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牛仔式的单挑(1/2)

加入书签

  黑铁塔,韩宇等人被林默(zhaishuyuan)寒一封信给骗过来的地方。韩宇不知道林默(zhaishuyuan)寒此时为什么要跟自己作对,也不知道林默(zhaishuyuan)寒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不知道林默(zhaishuyuan)寒是如何将信送进勇气号的。韩宇只知道,林默(zhaishuyuan)寒的手里有九龙碎玉片,而且只要得到了林默(zhaishuyuan)寒手里的九龙碎玉片,那九龙玉佩就会完整。换句话说,林默(zhaishuyuan)寒也知道这个事实。

  双方为了得到九龙碎玉片,为了各自不同的目的,决定用拳头说话,友谊之类的东西被尽数抛到了一边。

  黑铁塔共分五层,每一层都有一个守关之人。或者林默(zhaishuyuan)寒的目的就是将韩宇跟他的同伴分开,关于这一点,林默(zhaishuyuan)寒成功了,当韩宇见到林默(zhaishuyuan)寒的时候,身边就跟着林珂一人,剩下的人都被留在了黑铁塔每一层中。

  黑铁塔的第一层

  留下的菲尔德很是意外的看了看四周,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工夫,自己的对手,那个打扮的就跟牛仔似的家伙就不见了踪影。不光是人不见了,自己四周围的环境似乎也出现了极大的变化。如果菲尔德没有记错,自己此刻应该是在一座塔内,但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很有特sè的小镇,怎么都法跟塔这个字联系在一起。..

  牛仔不见了,菲尔德眼下只有自己一个人,为了找到出路,菲尔德只能硬着头皮接近了小镇。出乎菲尔德预料的,眼前的小镇并不是空一人,相反的,这个小镇很热闹。就像自己以前在书中看到的那种西部小镇,大胸脯的酒娘,喝醉了打架斗殴的男人,低调的商人。还有坐在角落喝闷酒的神(shubao.info)秘人。

  当穿着与此刻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的菲尔德出现在酒馆大门口的时候,喧闹的酒馆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菲尔德。菲尔德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在牛仔消失之前给他的枪械零件,利用这些枪械零件,菲尔德组装了两支枪,一长一短,短的是沙漠之鹰,长的则是来福。不管是哪只枪,对菲尔德来说都是好枪。

  看到菲尔德有枪,酒馆内的一些人重低下了头。而穿着像个牛仔的坏小子则挑衅似的看向了菲尔德。而菲尔德也没有示弱,眼神(shubao.info)冰冷的扫视了一眼那些对他流露出不怀好意目光的人。

  大多数人在接触到菲尔德的目光以后,纷纷低下了头,但却有那么一个人,毫不示弱的与菲尔德对视。在菲尔德看来。自己所遇到的情况实在是诡异,让菲尔德不由得想起了跟韩宇闲聊时韩宇说的话。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菲尔德抬手就准备开枪。就在这时,酒馆内的酒娘开口了,“这位客人,请不要坏了这里的规矩,要打请出去打,在酒馆内开枪。是会成为所有人的敌人的。”

  声音很悦耳,菲尔德不由好奇的循声望去。大胸脯是这个酒娘的唯一特征,就跟胸前塞了两个球似的,这个面容清秀的酒娘的身材已经超出了合理的范畴。

  童颜巨ru四个字在菲尔德的脑海中闪过。

  就像酒娘所说的那样。当菲尔德摸枪的时候,酒馆内的人都悄悄的伸手去摸自己的武器。只是菲尔德终究没有开枪,酒馆内也再次恢复了平静。

  走到酒馆的吧台前,菲尔德摸出一枚金币问酒娘道:“这里收这个吗?”

  酒娘的眼睛顿时一亮,死死的盯着菲尔德手里的金币点头答道:“收,只要这是真的。”菲尔德感觉这个酒娘说的是废话,手里的金币当然是真的,那是他从勇气号上带下来的。虽然身上还是有些纸币,但菲尔德清楚,自己手上的这枚原本用来把玩的金币在这里才是钱。

  入乡需要随俗,菲尔德总感觉自己此时身上的衣服显得有些扎眼,想要换身衣服。将手里的金币扔进酒娘的事业线里,菲尔德说道:“给我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好的,如你所愿。”酒娘连忙答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金钱的作用下,菲尔德要的东西很就被酒娘准备好了。菲尔德换了一身行头,除了人长得比其他人要白一点,身上的枪要显眼一点外,就跟四周围的人没什么差别了。

  找了个角落坐下,菲尔德点了一杯酒,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的坐在那里听着酒馆内的人说话。不管是食物还是酒,菲尔德都没有去碰的打算。这里实在是有点诡异,菲尔德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最让菲尔德关注的,就是那个牛仔的去向。

  “喂,喝一杯吗?”先前差点跟菲尔德动手的牛仔来到菲尔德面前问道。

  菲尔德微微摇头,拒绝了对方的邀请。结果是不言而喻的,感觉丢了面子的牛仔当即翻脸,向菲尔德发起了挑战。二人来到酒馆外的空地上,相隔大约十米。四周围的人似乎已经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熟练的找了一个角度最好的观赏点,也没有谁出面阻止一下。

  “砰!”

  向菲尔德发起挑战的牛仔倒在了地上,四周围的人见没有热闹可看,纷纷继续去做各自的事情。至于中枪的牛仔,则没有一个人去关心一下。菲尔德脸sèyin沉的走到中枪的牛仔旁边,发现牛仔已经毙命,但中枪的地方却没有流出血液。这种反常的情况提醒了菲尔德,这里不是自己所知道的的世界,反倒像是韩宇曾经提到过的某些幻境。

  “难道自己中招了?”菲尔德有些不相信的自言自语道。仔细回想了一下跟那个牛仔在塔中较量组装枪械速度的过程,自己比对手晚一步组装出了一支短枪,那家伙似乎很遗憾,并没有朝自己开枪,反而突然像是一阵烟似的消失了。而伴随着那个牛仔的消失,塔里突然逛起了大风,让自己连眼睛都睁不开。可当自己睁开眼晴的时候,自己已经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客人,结束了就回来吧,那个倒霉的家伙会有人处理的。”酒娘站在酒馆门口对菲尔德说道。

  菲尔德闻言点点头。回到酒馆以后等待会来处理那个倒霉牛仔的人。似乎这一次的决斗效果很明显,菲尔德发现酒馆内落在自己身上的眼光一下子少了许多。百聊赖的菲尔德在酒馆内东张西望了一番,意中的那么一眼,酒馆内的看板引起了菲尔德的注意。

  起身走到看板边,菲尔德仔细看了看看板上贴着的那张悬赏令。上面的画像菲尔德有八成的把握是自己先前在塔里遇到的那个牛仔。可这家伙怎么变成通缉犯了?而且悬赏金还不少。

  菲尔德对悬赏金不感兴趣,但对这个牛仔却很感兴趣。酒馆的酒娘见状好心的提醒道:“客人,你最好不要去打这个家伙的主意,你虽然很厉害,但在那个家伙的面前,你是赢不了的。”

  “这家伙在哪你知道吗?”菲尔德闻言问道。

  酒娘误以为菲尔德是不服气。连忙答道:“客人,请原谅我也不知道这家伙的下落。他一向来影,去踪,当你想要找他的时候,你是论如何也找不到。而当你不想要找他的时候,他往往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菲尔德没有再追问。既然酒娘不愿意说。菲尔德也不打算强迫。反正自己是被这家伙给弄到这里来的,只要耐心等待,这家伙总有出现的时候。

  跟菲尔德决斗的倒霉家伙被小镇的jing长给拖走了,也不知道会送到哪里去。菲尔德没有心情继续待在酒馆里,起身向酒娘为他安排的房间走去。

  等菲尔德离开了酒馆,酒馆内再次热闹了起来。而话题的焦点,就是刚刚离去的菲尔德。回到房间的菲尔德躺在了床上,看着房间的话有点的对菲尔德说道。

  “为什么?”菲尔德不解的问道。

  “因为……”酒娘的话还没说完,就听整个小镇就像是炸锅了一样,男人的怒(shubaojie)吼不断的从外面传来。酒娘苦笑着对菲尔德说道:“我昨过了,有许多人的目标跟你一样的。现在的你就算下去了,也不可能第一个跟那个家伙交手。”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砰~砰~砰~”的枪声以及人们略带惋惜的声音。菲尔德走到前朝外张望,就见那个骑白马的家伙依然骑在马上,但在他的马前不远处,躺着三个生死不知的牛仔。

  就像是心有灵犀。骑白马的家伙在菲尔德看向他的时候,抬头看向了菲尔德。冲着菲尔德咧嘴一笑,菲尔德顿时明白,这家伙是在向自己发出战书。没有丝毫的犹豫,菲尔德整理了一下行装,抄起来福枪就准备出去。

  这回酒娘没有再拦,目送着菲尔德离开,那眼神(shubao.info)令菲尔德讨厌,就像是在目送一个死人。这种眼神(shubao.info)令菲尔德回想起了令人不愉的过去。但菲尔德还没有混账到找一个女人的麻烦,沉默(zhaishuyuan)的走出了酒馆。来到了大街上。

  此时骑白马的牛仔已经干掉了十多名向他发起挑战的牛仔,正坐在马上停在酒馆的门口,见菲尔德走了出来,伸手对菲尔德说道:“上来。”

  不决斗?菲尔德纳闷的看着牛仔。就见牛仔摇头说道:“这里不合适,我带你去一个适合的地方。”

  让自己跟这个对手同乘一匹马。菲尔德不太乐意,可看牛仔现在的样子。他似乎不打算在这里跟自己动手。而菲尔德也做不出向自己没有战斗yu望的人开枪的行为。

  咬了咬牙。菲尔德决定跟这个牛仔走一趟,看看这家伙到底打算做什么。

  对于菲尔德的大胆,牛仔感到很开心,哈哈大笑的将菲尔德给拉上了马,一拉马缰绳,白马慢悠悠的离开了小镇。留下小镇里面面相视的人们。

  ……

  “喂,你这是打算带我去哪?”行了一段时间,菲尔德忍不住问道。

  “不要着急,很就到了。”牛仔头也不回的答道。

  ……

  又是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两个人来到了戈壁荒漠。牛仔似乎很怀念这里,看了看四周以后对坐在后面的菲尔德说道:“下马。”

  菲尔德早就骑马骑得屁股发麻,当即从马上跳了下来,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看着牛仔,想要看看这家伙现在又想要干什么。

  这回牛仔没有再让菲尔德失望,缓缓的说道:“这里就当是我们的决斗场好了。我们以这里为起点,分别向两头各走三十步,期间不许回头,不许拔枪,当双方都数到三十以后,才可以攻击?”

  “没有。不过我还是想要多问一句,解决了你,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吗?”

  对于菲尔德的疑问,牛仔没有隐瞒,微笑着答道:“可以。这里是我创造出来的,至于怎么创造的,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同伴跟你会有同样的遭遇。黑铁塔的内部并不大,想要战斗就必须另外开辟出一个战场。我这样的回答你还满意吗?”

  “满意,可以开始了吗?”

  “不要那么猴急,在开始之前,我还有点准备工作要做。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休息一下。”

  “……还有一个问题,这里跟外面的时间同步吗?”

  “呵呵……你猜。”牛仔笑容恶劣的对菲尔德说道,气得菲尔德想要用枪托朝那张脸上来上一下。

  因为是决斗,来福枪这种枪械就不能用了,因为那这种枪来决斗,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这样一来,菲尔德能用的枪就只剩下沙漠之鹰了。虽然只有七发子,但这种决斗,往往一两发子就可以决定胜负,根本不存在药不足这个问题。

  虽然牛仔没有跟回答自己的最后一个问题,但从自身的身体状况来分析,菲尔德觉得这里的时间跟外界并不是同步的,否则超过十二个小时不吃不喝,自己怎么会连点口渴的感觉也没有。

  趁着牛仔做准备工作的时候,菲尔德也在抓紧时间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努力将自己一会的对手想象成杀父仇人级别的,只有那样,菲尔德才能毫不犹豫的开枪。

  又一次检查了一遍(fanwai)自己马上会用到的枪械,牛仔似乎已经做好的准备。笑看着菲尔德说道:“你看上去似乎有点紧张。”

  菲尔德闻言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问道:“你不觉得你说这话有点幼稚吗?心理战可不是像你这样玩的。”

  被戳穿的牛仔没有丝毫的尴尬,哈哈一笑之后对菲尔德说道:“站到我背后跟我背靠背,等三十步以后……”

  “一会一起喊吗?”菲尔德打断牛仔的话道。

  牛仔闻言答道:“当然,你可不要喊乱了。”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菲尔德冷哼一声答道。

  二人背靠背,随着牛仔说出开始两个字以后。两个人同时向自己所面对的方向迈开了步子,嘴里同时喊道:“一,二,三……”

  “……三十!”

  几乎就是同时,菲尔德猛地转身,也顾不上去瞄准,完全就是凭借着直觉,举枪向着牛仔开了一枪。与此同时,牛仔跟菲尔德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