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 就是你(1/2)

加入书签

  ()????“你认错人了。レsiluke?思?路?客レ”韩宇摇头对小姑娘说道。但小姑娘却很执着,盯着韩宇说道:“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这家伙害得我师父年纪一大把还要遭受牢狱之灾。”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韩宇不解的摇头说道。

  小姑娘盯着韩宇缓缓的说道:“不管你听不听得懂,反正你是我的,跟我走。”说着小姑娘就伸手去抓韩宇,不料却被韩宇反手抓住了手腕。韩宇看了一旁的男子一眼,说道:“你这师妹是不是花痴啊?我承认我长得有点帅,对女孩子很有吸引力……”

  男子的额头开始冒汗,这样不听召唤者命令的召唤生物他还是头回遇到。突发的情况让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你,你放手!”小姑娘脸sè憋得通红,瞪着韩宇叫道。

  “嘁,你当我乐意碰你呀,黄毛丫头一个,就算是非礼,我也非礼你旁边的。”韩宇松开了小姑娘的手腕,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你……”小姑娘银牙暗咬的怒(shubaojie)视着韩宇,伸手入怀,掏出一块黑sè的水晶石,冲着韩宇叫道:“收!”

  ……

  没有任何情况发生……

  韩宇看着脸sè大变的小姑娘问道:“小丫头,你这是打算用这玩意贿赂我吗?”

  “这,这怎么可能?”小姑娘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难以置信的瞪着韩宇喃喃自语道,站在一旁的师兄师姐也是面面相视。小姑娘拿出来的黑sè晶石是用来收纳被召唤生物的,但对韩宇却无效。可师父给的显示被召唤生物所在的玉饰明明发出了强光,而目标就是直指韩宇。

  “这不可能!”小姑娘大叫一声,伸手去扯韩宇的衣服。韩宇大惊失sè,连忙制住小姑娘冲发愣的师兄师姐的吼道:“你们俩管不管了?就任由这个小丫头当街耍流氓?”

  被提醒的师兄师姐对望一眼。师姐上前将小姑娘给拉开,而师兄则对韩宇抱拳行礼道:“小兄弟莫怪,我师妹失态是有原因的。”

  “真是的,我就这一身衣服,别给我扯坏了。”韩宇没好气的抱怨道。

  感觉自己的存在感被无视的有为县令不满了,冲着包围韩宇等人的官差叫道:“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动手!”

  话音刚落,就见正跟韩宇说话的男子脸sè一变,起身拿出一块金牌,沉声对众官差说道:“御赐金牌在此,谁在敢动?以谋反罪论处!本座乃是国师座下首席大弟子无尘。”

  “别听他的!他是冒牌的!上。出了事由我担着!”有为县令大声叫道。

  官差原本看到金牌有点发憷,但一听有为县令的话,立刻又围拢了过来。无尘见状怒(shubaojie)道:“金牌已现,尔等还要助纣为虐,难道就不怕王法了吗?”

  “得了。这里山高皇帝远,你还是把你那块金牌收起来吧。”韩宇起身对无尘说道。说完韩宇看了看有为县令的所在。冷哼一声道:“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家伙搞出来的。只要解决了你,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你敢伤害朝廷命官?”有为县令吃了一惊,不由倒退了两步。

  韩宇慢悠悠的朝着有为县令走了过去,包围的官差已经韩宇走过来,立马默(zhaishuyuan)契的让出了一条道路。韩宇一路无阻的走到有为县令的面前。伸手一巴掌将有为县令打倒在地,一脚踩在有为县令的脸上,用力揉了揉,口中骂道:“朝廷命官个球!就你这货也配当朝廷命官?要是朝廷命官都是你丫这德xìng。那这个朝廷不要也罢。”

  “救,救命!”有为县令大声求救道。但官差们早就被韩宇的暴力给吓破了胆,而有为县的百姓却对有为县令恨之入骨,对于有为县令倒霉,他们只会暗自拍手称快,才不会去管有为县令的死活。

  “看到了吗?这就是因果报应,叫你丫欺负人,叫你丫为非作歹,叫你丫……”每说一句,韩宇就踹有为县令一脚。三拳两脚过后,有为县令出气多,进气少了。韩宇一见心里暗叫糟糕,谁能想到这个家伙这么不经打呢。

  不想杀人的韩宇只能从口袋里把治疗瓶给拿了出来,看着有为县令起死回生,周围的人全都看傻眼了。无尘呆呆的看着韩宇手里的治疗瓶,喃喃自语道:“神(shubao.info),神(shubao.info)仙。”

  “啊?谁啊?谁是神(shubao.info)仙?”韩宇闻言扭头问道。

  ……

  在封建社会,帝王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总是采取一些愚民政策,比如君权神(shubao.info)授,皇dì?dū是道:“那个,那个,韩宇啊,你就当帮帮我们,我师父现在就被软禁在皇宫之内。再过三不出话来。

  无尘跟自己的师妹对望一眼,同时起身离开座位。“扑通”一声跪在了韩宇的面前,无尘开口请求道:“求求你了韩宇,我知道是我师父对不起你,但还是求你去救救他。他是我们的师父,如果没有我们师父。我们也活不到今道:“要我去也行,但我事先可说好,我去是去,但我去了就要揍那个老家伙。到时候你们可不许拦。”

  一听韩宇这话,无尘试探的问道:“不会要了我师父的命吧?”

  “说不准,万一那老家伙身子骨不行,撑不住我可不负责。”韩宇两手一摊答道。

  无尘咬咬牙。对韩宇说道:“只要能给我师父留口气,我们师兄妹可以当做没看见。”

  “师兄,你怎么能答应他这么过分的要求?”小师妹一听这话立刻大叫道。无尘闻言连忙问道:“小师妹,一个受伤的师父和一个死的师父你选择哪一个?”

  “厄……”小师妹被问得哑口无言。

  ……

  事不宜迟,担心韩宇反悔的无尘当即就要带着韩宇上路,可韩宇却在这时拒绝了。扔下无尘没有理会,走到得到消息匆匆赶过来的牛大身边,有些遗憾的对牛大说道:“牛大,看来我是没有办法跟你一起回牛家村了。这张虎(fuguodu.pro)皮……”话说到这里,韩宇回头对无尘说道:“哎,你过来。”

  无尘连忙跑了过来,恭声问道:“韩宇,有何吩咐?”

  “有钱吗?”

  “啊?”

  “发什么愣啊?我问你有钱没有?”韩宇不满的重复了一遍(fanwai)自己的问题。

  回过神(shubao.info)来的无尘连忙答道:“有,有。”说着无尘将自己身上带着的盘缠都递给了韩宇。韩宇见状摇了摇头,拿走了无尘手里的盘缠的一半,递给牛大说道:“用这钱给村里买些东西。”

  “这,这个,我不能要你的钱。”牛大连忙摇头拒绝道。

  “有什么不能要的?给你你就拿着。”说着韩宇不由分说的将钱塞到了牛大的手里,说道:“替我跟牛老爹说一声,多谢他这几道。

  ……

  送走了牛大,韩宇将虎(fuguodu.pro)皮收了起来,转身对候在一旁的无尘说道:“我们走吧,那个西京距离这里多远,我们怎么去?”

  “出城向西大概走上一千里,我们骑马,很快的。”无尘赶忙答道。

  马这种动物,韩宇还真没骑过,而且韩宇也不想骑马。所处的世界不同,在韩宇那个世界,骑马已经沦为了一种兴趣爱好,谁也不会用马来做交通工具。

  “三匹马怎么分?”韩宇看着无尘问道。

  无尘连忙答道:“好分,我师妹无暇要留下等待朝廷派人来处置有为县的县令,她的马就让给你骑。”

  “唔……还是算了吧,你给我当向导,我带你去西京算了,那样还能更快一点。”韩宇想了想后对无尘说道。

  “真的吗?我可以……厄……要不,我让我师妹无邪给你当向导好了,我陪着我师妹无暇留在这里,顺便可以照顾一下牛家村的人。”无尘话说到一半,突然改主意道。

  “带着她?”韩宇有点不乐意的看了一眼小师妹。这个小丫头片子可能跟韩宇八字不合,只要一有机会就瞪着韩宇。躲在韩宇的背后拿着那块黑sè水晶石冲着韩宇念念有词,看着跟个小巫婆似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巫婆没这丫头片子可爱。

  “我怎么了?”无邪见韩宇不乐意的样子,当即瞪眼问道。

  “你瞧瞧,就她这德行,万一路上她暗算我怎么办?”韩宇指着无邪对无尘说道。

  “韩宇,其实我无邪师妹平时很温柔的……”无尘低声对韩宇解释道。而韩宇则是鄙视的看着无尘问道:“你说这话不亏心啊?”

  无尘被问得有些心虚的躲开韩宇的目光,睁眼说瞎话道:“我的无邪师妹,xìng格开朗,温柔大方……”

  ……

  就像是念咒一样。无尘将形容姑娘好的词都说了一遍(fanwai),韩宇同情的看着无尘说道:“看来你这家伙平时过得很不容易啊。”

  “嘿嘿……”无尘尴尬的笑了笑。

  看到无尘的可怜样,韩宇也不忍心继续为难无尘,点头对无尘说道:“好吧,那就让这个小丫头担任我的向导。不过你们自己也要小心点,别到时候没处理掉别人。反被别人给暗算了。”

  “这点请放心。我们师兄妹没有那么差劲。而且我们有御赐金牌,谁敢动我们,那就是造反。”无尘一脸自信的答道。

  “嘁~拿根鸡毛当令箭,我杀人灭口,然后一推六二五,你看谁会来管你们的死活。除了跟你亲近的人会感到伤心难过。谁也不会搭理已经死掉的你们。”

  无尘没有跟韩宇争辩,只是跟韩宇保证他们一定会小心。见无尘不听,韩宇也不打算交浅言深,走到无邪小姑娘的面前说道:“喂。我可jǐng告你啊,回头到了的这么粗俗,当即忍不住骂道。

  韩宇无所谓的耸耸肩,蹲下身背对着无邪说道:“上来,回头记得给我指明西京的方向。”

  “哼!”无邪冲着韩宇挥舞了一下小拳头。

  “别冲着我挥拳头,小心我揍你。”韩宇头也不回的jǐng告无邪道。

  “哼!”无邪又哼了一声,跳到了韩宇的背上。韩宇伸手一托无邪的屁股,敏感部位被袭的无邪顿时惊叫一声,就听韩宇说道:“叫什么?屁股没有二两肉,摸着都咯手。”

  “你!”无邪被韩宇的话给气得七窍生烟,一旁的无暇师姐见状连忙劝道:“师妹,矜持,为了师父。”一听这话,无邪只能恨恨的瞪了韩宇一眼,双手抓着了韩宇的肩膀。

  韩宇对无尘说道:“我先走一步,你们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回去。你放心,你师父我会给他留口气的。”

  “还请不要下手太重,他毕竟身子骨已经不行了。”无尘连忙请求道。

  “哼!”韩宇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人类没有翅膀,所以希望可以像鸟儿一样zì?yóu翱翔在道:“神(shubao.info)仙,原来真是神(shubao.info)仙。”

  看到韩宇不见了踪影,无暇忍不住问无尘道:“师兄,你怎么可以同意让那个韩宇揍师父呢?”

  “放心,有师妹跟着,师父不会有事的。”无尘闻言yīn险的笑道。

  而在此时,飞往西京的路上,韩宇无奈的对从来没有飞过而兴奋的大喊大叫的无邪说道:“我说,你能不能安静点?不知道女孩子要矜持吗?”

  “要你管!”无邪脸sè有点红的叫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