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悟(2/2)

加入书签

敌。可能在汪晟看来,自己能够拖住一个人。那也可以减轻韩宇身上的压力。

  对于汪晟这种讲义气的行为,韩宇的心里很是欣慰。虽然已经看出汪晟是个书呆子,但讲义气的书呆子,还是要比遇事就怂的书呆子要强。当然韩宇也不会让汪晟这个书呆子因此就挨揍。笑着冲汪晟点了点头后,韩宇往前蹿了一步。提前迎上了扑过来的三人,三拳两脚就摆平了要给牛二找回场子的三个人。而这个时候,汪晟正作出前扑的动作。

  看到韩宇这样轻松就搞定了眼前被村里背地里称为四大金刚的地痞无赖,汪晟有些尴尬的冲韩宇笑了笑,为自己先前的不自量力。韩宇倒不觉得汪晟刚才的行为有什么不妥,见汪晟脸色尴尬,便开口劝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事情。要说打架,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不必因为我比你能打就感到尴尬,我很欣赏你刚才想要跟我共患难的行为,往往只有在困境的时候,才能看出一个人真正的品质。你是一个很讲义气,也很讲理的人。不过我觉得,讲理也是要看对象的。像这帮地痞无赖,你跟他们讲理纯粹就是对牛弹琴,更何况这几个家伙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跟你找茬,可不会因为你的忍让就回去。我没说错吧?”最后一句话是韩宇问被自己放倒在地的几个人。

  听到韩宇的问话,躺在地上装死狗的牛二慢慢的站了起来,瞪着韩宇叫道:“你完了!你死定了!我会让你知道惹我的后果的!”

  “一般来说,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在逃跑之前这么叫喊。不过我是一个害怕麻烦的人,面对威胁我的人,我一般的处理手段就是斩~草~除~根!”最后四个字韩宇是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而牛二这帮地痞无赖平日里欺负欺负老实的村民还没有问题,但真的遇上像韩宇这样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人,那就只剩下筛糠了。

  “……韩宇,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还是……”汪晟上前轻声对韩宇说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韩宇用眼神(shubao.info)把还没说完的话给咽了回去。

  “……你知道你现在在我眼里是个什么样子吗?”韩宇慢悠悠的问道。

  汪晟不解的摇了摇头。

  “窝囊废!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窝囊废!想想刚才这些家伙是怎么对待你的?如果今道:“扯淡!合着别人把你老婆抢走了你还要以德报怨的再把自己的女儿也送去吗?”

  “这。这不一样。”汪晟脸色涨红的说道。也不知是急的还是被韩宇的比喻给气得。

  “……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抽我?”韩宇突然问道。汪晟被问得一愣,就听韩宇继续问道:“你不是要以德报怨吗?那你为什么想要抽我呢?”

  “……”汪晟被问得哑口无言。

  韩宇见状摇了摇头,冲着汪晟说道:“死读书的书呆子,难怪你会不开窍。”说着韩宇抬腿踢出一颗石子。正中猫着腰偷溜的牛二的后腰。

  “啊~”牛二发出一声惨叫,噗通一声摔倒在地。由于被打中的地方是后腰偏上的位置,自己伸手有点摸不着。而且此时的牛二就感到自己被打中的地方火烧火燎,别说逃跑,就是动一下都难受。

  由于不清楚韩宇的脾气。牛二连呻吟声都不敢发出,两只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唯恐再次引来韩宇的攻击。

  韩宇见牛二不再动弹,转头对汪晟继续说道:“看到了吗?你说那个牛二为什么能够欺负你,但面对我的时候却只能逃跑。是因为我比你讲理吗?”

  汪晟闻言忍不住心里翻了个白眼,牛二这厮之所以怕你,那是因为你比他更不讲理,说动手就动手,连个招呼也不打。

  见汪晟眼神(shubao.info)中流露出的那一丝不屑。韩宇暗暗摇头,开口问汪晟道:“你想说我比那个牛二更不讲理,可你想没想过,你这个讲理的牛二不害怕,为什么却害怕我这个不讲理的呢?”

  汪晟:“……”

  不等汪晟回答。韩宇继续说道:“那是因为牛二就不是一个讲理的人。他不讲理,而我比他更不讲理,所以在面对我的时候,他只能逃跑。而你是个讲理的人。遇上了牛二这个不讲理的人,你的理对牛二来说就是对牛弹琴。当双方的认识达不到一致的时候。能够决定错的就只剩下双方各自持有了武力了。以你的小身板,估计也就跟我现在跟那个牛二的情况差不多。”

  “可,可我老师说的又怎么解释?”汪晟不解对韩宇说道。

  “你的老师说错了。”韩宇淡淡的答道。

  一听这话,汪晟顿时瞪起了眼睛,韩宇见状慢悠悠的说道:“你先别瞪眼。我问你,你老师的学问跟谁学来的?”

  “自然是跟老师的老师学来的。”

  “那你老师的老师的学问又是跟谁学来的?”

  “自然是跟老师的老师的老师。”

  “那你老师的学问跟你老师的老师的学问是强还是弱?”

  “自然是我老师的学问要强。”

  “既然这样,那你老师的学问又是从哪学来的?你的老师的老师的学问可不如你老师的学问。”

  汪晟被韩宇这一通如同绕口令般的问题给绕晕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反倒是一直待在母亲身边的二丫忍不住开口说道:“老师的学问自然是自己学来的。”

  “呵呵呵……”韩宇笑了,伸手拍了拍汪晟的肩膀说道:“你呀,连你女儿都不如。有句老话说得好,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的老师的老师只是教了你老师最基础的学问,而剩下的学问当然是你老师自己琢磨出来的。而你呢?你从你老师那里学来了什么?有自己琢磨出来了什么学问?你不知道死读书不如不读书,尽信书不如无书吗?”

  汪晟顿悟了……

  自从离开了师门,汪晟的仕途就一直不怎么顺利。一开始在离开师门的时候,汪晟还依靠老师的关系得到过一个县令幕僚的位置,可惜没有做多久就被辞退了。那个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刚正不阿,不肯和县令同流合污所致。现在看来,被辞退的主要原因,很有可能还是因为自己当时的不知变通。

  “多谢。”汪晟在今天,第三次对韩宇行了一个大礼。当汪晟再次抬头看向韩宇的时候,韩宇突然发现汪晟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与先前那种迂腐怯弱的样子截然不同。现在的汪晟,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不过这种变化是个好现象,韩宇自然乐见其成。微笑着问汪晟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几个人?”

  “我可以全权处理吗?”汪晟闻言反问道。

  韩宇耸耸肩答道:“我无所谓的。你要是想要全权处理,那就给你处理好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汪晟跟韩宇客气了一声,走到牛二的面前,牛二看着走过来的汪晟,有些惊慌的问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放心,我不想乘人之危,回去告诉汪铭,念在一母同胞的份上,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他计较,但以后他最好安分一点,否则,休要怪我不顾及兄弟之情。滚!”

  一声断喝,牛二以及其他三个人抱头鼠窜,连句狠话都不敢留下。

章节目录