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汪晟的转变(1/2)

加入书签

  最终还是不欢而散,碍于苏媛媛和崔莺儿的面子,老人没有对韩宇这个对待帝国怀有敌意的人喊打喊杀,不过看他的样子,韩宇这辈子要是想要在帝国出头,那也是难上加难。估计只要老人还活着一什么。对于自家爷爷的脾气,她们是再清楚不过,这个时候不管她们说什么,那都无异于火上浇油。

  不过虽说苏媛媛跟崔莺儿愁容满面,但当事人韩宇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韩宇会留在这里,本来就不是打算要在这颗星球上过隐居的生活。之所以会留下,并且跟这颗星球上的人有所接触,韩宇的目的其实并不单纯。

  探索死亡星域一直都是联盟非常重视的一件事。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也正因为丰厚的奖励,这才让无数的探险者明知死亡星域的凶险,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进入死亡星域。而如何获得联盟的奖励,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情报。收集死亡星域内各个星球的情报,这是最容易获得奖励的途径。当然由于这种方法最简单,所以奖励也并不是十分丰厚。但现在的情况却有所不同,韩宇等人此时所在的位置,是死亡星域内圈,这个极少有人可以到达的区域,这里的一切发现,都是可以换成联盟的奖励的。

  要说起来,命运女神(shubao.info)对韩宇一行人的眷顾实在是太厚了。许许多多冒险者在经过死亡沙海的时候会遭遇的凶险。韩宇一行人并没有遭遇太多。而死亡巡察使,更是只在韩宇一行人即将通过死亡沙海的时候才遇到了一只,并且还是一只刚刚苏醒。力量并没有完全苏醒的一只。这种种的幸运让韩宇一行人通过了死亡沙海,到达了许多前辈没有到达过的新世界。在这里,韩宇发现了居住在这里的人类。与死亡星域外中圈内其他星球所居住人类不同,那些星球或多或少都会受到联盟的影响,而这里的人类生存环境,意识形态,社会制度。那都是完完全全自我发展,不受任何外界影响的。

  这个发现如果拿出联盟,那奖励的丰厚程度。必将是前所未有的。韩宇一直有个想要做个有钱人的梦想,虽说现在已经算是有钱人了,但距离韩宇的目标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为了完成这个目标,同样也是为了遵循探险者这个行业的潜规则。了解这颗星球就成了韩宇等人必须要去完成的一件事。

  先前爱心酒楼成功以后。韩宇并不是躲在了野外,而是回到勇气号和林珂等人商量了一下下一步的计划。而在更早以前,韩宇在救了大丫二丫随她们的父亲汪晟回到村庄的第二实话,对于这个一心为国家着想的老人。韩宇虽然不理解,但对其为人还是挺尊敬的。

  送走了苏媛媛跟崔莺儿,韩宇准备出城回勇气号跟林珂等人商量下一步的调查计划。可刚一出门,就遇到了满身酒气的汪晟。

  韩宇微微一皱眉,伸手扶住汪晟责备道:“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呵呵呵……美人……”汪晟明显喝多了,连扶着自己的人都没瞧清就叫了起来。韩宇闻言好气又好笑,也没有喊正在屋里陪着大丫二丫的李氏出来帮忙,径自拖着汪晟走到院中的水井边,打了一桶冰凉的井水淋在了汪晟的头上。

  冰凉的井水刺激的汪晟一下子酒醒了。就见汪晟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纳闷的问道:“我怎么在这里?韩宇,你怎么也来杏花楼了?”

  “瞧清楚了再说话。”韩宇没好气的说道。

  汪晟这时酒才算是完全清醒了,不好意思的冲韩宇笑了笑。只是韩宇却没笑,看着汪晟说道:“逢场作戏,同僚之间的应酬不是不可以参加,只是汪晟,你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可不要给两个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是是是,韩宇你教训的是,是我疏忽了。”汪晟连忙答道。

  韩宇见状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个汪晟不是单纯的喝酒,而是出去喝花酒了。刚才拖拽他的时候,在浓重的酒臭味中还有一丝香粉的味道,这可不是男人身上会带的味道。只是这种事韩宇实在是不好说,只能以大丫二丫为借口,提醒汪晟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见汪晟一副敷衍的样子,韩宇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叮嘱汪晟不要忘了换身干净的衣服之后迈步向外走去。汪晟见状问道:“韩宇,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哦,我有事出去几了,过几完韩宇走出院门,上了大街。汪晟见状也没多想,被夜风吹得打了个哆嗦,随后进了屋。

  ************************************

  三出来跟我们大伙分享分享。”

  “嘘~小点声,不知道祸从口出这句话吗?走走。咱们找个人少的地方我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成,咱们走。”

  鬼使神(shubao.info)差的。苏媛媛跟着那两个八卦人士一起离开了。随着两个八卦人士来到一家小酒馆,苏媛媛坐在了两个八卦人士的邻桌,点了两个小菜一壶茶,竖起耳朵开始听起了有关大丫二丫家里的八卦。

  或许是人少的关系,两个八卦人士说话的时候顾忌也就少了许多,说出的内容也就更加丰富了。听两个八卦人士话里的意思,李氏的丈夫汪晟原本只是京兆尹中的一名书吏,但在一次随着同僚出外喝酒的时候无意中结识了朝中一名很有身份的大官的女儿,再然后就简单了,汪晟为了自己的富贵,想要休妻另娶,结果却没想到原来的妻子李氏是个外柔内刚的人,在汪晟跟自己摊牌以后,李氏选择了悬梁自尽。

  对于这种八卦,苏媛媛虽然明知是假的,但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求证一下。可这求证当然不能直接跑去问当事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苏媛媛开始了明察暗访,结果这一查不要紧,越来越多跟八卦人士所说相符的情况被查出来了。

  ********************************

  此时的汪晟说不后悔是假的。因为对自己妻子的歉疚,汪晟甚至连自己的家都不愿意多待,每当汪晟坐在家中的时候,就总是会感到背后有一双伤心欲绝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这种感觉让汪晟坐立不安。再加上两个女儿在妻子死后也同时生了一场大病,对汪晟来说,这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直到这时,汪晟才明白了自己妻子李氏平日里的辛苦。可现在后悔却是为时已晚。用力的摇了摇头,将手里处理好的公文放在一边。汪晟趴在桌上准备休息一会。在办完妻子的丧礼以后,汪晟就一直家里、衙门两头忙,趁着现在无事,汪晟想要小睡一会。只是道。

  汪晟有心不去,可又明白这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这个男子口中的主人,绝对不是一个善茬,而且也绝对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人物。无奈的和同僚打了声招呼,汪晟随着那名男子走出了衙门,上了停在衙门外的马车。

  刚一进马车,就听到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冤家,你总算是舍得来见我一面了。”

  “……在下见过公主殿下。”汪晟低头问安道。

  “冤家,现在还跟我这么客气吗?来。过来我这边坐下。”马车里的女人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对汪晟说道。

  汪晟不敢不从,低眉顺眼的坐到了女人的旁边。刚一坐定,就听那个女人对外面吩咐道:“走吧。”说完那个女人靠在了汪晟的身上。趴在汪晟的耳边柔声问道:“小冤家,想奴奴了没有?”

  “公主殿下……”

  “……没人的时候,叫人家奴奴。”不等汪晟把话说完,被称为公主的女人伸出一根手指竖在了汪晟的嘴边说道。

  “奴奴,我现在心里很乱。”汪晟苦笑一声改口道。

  “……你还在想你那个妻子?”公主的脸色顿时一冷,坐直身子看着汪晟问道。汪晟闻言身子一震,连忙摇头答道:“奴奴。李氏终究是被我给逼死的,我这一闭眼,就仿佛看到了她临死时的样子。”

  “那你想要怎么办?当初可是你主动来招惹人家的。现在事已至此。你要是想要反悔,那可不行。”

  汪晟闻言连忙解释道:“我没有打算反悔。就像奴奴你所说的,事已至此,我就算是反悔也不可能让事情回转。只是我有点担心……”

  听完了汪晟的解释。公主的脸色稍缓。声音重新变得温和的问道:“你担心什么?”

  “我担心我的仕途呀。毕竟自己的妻子悬梁自尽,对我的德行总会造成不小的影响,我担心会因为这个让我的升迁造成不利。”

  “嘁~原来你担心这个呀。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呢。你不要着急,等过段时间,一切风平浪静以后,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好出路的,只是到时候你可不许忘了人家为了做的事情。”说着公主重新倒进了汪晟的怀里。这回汪晟倒是没有再不适。反手搂住公主笑道:“如此小生就多谢奴奴的帮忙了。”

  ……

  干柴碰上烈火,奸夫撞见了淫妇。汪晟跟公主殿下在马车里就迫不及待的发生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等到云收雨歇过后,公主殿下躺在汪晟的怀里,手指在汪晟的胸口划着圈圈,柔声问道:“你已经把人家这样了,你打算怎么安置人家?”

  “如果奴奴不嫌小生出身寒微,那小生倒是想要迎娶奴奴。”汪晟闻言答道。

  “哼,你想的倒美。拿了人家的身子不算,竟然还想要拿走人家的心。”公主轻哼一声,随后话锋一转,问道:“关于你家那两个小丫头,你打算怎么处理?”

  “……奴奴,干嘛突然提起那两个孩子?”汪晟不解的问道。

  公主闻言冷哼一声,从汪晟的怀里坐了起来,没有说话。而汪晟则是一脸不解,不知道自己刚才哪里说错了。

  见汪晟一脸不解的样子,公主张嘴刚要说话,马车停了,外面传来随从的禀报,“公主殿下,到地方了。”公主闻言闭上了嘴,看着汪晟说道:“走吧,带你去咱们的新家看看。”

  汪晟一听这话连忙从马车上下来,随后伸手扶着公主走下马车。然后才有时间去打量公主所说的新家。

  这是一栋门面很大的豪宅,要是搁以前,汪晟恐怕连站在门口的勇气也不会有。但现在,靠着跟公主的关系,这样一栋豪宅马上就要变成汪晟的所有物,这是汪晟以前不敢想象。一时间对妻子李氏以及两个孩子的歉疚立刻就被汪晟抛诸与脑后,就见汪晟一脸殷勤的扶着公主殿下,一同进入了豪宅。

  与此同时,汪晟原来的家着火了。起火的原因谁也不知道,当火灾被人发现的时候,整个小院都已经烧了起来,虽然经过众人的奋力扑救,火灾总算是被扑灭,可留在家里的大丫二丫,却失去了踪迹。

  当汪晟从公主那里告辞回来的时候,进入他视线的,就是已经被烧得只剩下残垣断壁的家。

  “大丫,二丫……”汪晟如同疯了一样,一头钻进了废墟中,用力的翻找着,只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什么也没有。汪晟什么都没有找到,他现如今已经成了孤家寡人。

  京兆尹调查后的结果是屋中幼童失手打翻油灯引起了火灾。可对于这个说法,汪晟是打死也不愿意相信。先不说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