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门徒众首领的附加条件(1/2)

加入书签

  门徒众总部

  白玉堂大咧咧的走了进来,以一种近乎欠揍的嚣张,来到门徒众总部的服务前台,趾高气昂的宣称要见门徒众的当家,有一门是鬼头蛤蟆眼?”

  “好啦好啦,别气啦。”梅辛忍着笑,假惺惺的劝道。可惜白玉堂一眼就看穿了梅辛的假惺惺,没好气的说道:“闭嘴!不用你假好心。”

  “呕~从来没见过自己夸自己长得英俊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丑人就是多作怪。”数落了白玉堂的美女还没有住嘴,作出一副呕吐的样子小声嘀咕道,但是那声音的大小,却刚刚好传进白玉堂以及周围人的耳朵里。

  马克西皱眉说道:“好啦,我没有兴趣听你说俏皮话。我要找你们门徒众的首领,有事要跟他商量。”

  见马克西逮着面具,前台服务小姐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这位先生。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我们首领的。你如果想要见我们首领,那请你先拥有可以见我们首领的资格。”

  “什么资格?”

  “要么你是有财,要么你是有才。有财很简单,只要你可以证明你的身价过十亿,那你就有资格见我们首领。要么你就要战胜我们安排的人,证明你有才,那也可以得到面见我们首领的资格。”

  “……我选后者。”马克西想了想后说道。

  听到马克西的话,服务小姐点头答道:“请稍等,我要为你安排一下。”不等马克西点头,就听二楼的走廊扶手边传来声音。“不用了,让他们直接上来吧。”

  “见过首领。”服务小姐回头一看,连忙起身行礼道。

  “嗯,忙你们自己的事情去吧。你们几个,跟我来办公室吧。”说着门徒众的首领指了指马克西跟梅辛,转身就走。马克西的眉头一皱。似乎没想到门徒众的首领竟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女人。

  “喂,玉百堂,一会你可注意点啊,别又犯老毛病了。”在上楼的路上,梅辛好心的提醒白玉堂道。白玉堂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干嘛呀?你管印象深刻的形象顿时浮现在脑海中,玉百堂就是白玉堂。同样的一身白。手拿折扇,一副目中无人的嚣张样。

  由于有了白玉堂的存在,马克西不打算再随便乱说话,反而开始计划找个机会除掉白玉堂。这家伙可是道。

  “我习惯这样。说正事吧。”马克西闷声答道。

  对于马克西的坚持,门徒众的首领也不以为意,耸耸肩后对马克西说道:“好吧,我尊重你的习惯,那么我们就谈谈你所说的事情吧?你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又准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需要军火,这是我要得军火清单,钱不是问题,关键就是你们能不能弄到我需要的。”马克西边说边从梅辛交给自己的文件袋中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门徒众的首领。对于门徒众来说,买卖军火只是很正常的一门生意,但听马克西所说的话,似乎他所要的军火很不简单。好奇的接过文件看了看,门徒众首领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还真不是一份简单的军火清单,上面所需的军火,至少有八成是联盟禁运的,也就是说,必须依靠特殊途径才能弄到手。

  “……你所需的这份军火,我可以做主替你弄到手,但是,我必须弄清楚,你要这些军火做什么?光是自保的话,似乎有点过头了。”门徒众首领盯着眼前的面具男问道。门徒众首领此刻很想要看看面具男面具之后的那张脸。

  马克西沉默(zhaishuyuan)了一会,缓缓的问道:“门徒众的办事原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条多管闲事?”

  门徒众首领闻言一愣,随即笑了,说道:“门徒众做事并没有加规矩。刚才问的只是代表我自己。你可以选择回答,也可以选择不回答。当然,从我本心出发,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回答的。”

  “很遗憾,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马克西沉声答道。

  对于马克西的回答,门徒众首领似乎早就料到,倒也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对马克西说道:“鉴于你的军火清单中有超过八成的货物是必须通过特殊途径才能弄到的,所以酬金必须加倍。”

  “没问题。什么时候可以交货?”马克西毫不犹豫的问道。

  “……你不会是打算造反吧?如果是,那很抱歉。请原谅门徒众不能为你服务。”门徒众首领将桌上的军火清单推到马克西的面前说道。

  “你们不是一向有钱就赚的吗?”马克西不解的问道。

  “就算是有钱就赚,但也要有命赚,有命花才行。跟联盟对着干的事情,门徒众不会去做。如果你现在欺骗我,那等事发以后,就等着接受门徒众的报复吧。”

  马克西沉默(zhaishuyuan)了一会。缓缓的伸手摘下了面具。一见马克西的那张脸,门徒众首领的脸色顿时一变,盯着马克西的那张脸良久才缓缓的说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又活了。”马克西耸耸肩答道。

  “既然活了,可联盟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门徒众首领不解的问道。

  马克西闻言反问道:“你觉得我会傻到去跟要杀我的对象说‘我还没死,你继续来杀我吧’这种话?”

  门徒众首领又不是笨蛋,听了马克西的话以后立刻反应了过来,不由失声叫道:“你不是被手下暗杀?”

  “斯诺克克是我最忠实的手下。可惜现在他却要背负暗杀我的恶名。在我遭遇袭击的时候,是他带着人一直守护着我,直到我下令让他离开。”马克西缓缓的说道。

  门徒众首领听到这话,猛然反应了过来,有些惊骇的看着马克西问道:“你,你真的打算造反?”

  “这种连自己人都要暗算的联盟,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可要是联盟没了……”

  “会有一个新的联盟出现。”马克西接口说道。

  似乎一语惊醒梦中人,门徒众首领的眼睛顿时一亮。马克西的话的确没说错,现在的联盟要是没了,那取而代之的。说不定就是马克西所领导的新政权。当然也有可能会有别的政权最终战胜马克西的政权。不过从目前来看,马克西的胜面可能要大点。

  作为消息灵通的门徒众,门徒众首领比许多人都要清楚马克西的隐藏实力。别看他在担任监察长期间像个孤家寡人,但用门生故吏遍(fanwai)布整个联盟来形容他的人脉也不为过。只要马克西愿意登高一呼,那响应者必定不少。就算没有一半。那也很有可能出现三分之一投靠,三分之一动摇,剩下的三分之一观望的情况。

  想到这里,门徒众首领似乎也明白了联盟为什么要干掉马克西了。实在是马克西尾大不掉,万一要是马克西有那种改朝换代的想法,他还真有可能成功。只是让联盟没想到的是,马克西大难不死,而且由于被暗算,反而促使马克西坚定了推翻联盟的想法。这是联盟始料未及的,不知道当初决定对马克西下手的人知道了马克西未死的消息以后,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喂,到底接不接这笔买卖,你倒是给句准话呀。”见门徒众首领久久不语,马克西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问道。

  被惊醒的门徒众首领有些手忙脚乱的重新拿起了桌上的军火清单,偷眼观瞧马克西,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念头。

  这些年别看门徒众表面风光,无人敢惹。但自家人知自家事,门徒众首领心里很清楚,她的门徒众已经快要变成待宰的肥猪,联盟已经开始磨刀霍霍。为此门徒众首领一直在约束自己的手下,可一味退让妥协始终不能让联盟放下对门徒众举起的屠刀。为了不坐以待毙,门徒众首领这几年也在暗中准备,万一联盟逼人太甚,门徒众首领不介意在覆灭之前让联盟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是现在。门徒众似乎并不需要玉石俱焚了。一个机会已经摆在了门徒众的面前,只看门徒众能不能够把握住。

  “嗯咳……这个军火清单上面要的东西……没问题,我都可以向你保证,会一件不少的送到你的手上。不过这个报酬问题……”

  “如果一倍不够,可以给你两倍。”马克西皱眉说道。同时心里暗骂门徒众的贪婪。不料这回马克西猜错了,门徒众首领闻言连忙摆手说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这个报酬有点太多了,别说一倍,就是原先的报酬。也已经有点太多了。”

  “唔?”马克西不由一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见马克西脸上露出了疑惑的样子,门徒众首领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其实门徒众最近被联盟盯得也很紧。树大招风这种事情想必马克西大人也是了解的,也许过不了多久。门徒众就会成为联盟继大人过后的下一个目标。”

  “你们门徒众什么事都做,能跟我一样吗?”马克西皱眉问道。

  门徒众首领苦笑着对马克西说道:“大人呐,门徒众当初建立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能有口饭吃。我可以向你拍着胸脯保证,就算是门徒众绑架勒索,那绑架勒索的对象也是那些为非作歹,为富不仁的坏蛋。我们门徒众可没欺负过好人。”

  “……我没有兴趣关心你们门徒众的行事准则。你还是说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吧?”

  听到马克西这话。门徒众首领像是下定了决心,沉声对马克西说道:“大人所要的军火,门徒众可以保证完全为大人弄到手。不仅如此,就算大人打算造反,门徒众也愿意奉献出所有力量。惟独有一点,希望马克西大人能够答应。”

  “答应什么?”马克西问道。

  “能够答应我门徒众一个小小的请求。”

  “什么请求?”

  “希望马克西大人可以担任门徒众首领一职。”门徒众首领低声对马克西说道。马克西闻言立刻摇头答道:“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答应这个请求。我担任门徒众首领,那你干什么?而且我看不惯门徒众的行事手段,如果真的担任了门徒众的首领,我很有可能会将门徒众给解散。”

  “只要大人愿意担任门徒众的首领。就算将门徒众解散,只要可以妥善安置门徒众的门徒,那解散也不是不可以的。至于我,嗯咳……我可以担任门徒众首领的妻子。”说完这话,门徒众首领低下了头。耳朵可疑的变得绯红。

  马克西傻眼了,这种情况他是绝对没有想到的。即便跟梅辛预演了多种跟门徒众首领的见面,也没有预演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尼玛算什么?嫁妆?倒插门?呸~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