  写到这,林珂放下笔,对林薇说道:“小薇,你不是想要试试我那身淡紫se的长裙吗?跟我来吧。林默寒你先坐回,我们一会就下来。”

  林薇对林珂那是无条件的服从,听到林珂的话后立刻配合的答应一声,随着林珂上了楼。林默寒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脑子很乱。按照林珂所说的,在拿到光盘以后,林默寒躲在家里将光盘里的内容看了一遍。由于事先有林珂的提醒,林默寒并没有开声音,jing通唇语的林默寒很轻松就知道了光盘内的自己那一张开合的嘴里说的是什么内容。只是这些内容,却让林默寒心神大乱。林默寒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过去还有那种事情的发生,自己曾经有过妻子,但妻子却在即将临盆的前夕被杀,而凶手竟然就是自己。

  在第一次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林默寒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林珂的yin谋诡计,可光盘里的人就是自己,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替身的可能。许多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从那张嘴里说出,动摇着林默寒心中的信念。

  记忆被修改,身怀六甲的妻子被自己亲手所杀……一件件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冲击着林默寒的大脑,让林默寒夜不能寐,只要一闭上眼睛,似乎就可以看到一个年轻女子浑身是血的正微笑着望着自己。

  这几天林默寒一直没有闲着,按照光盘中的自己所说的事情,林默寒去了一个又一个地方进行求证,而将那些得到的情报汇总以后,林默寒似乎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难怪自己在见到那座没有墓碑的坟墓时会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那里面埋着自己年轻的妻子,被自己亲手所杀的妻子。

  “呼~”林默寒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眼神突然变得坚定了起来,似乎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林珂带着林薇从楼上下来了,递给了林默寒一张签单。林默寒只是扫了一眼,随后拿起笔在纸上写道:“你告诉我这些,打算让我帮你做什么?”

  “你想要做什么?看你的神情,你似乎准备做一件大事。”林珂拿起笔在另一张纸上写道。

  “血债血偿。”林默寒写下了四个字。而林珂在看到以后却摇了摇头,写道:“自取灭亡的事情干嘛要去做?我想你的妻子如果活着,她是不会同意你去做这种事的。”

  “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虽然动手的时候是被机械皇帝的分身所控制。但动手的终究是我,我的双手沾满了自己妻子的血,还有我那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的。我要报仇。机械皇帝的分身没有了,但机械皇帝还在……”

  不等林默寒写完,一旁的林薇一把将笔抢了过去,在纸上写道:“就凭你一个连小命都被人家攥在手里的人也想要跟人家拼命?估计你只要露出一点反抗的意思,就会立马死翘翘了。你还是别太冲动的好。”

  “难道我连跟他同归于尽的机会也没有?”

  “我同意林薇的意见,估计还没等你靠近他,你就已经死了,那实在是太不值得。我的意见还是从长计议,对他不满的不光只有你。”

  “你是为了韩宇,我是为了给妻儿复仇。可林薇又是为了谁?”

  看到林默寒的问题,林薇抱着林珂的胳膊对林默寒示意了一下。林默寒会意,写道:“祝你们幸福,但愿你可以给韩宇那家伙戴上一顶绿帽。”

  林薇微笑着点点头,而林珂却没好气的拍了林薇脑门一巴掌。在纸上写道:“少说这些不着调的话,你能有闲心说这个。那就说明你的脑子已经冷静下来了。回去以后记得好好考虑考虑。我跟你是一头的。有什么事情可以来跟我商量。还有注意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嘴巴闭严一点,在我们的身上,有他放置的机关,随时可以知道你我的动向。”

  林默寒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丢下手里的笔。林默寒开口对林珂说道:“史侯已经不早,我差不多该回去了。林薇你跟不跟我一起走?”

  “你先回去吧,晚上我要跟林珂姐姐一起去参加宴会。”林薇闻言答道。

  “宴会?什么宴会?”林默寒闻言不解的问道。

  “看来你这段时间真是一点都不关心周围发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来人是谁,反正都是些受到皇帝陛下邀请的人类。为了显得宴会有人气一些,皇帝陛下让我们七子到时候出席。你快点回去准备吧,要是做出失礼的事情,到时候可有你的苦头吃。”

  “嘁,我才没兴趣呢。让飞廉那小子去参加吧。”林默寒摇了摇头,准备拒绝参加宴会。可林珂却开口劝道:“一起去吧,都是七子中的成员,你跟飞廉的关系也应该试着改善一下,总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怎么成?在皇帝陛下的麾下,我们这些人造人如果不抱团,那还不叫那些家伙给欺负死啊。”

  对于林珂的劝说,林默寒点了点头。一旁的林薇见状不满的叫道:“林默寒你什么意思?我让你去你就不去,林珂让你去你怎么就去了?”

  “跟你去的话,有可能需要陪着你胡闹,而跟着林珂去,我可以省不少的心。”林默寒一脸认真的对林薇解释道。

  林薇被气得有些抓狂。林珂哭笑不得的拦着准备发飙的林薇,扭头对林默寒说道:“你比小薇大不少,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跟她斗气。赶紧回去准备一下,记得晚上七点的时候来接我们。”

  “好的,七点的时候我会准时到达。”林默寒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再不走就要被发飙的林薇给抓住了,那可是很丢脸的事情。

  被林珂拦着,林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默寒离开,不由埋怨林珂道:“林珂姐姐,你干嘛要护着林默寒那个坏家伙?”

  “还是那句话,我们想要在这个地方占有一席之地,那我们就必须要团结。一盘散沙的话,迟早会被皇帝陛下身边的那些铁疙瘩给代替。”林珂一脸认真的对林薇解释道。

  而林珂嘴上所说的那些铁疙瘩,此时正在向机械皇帝汇报他们的工作进度。与人类不同,机械军团虽然造价较高,但却没有人类士兵的种种弱点。人类士兵除了杀戮之外,他们还拥有身为人的各种情感,而机械军团却不需要考虑这些,它们只是一群用于杀戮的机器。人类士兵在面对老弱妇孺的时候尚有恻隐之心,但机械军团却不存在这种问题。下达的命令是赶尽杀绝,那就是真的赶尽杀绝,连条狗都不会给你留下。

  但这种机械军团也不是没有弱点的。它们服从命令。无条件的服从命令,只要是程序终端所下达的命令,它们就会忠实的去执行。一旦程序终端出现问题,那整个军团就会陷入瘫痪,而人类士兵却可以在失去指挥中心开始各自为战。机械军团没有这种情况,一旦得不到命令,它们就会停止一切行动用以节省自身的能源,直到新的命令下达。而且更要命的是,如果命令是错误的,它们依然会不折不扣的去执行。哪怕是让它们自相残杀或者自爆。

  为了弥补自己军团的不足,机械皇帝复制了自己程序中的自我思维程序,将这种程序植入了自己信任的机械人的信息中心。可让机械皇帝感到不解的是,虽然被植入了自我思维程序的机械人可以不再事事请示自己,但这帮家伙的自我思维似乎出现了偏差。对于林珂那些人造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充满了敌意。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说着人造人的坏话。希望机械皇帝可以将那些人造人交给它们来处理。

  为什么要在被封印的时候利用自己所剩不多的力量制造人造人。一来是机械皇帝知道想要解开自己的封印。依靠那些由于自己被封印而群龙无首的机械人是不可能成功的。说严重点就是那个时候,机械皇帝根本就无人可用,除了人造人这个选择,别无他选。二来就是机械皇帝是被人类中的超能力者所封印,对于超能力者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让机械皇帝希望有一天那些强大的超能力者可以为自己所用。而事实上,机械皇帝成功了。人造人中不仅出现了超能力者,更解开了机械皇帝的封印,让机械皇帝重获zi?you。

  走老路从来就不是机械皇帝的习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机械皇帝不会同意自己手下机械人大将的意见。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有了自我思维能力的机械人大将却好像并没有察觉到机械皇帝的这个想法,依然固执的在向机械皇帝进言。

  也正是因为有这一个条件存在,对于监听到的林珂跟林薇、林默寒的谈话,机械皇帝也就释然了。对于人类的想法,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机械皇帝多多少少有了一点了解。知道林珂之所以会做出这种联合自保的举动,多半是由于感觉到了机械人大将的敌意。这并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做出这个判断以后,机械皇帝默许了林珂私底下的小动作。

  帝王心术,讲究的就是一个平衡。或许是受到了人类的影响,机械皇帝现如今已经越来越不像一个纯粹的机械人。

  “好啦,做好你们自己的事,跟你们不相干的事情,你们少管。”机械皇帝有些不耐烦的对还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的机械人大将说道。

  见机械皇帝不耐烦,机械人大将总算是老实了下来。看着自己的大将,机械皇帝放缓语气说道:“你的担心我都清楚,但也请你们相信我,有我在,不会让那些人造人压你们一头。可你们也不许随意去找那些人造人的麻烦。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出了事情,到时候我可是帮里不帮亲,你们到时候可不要冤枉我偏心。”

  “是。”见机械皇帝把话说得这么明白,机械人大将也只能死心,放弃了准备去找人造人麻烦的打算。机械皇帝见状jing告道:“今晚我会邀请一些人类来这里赴宴,他们都是我的客人,你们谁要是让我今晚不痛快,我就让谁一辈子不痛快。”

  听到这话,机械人大将不解的问道:“陛下,干嘛要请人类?咱们跟他们不是死敌吗?”

  机械皇帝解释道:“被封印了这么长时间,无事可做的时候我就会想点事情。我觉得吧,想要彻底灭绝人类,并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上次我们就是这个打算,结果引起了人类的反抗,最终导致了我们的失败。人类不可小视,平时他们可能会逆来顺受,但要是被逼入了绝境,那极有可能会奋起反抗,这种亏我们已经吃过一次了,我不想再吃第二次。”

  “可这跟今晚邀请人类有关吗?”

  “当然有关。人类是很复杂的一种生物,他们中间有圣人。有伟人,有英雄,同样也有人渣败类。毁灭人类这条路行不通,但奴役人类这条路,只要多花点工夫跟jing力,还是有成功的可能的。”机械皇帝yin险的笑道。

  机械人大将看着一脸yin笑的机械皇帝,头一回感觉眼前的机械皇帝无法跟印象中的机械皇帝重合在一起。

  晚上七点,林默寒开着车,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新衣来到林珂家的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