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善恶到头终有报(1/2)

加入书签

  read_content_up;当发现以往屡试不爽的方法不灵的时候,法布斯有点心里发慌了,而在看到马克西之后,法布斯差点尿了裤子。对于马克西,法布斯是知道的。他的祖父鹰吉埃文斯特曾经告诫过他,在联盟总部有什么人能惹,有什么人不能惹。其中马克西名列榜首,用鹰吉的话说,“你惹火了五老会的老大,祖父可以想办法为你摆平,但要是落到了马克西的手里,那你就要自求多福了。”

  这种提醒实在是少见,所以法布斯别的没记住,对这个忠告却是记忆犹新。现在见到了马克西本人,法布斯没有被直接吓死,已经算是万幸。

  马克西皱眉看了看法布斯,对于这种没出息的纨绔子弟,马克西向来没有好脸se。按照马克西的想法,抓住了法布斯,将他直接交给常在天处置,然后众人一起离开也就是了。但梅辛却表示了反对。他觉得这件事可以做一点文章,虽说法布斯难逃一死,但在死之前,还是想让这家伙为他们的革命做一点贡献。作为此次诱捕成功的大功臣,梅辛的要求通过了众人的表决。

  “起来!为了抓你这孙子,老子连连裤袜都穿上了,别他妈跟条死狗似的赖在地上,赶紧给老子爬起来。”梅辛恶狠狠的对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法布斯喝道。

  法布斯没有理会梅辛,手足并用的爬到了马克西的脚边,连声哀求道:“监察长大人,饶命啊。”

  “唔?”听到法布斯的求饶,马克西等人不由一愣。马克西的死讯貌似早就被公布了,怎么看这个法布斯的样子,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马克西已经死过一回这件事。

  “不用奇怪。这家伙白天围着赌桌转,晚上围着裙子转,哪有空去看电视,关心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仗着鹰吉埃文斯特,又有谁敢招惹他啊。”德隆的一番话让原先有些不解的人释然。不过随即梅辛眼珠一转,临时想到了一个损招。虽说不一定可以威胁到鹰吉的地位,但恶心恶心那家伙,还是可以办到的。

  “哎~想死想活?”梅辛抬腿踢了踢法布斯问道。而法布斯就像是被人强行爆菊了一样,立刻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尖叫,让梅辛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成功了。

  “你要是再鬼叫。我就对你不客气。现在给老子闭嘴,听老子说。”梅辛踹了法布斯一脚,恶声恶气的喝道。还别说,这招挺灵,法布斯立马老实了下来。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梅辛没想到法布斯这么没骨气。不过这样的法布斯正是自己想要的法布斯,他要是有骨气。反而不好对付了。

  马克西似乎连看都不想要看法布斯。对德隆使了个眼se之后,架着蠢蠢yu动的长在提爱你离开了现场。就留下已经给法布斯留下心理yin影的佩鲁斯在现场给梅辛压阵。法布斯看着马克西带着一个满脸仇恨的看着自己的人离开,心里不由纳闷,自己似乎不认识那个被马克西带走的人,那人是谁?

  没等法布斯想出那个似乎想要动手宰了自己的陌生人是谁,梅辛开口对法布斯说道:“喂!没听见老子问你话呢?想死想活?”

  “想活。”法布斯毫不犹豫的答道。

  “唔。既然想活,那你知道你需要付出什么吗?”。

  “明白,明白,你开个价。”法布斯忙不迭的答道。同时心里暗暗发誓。只要能够过了这一劫,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找回场子。

  梅辛被法布斯那副痛快的样子给弄得一愣,不过随即便明白了过来,顿时不高兴的踹了法布斯一脚,嘴上骂道:“滚蛋!你他娘的以为我们是绑票的吗?”。

  “啊?不是吗?”。法布斯脱口说道。

  “好胆,竟然敢愚弄我,看到这位了,我想他一定很有兴趣跟你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探讨探讨什么叫生活。”梅辛伸手一指站在一旁的佩鲁斯。而佩鲁斯则是配合的咧嘴冲法布斯一笑。对于佩鲁斯,法布斯那真是印象深刻,那副女装扮相,简直能把鬼吓活了。一听梅辛要把自己交给这个可怕的家伙,当即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连声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误会你们。你们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只要我能办到,我就一定会办。”

  “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梅辛笑眯眯的说道。看到梅辛的那副笑容,法布斯忽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答应了有点太爽快。只是人为刀俎,己为鱼肉。就算反悔,估计到时候倒霉的还会是自己。

  ……

  半个小时后,在法布斯满心忐忑的等待中,梅辛交给了法布斯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法布斯只看了一眼,立刻倒吸一口凉气,上面的许多字,自己竟然都不认识。其实这也不能怪法布斯,谁让梅辛写的大多数都是繁体字呢。法布斯认识简体字,可对于繁体字,那就有点不行了。

  “不学无术。”梅辛没好气的骂了一声,随后扔给法布斯纸笔,说道:“我念你写。”

  “是。”法布斯屁都不管多放一个,老老实实的开始按照梅辛的口述开始写字。梅辛花了半个小时所写的是法布斯的自我供诉。其实说白了就是法布斯的认罪状。虽说里面的一些内容法布斯并不认同,但在佩鲁斯的威慑下,也只能梅辛说什么,他就写什么。

  等到终于写完了,梅辛伸手要去拿法布斯的认罪状。可这是法布斯却忽然聪明了起来,一下子趴在认罪状上,抬头看着梅辛说道:“你发誓你拿走了这个不会杀我。”

  “好,我发誓我不会动你一根手指头。”梅辛点头说道。

  “那他呢?”法布斯冲着佩鲁斯努了努嘴,说道。

  梅辛见状点头说道:“他也不会杀你。把认罪状交给我,还有按上你的指印,好证明这是你亲手写的。”

  按照梅辛的要求,法布斯在自己的认罪状上按下了手印。自认自己的生命安全有了保障的法布斯忍不住好奇,问梅辛要自己的认罪状做什么?要是想要敲诈勒索。那不如直接跟他开口,这样也省得麻烦。

  可梅辛却没有理会法布斯,将到手的认罪状收好以后,冲佩鲁斯使了个眼se,随即二人退出了房间。法布斯见状也想要跟出去,结果被佩鲁斯一脚踹回了房间。等法布斯忍着疼爬起来的时候,房间里又走进了一个人。一见那人,法布斯顿时感到了恐惧。

  有道是仇人见面,分为眼红。一想到自己的仇人马上就要被自己干掉,常在天有种抑制不住的激动。

  “你还认得我吗?”。常在天不想让法布斯做个糊涂鬼。关上房门后问法布斯道。

  法布斯闻言一愣,努力回想了一下之后摇头答道:“抱歉,记不起来了。”

  听到法布斯的回答,常在天冷笑一声,记不得发生过的事情的可能有很多种。但像法布斯这样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在法布斯的眼里。处理常在天这样的人微不足道,根本就没往心里去,而第二种就是这种事法布斯常干,以至于法布斯从来不会去记。常在天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这样可以让常在天动起手的时候更加的没有顾忌。

  不过在这之前,常在天需要让法布斯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要杀他!

  “你还记得你去西里斯星带人守备官的ri子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