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门斗星上无好人(1/2)

加入书签

  白玉堂不是笨蛋,要是笨蛋,他也不会那么会来事,也不至于被对他感到头痛的顶头上司给找了个事,然后一脚给踢的远远地,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被授命查清楚那个连续收服古斯塔星人跟奥鲁夫星人的面具男的真实意图的白玉堂并没有傻乎乎的直奔古斯塔星或者奥鲁夫星,而是在计算了古斯塔星到奥鲁夫星的路程所用的时间之后,到达了与奥鲁夫星相距跟古斯塔星到奥鲁夫星相距差不多的另一颗星球,同样也被成为战斗种族的门斗星。跟奥鲁夫星跟古斯塔星相比,门斗星的门徒众并不属于同族,但类似于一个佣兵组织,只是为了与古斯塔星以及奥鲁夫星对抗,生活在门斗星的人们才联合了起来,自称门徒众。而门徒众的管理方式也与家族式管理不同,而是采用了公司式管理,首领就是公司的总裁,而各个头目就是各个部门的经理。门徒众的业务范围极广,只要是赚钱的行当,大到军火买卖,小到敲诈勒索,他们都做。也正是因为如此,门徒众的名声并不是很好,虽然不是臭名昭著,但也好听不到哪去。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是三个战斗种族中最有钱的,也是人脉最广的。

  在白玉堂看来,那个面具男连续收服了两个战斗种族,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可能对他的所图更有帮助的门徒众。但让白玉堂失望的是,自己在门斗星待了整整五有关面具男出现的消息。

  “难道是自己的判断有误?”这个念头只是刚刚闪现,立刻就被白玉堂自己给推翻了。白玉堂是个很自信的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坚信那个面具男一定会出现。只是白玉堂不知道,在马克西眼里,门徒众等同于害群之马,还真不是马克西想要招揽的对象。马克西可以跟门徒众有相互利用的关系,但绝对不会去想收服门徒众。这就是一个毒瘤。虽然会在短期内对自己有所帮助,但时间久了,就会尾大不掉。

  而白玉堂不知道这些,他还是单纯的认为面具男会出现在门斗星,依然在执着的等待着。只是门斗星的治安情况却不是很好。白玉堂刚一到门斗星,先是被偷走了行李。随后又住进了黑店,再然后身上带的钱也花光了。当第五以前香火旺盛,只是后来闹了鬼,这才变得人迹罕至,就连叫花子都不愿意住在这里,也正是因为如此。就便宜了白玉堂这个龙困浅滩的家伙。

  “咕噜~咕噜~”住的地方可以将就,可肚子却在这时闹起了革命。白玉堂伸手拿出了怀里揣着的半块冻的硬邦邦的饼,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忍不住有点热泪盈眶。从小到大,他那里受过这个苦,也正是没有这种经历,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其实以白玉堂的身手,只要他愿意去抢,那他的生活质量会立马有个质的飞跃。只是白玉堂是个要脸的人,也就只要死要面子活受罪了。

  求援的事情还需要等两的,准时刚才有野狗,野猫之类的趁自己不在的工夫,将饼给偷走了。

  “咕噜~咕噜~”白玉堂的肚子再次叫了起来。只是现在自己身无分文,用什么买吃的呢?吃霸王餐,丢不起那个人呐。

  郁闷之极的白玉堂也不想喝水了,冰凉刺骨的井水有什么好吃的。随手将瓦罐丢到一旁,白玉堂紧了紧裤腰带,打算睡觉。只是这饿着肚子睡觉,又怎么睡得着。更何况这睡觉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好地方,白玉堂辗转反侧到了半夜,也没有睡过去。

  正在白玉堂打算起来走走的时候,忽然就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跟着就听一个声音传来,“马克西,这里有个破庙,我们不如今晚就在这里对付一下,等什么呢?白玉堂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自己能说什么。

  就这样,来人在白玉堂的对面选了一个背风的地方,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之后心里不由得又鄙视了白玉堂一番。觉得那个先住进这里的那个人绝对是吃饱了撑的,自个给自个找罪受。

  不一会的工夫,有一个声音传了进来,“梅辛,没想到咱们今,不记得白玉堂也是情理之中的。见破庙里竟然还有旁人。不由得放低了声音。

  将起火的事情交给了梅辛,马克西则到外面去料理死狗。白玉堂一想到马克西那句狗是被半块饼给噎死的话,心里就感到堵得慌。不用问,那只死狗吃的就是从自己那里偷走的半块饼。尼玛,这本来应该是我的战利品!

  破庙本来就不是什么讲究的地方,马克西跟梅辛也不想跑到外面去烤狗肉。便直接在破庙里开烤。不一会的工夫,肉香四溢,勾得肚里本来就没食的白玉堂更加的饿了。但强烈的自尊心让白玉堂不好意思主动开口向马克西跟梅辛索取狗肉,只能背对着马克西跟梅辛,不去看他们的吃相。只是不去看,那香味却一个劲的往鼻子里钻……

  “咕噜~咕噜~”白玉堂的脸顿时就跟红布似的,不敢吱声。

  马克西跟梅辛对望一眼。顿时相视一笑。梅辛也明白了,眼前这位可能是为落难的,要不然肚子不会发出这种整间破庙都能听见的响动。

  “朋友,相逢即是有缘,要是不介意的话,一起来尝尝狗肉如何?说实话,我的烤肉手艺还是不错的。”梅辛笑着对白玉堂发出了邀请。

  矜持始终抵不上肚子的重要,白玉堂扭捏的来到火堆旁,伸手接过马克西递过来的一条狗腿,道了声谢后就大口的吃了起来。

  马克西跟梅辛并没有去询问白玉堂的来历。见白玉堂接过了狗肉,便有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边吃边聊起了闲的也没几个。毕竟联盟可是连讣告都发了,怎么可能会自扇耳光,承认先前的讣告是误报。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白玉堂一脸吃惊的问道。

  见白玉堂那副惊骇的样子,马克西玩心大起,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我差点就死了,结果到了阎王那里以后,阎王嫌我死得太早了,所以就又把我给赶了回来。别对外声张啊,要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喂,你哭什么?”

  马克西不解的看着流泪的白玉堂,扭头问梅辛道:“我刚才没说什么太可怕的事情吧?”

  梅辛闻言翻了翻白眼,通过这几说笑笑,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马克西大将,我终于找到你了。”白玉堂忽然大喊一声,一把抱住了马克西的一条腿。马克西见状大吃一惊,自己可以很肯定,眼前这人自己似乎没有任何印象。但他怎么那么激动,难道是自己的崇拜者?可你就算再崇拜,也不至于像见了亲人似的。

  “哎~你别哭啊,有话慢慢说,还有。放开我的腿,我的裤子啊。”马克西望着被狗腿弄得全是油的裤子,郁闷的说道。一旁的梅辛却是偷笑不已,不过在马克西的瞪视下,假模假式的劝说白玉堂道:“我说朋友,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我们又不会跑了。快起来吧,地上很凉,而且你要是再不住手,也许马克西大将就要喊非礼了。”

  白玉堂闻言一愣,不过一见马克西的裤子都快要被自己扯掉了,不由脸上一红。赶紧松开了马克西。

  不过接下来就是白玉堂的诉苦大会了。他倒没有说自己是奉命来调查面具男的,只说自己路过这里,结果不小心便倒了血霉。先是行礼被偷,然后是住进了黑店,钱花光以后又被扫地出门,只能暂时栖身在破庙之内……

  听着白玉堂絮絮叨叨的讲述,马克西跟梅辛不由相视苦笑。从白玉堂所说的事情来看。似乎跟他们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见马克西跟梅辛并没有被自己所说的话引起共鸣,白玉堂赶紧一抹眼泪,看着马克西说道:“马克西大将,你既然活着,为什么联盟要发出那个讣告呢?咱们明八道的家伙的臭嘴!”

  “啊?这个不用了,其实我只是不想再用原来的身份……”马克西一听连忙拒绝道。

  白玉堂立刻一副自作聪明的样子说道:“哦,我知道了,马克西大将这是在执行秘密的任务是不是?你放心,我保证不说。一定会把大将你还活着的事情当成秘密,烂在肚子里,谁也不告诉。”

  听到白玉堂这话,马克西微微一笑,没有再言语。似乎是默(zhaishuyuan)认了白玉堂的推断。一旁的梅辛低头照顾着火堆,谁也没有发现梅辛眼中的狐疑。

  据白玉堂自称,自己是马克西的忠实粉丝,在听到马克西身亡的噩耗之后,便打算去落马星这个马克西身陨的地方好好的缅怀一下。只是没想到出师未捷,被困在了门斗星。眼下在门斗星举目无亲,发出的求援也还要等两这家伙的口才不错,适合充当谈判的代表。

  这次来门斗星,马克西的目的就是想要找门徒众谈一笔军火买卖。想要造反,手上没家伙可不成。和平演变这种事只会在童话故事里存在,想要推翻联盟,还是需要真刀真枪的干。而门徒众,则是可以为马克西提供急需的武器装备的存在。当然马克西也不会一直依赖门徒众,等一切事情上了正轨,他就会将门徒众给甩到一边,不再理会。但眼下,还需要跟门徒众有所交流。

  原本担任谈判的是梅辛,但现在,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